×
淘心話

約定的約定:織女的秘密

這一年的七月七,牛郎在鵲橋上等了很久,可是左等右等織女始終沒有出現。牛郎不時地把手機拿出來看,「這麼多年來,不是每年我們都有默契要見一面的嗎?她是怎麼了?」

 

手機沒有未接來電,也沒有簡訊,死寂一片。

 

「出了什麼事嗎?」牛郎心裡很焦急,他好不容易才來到這裡的啊。他蹲在鵲橋最上方,他看著鵲鳥,鵲鳥看著他,不知道為什麼今年再也沒有出現往年喜滋滋甜蜜相擁的景象。

 

========

 

這一年的七月七一早,織女一如往常地在家裡忙著,把小孩送去學校後便開始整理家裡。

 

今晚的衣服她早已準備好,是一件平口修腰身的白洋裝,穿起來十分性感。每年這晚她都想方設法找理由外出,七月七是她跟牛郎的約好的日子,此生雖無法長伴,只要對方能記得一年裡的這一天,就算是把彼此放心上了。

 

忙完活,她哼著歌兒開始敷臉除毛,雙手雙腿擦上乳液,再細細的往臉上上了妝,染了眉,就怕自己一年的青春不如一年。

 

手機突然響起,她以為是牛郎等不及,「不是說好平常不聯絡的嗎?」她心裡正這麼想,才發現簡訊是丈夫傳來的。「學校說女兒發燒了,我正開會,妳先去接一下好嗎?」

 

怎麼辦?

 

事實上織女也沒想太久,女兒才是心頭肉,她抓了鑰匙包包就往門外衝,開了小車就往學校去。女兒一看到媽,兩道淚痕瞬間滑落,撲到織女懷裡。

 

「媽媽,媽媽,我以為妳不會來接我了…」發燒發得紅撲撲的小臉抬頭望著織女,小女孩兩顆圓圓的眼裡滿是淚水。

 

「怎麼會呢?媽媽怎麼會不來看你呢?」織女心疼極了。

 

「……….因為今天是媽媽不在家的日子….」女兒低下頭,默默地吐出了這句話。

 

原來,一切都讓人看在眼裡。連年幼的女兒都發現了,她到底還想呼嚨誰呢?

 

織女帶孩子看完病後回到家裡,先讓女兒回房休息,她一個人默默的走回房裡,看著那件白色平口小洋裝好一會兒,便打開衣櫥,將那衣服掛回衣櫥的最裡邊。

 

手機又響了,丈夫傳來的,「我知道妳今晚有事,我一會兒就回家。」丈夫的簡訊看不出語氣,她不知道丈夫到底是什麼都不知道,還是什麼都知道?

 

 

她覺得心裡十分混亂,現在該怎麼辦?一想到丈夫說不定什麼都看在眼裡,她就慌亂得不知如何是好。這個家還保得住嗎?

 

想到這,她不禁也開始懷疑,跟牛郎這段一年只能見一次的感情,真的是愛嗎?

 

突然產生的危機感,像是對著她重重敲了一擊。

 

一直以來,她都以為牛郎是屬於她的對的人,雖然無法長相守,但就為著彼此一年信守一次約定,就宛如愛得多麼堅貞不移。

 

可是那些實際365天與她長相守的人呢?她怎麼就這麼自信得以為那個難求的緣分才是對的?

 

她想了好一會,默默的把手機轉成關機,把嘴上的口紅抹去,起身走到洗臉台,把上了卷子的頭髮用水拉直,再走到廚房裡穿起圍裙,打開冰箱,探頭看看今晚能幫丈夫孩子做些什麼晚餐。

 

該放下了,關於那個約定的約定,她暗自下了決定。

 

而那晚,出乎意料的,是七月七難得的天氣晴。

 

《對的人:找回自己,才能找到親愛的你》寫樂文化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御姊愛 30歲過後,對男人走務實路線。不浪漫可以,付錢慢不行;愛無能可以,性無能不行。文章獻給所有骨子裡是男人的女人們,對,就是給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