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每個女人都是一本書,男人買了不代表他想看

「每個女人都是一本書,但很多時候男人只想逛書店而不想買書。」

                                                   ──朱德庸

 

男人女人的消費習慣大相逕庭,而這一點似乎也可反映出雙方對於愛情的態度。

 

每個男人都是一本書,女人衝動消費的習慣,總讓她們憑直覺買下一本書,花了大把青春看透發現是本爛書之後,再衝動地買下另一本;男人就不一樣了,往往東張西望,恨不得把所有書翻遍,也不願意耗費心力鑽研一本書,而且,比起看書買書,男人更愛的其實是逛書店。

 

倘若說每個女人都是一本書,愛情就是書店,許多男人喜歡的是書店氛圍,看什麼書似乎也不那麼重要,而他之所以拿起一本書,不代表那本書有那麼獨一無二,通常不過是被書名、封面吸引,更重要的關鍵因素或許不過是,那本書擺在書店氣氛最好、燈光最美的地方。

 

只要離開那間書店,就像魔法消失似的,對男人而言,那本書就不再具有吸引力。

 

簡而言之,男人與一個女人戀愛,很多時候只是愛上某個場域、某個時空的她,而非如女人所想,自己成為男人生命中無可取代的唯一。

 

我認識一位高階主管,離婚過兩次,目前正處於第三段婚姻,而他歷任三位太太的共通點就是,婚前都是他的祕書。

 

說也奇怪,自從結了第三次婚,他就不再聘請女性當祕書。

 

提到這個轉變,他苦笑說:「還不都因為老婆完全看透我,才出了這個招。」

 

他說,三位太太都是在擔任他祕書期間,受到他熱烈追求,因為他實在難以抗拒祕書專業幹練,凡事細心安排妥當的形象,但他火速娶回家的下場,等於是親手毀滅自己的愛情幻想。

 

 

坦白說,他的前兩任太太都是好女人,但他就是無法接受女人從一個幹練祕書,變成會皺著眉跟他討論房貸何時還得完的家庭主婦,最後只能走上離婚一途。

 

而他現任太太婚後發現到這一點,但木已成舟,於是只能消極防範,不准他聘請女性當祕書,避免「憾事重演」。

 

這種感覺,就像一本潮流雜誌放在都會明亮的書店裡,會讓人感覺時尚又專業,可是一旦放在早餐店桌上供來客翻閱時,不過就是本打發時間配蛋餅的落伍讀物罷了。

 

所以,對許多男人來說,最難以抗拒的是某個特定時空的氛圍,只要氣氛對了,身邊是哪個女人,其實並不那麼重要。

 

世界上有這麼多男人選擇忠誠戀愛,選擇婚姻,並非他們基因裡與生俱來擁有「安定下來」的方程式,他們之所以能安定下來的關鍵,往往是社會眼光。

 

既然都踏進書店了,不看書、不買書,難道來吃麻辣鍋?這種不成文潛規則,男人心裡也明白,都逛這麼久了,總得做些什麼,免得被人議論說擺明了來白看書。

 

總要等到沒精神,也沒時間在書店閒晃下去了,男人才會趕緊抓本書結帳,只是,也別太天真地以為這是男人在博覽群書後,萬中選一的抉擇,畢竟,男人購物首重實用的天性又會在此顯露無遺。

 

幾年前,我有一位親戚準備結婚,其實許多人在認識他的未婚妻後,心裡都有類似的疑問。

 

迎娶當天的空檔,坐在一旁休息的新郎倌,突然對我說:「我知道你們一定想說我為什麼要娶她,長得不漂亮,又沒見過世面,我就是看她節儉能持家,倫理觀念重,以後我媽老了,這個老婆會願意幫忙照顧。」

 

說穿了,跟誰結婚,並不是富有特別意義的選擇,不過就是男人在理性思考下,做出最「實用」且有利的決定罷了。

 

也就是說,一本汽車雜誌排版再爛、內容再空洞,只要其中有一章是男人喜愛的車子的專題報導,男人就極有可能買下它,尤其在已經沒有太多心力去翻其他書的時候。

 

即使付了錢、結了帳,男人也未必願意馬上離開書店,誰說買了書就不能在店裡晃悠兩圈再回家?

 

只不過,就算男人買下了某本書,也別奢望他回家後一定會好好品味有多精彩,愛爾蘭作家王爾德(Oscar Wilde)早就說過了:「女人是用來被愛,不是被了解的。」

 

在更多時候,男人寧可開心地擁有一本書,也不想痛苦地鑽研它,更何況,在徹底讀透一本書之後,有很大的機率,男人會衷心希望早日賤價出售。

 

本文出自《令人頓悟的愛情殘酷箴言》人本自然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