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前男友的紅豆餅

文/陳默安 

 

在這麼難過時,她發現自己竟然撥了電話給前男友。

 

已經分手兩年了,他們沒有反目成仇,也沒有成為有時會關心彼此的朋友,偶爾她會看看他的臉書,知道他有了女朋友,而她自己也有了男朋友,兩人互相扯平,沒有誰輸誰贏。

 

她一直覺得現在這個男人的條件,比前男友好得太多太多,她以為可以為此驕傲,於是她也做了很多努力,每天跑操場二十圈,節食到快要昏倒,認為腰圍再瘦一吋,男人就會多愛她一分。

 

可是沒有,即使每個人都說她變漂亮了,即使她已經可以塞進S號的牛仔褲,但她發現男人竟然跟另一個M號女人來往得很密切,曖昧的對話讓她無法承受。

那瞬間她才懂,男人毫不在乎她的努力,而他的不在乎,更殘酷地表現出,他根本不喜歡她,就算她瘦成XS號也一樣。

 

在這個時候,她第一個想起的,就是處處包容她的前男友。

 

當初怎麼分手的,她還記得,是她提的,感覺沒了,愛沒辦法延續了,前男友很平靜地離開,從此兩人各過各的,不關心也不打擾。

 

接到那通啜泣的電話後半小時,前男友就出現在她家門口,還提了一袋熱騰騰的紅豆餅,是以前她最愛吃的那一家。

 

一見到前男友,她的眼淚止不住地掉,一向口拙的前男友只說:「妳瘦好多喔!都沒吃東西喔?要吃紅豆餅嗎?」接著把手中的袋子塞給她。

 

她更難過了,為什麼一個應該沒有瓜葛的前男友,會心疼她的委屈與辛苦,而男人卻渾然未覺,然而最讓她難過的是,她明白自己早已不愛前男友,她要的只是一份安慰,也或許是,藉由他來感覺自己的珍貴。

 

好不容易止住了哭泣,他們開始閒聊,前男友說他有了女朋友,她佯裝不知道,免得被發現自己還會去注意他的近況,她略帶點惡意的問,她跟現任女友,他比較愛誰?

 

想了一下,前男友說:「我比較喜歡妳,但她好像比較適合我。」

 

此刻她不在乎對象是誰,也不是想挽回什麼,她只需要一點勝利的感覺,掩蓋男人給她的挫敗,讓自己好過一點,即使她知道,這份勝利,一點意義也沒有。

 

後來前男友離開了,他們沒有擁抱,沒有親吻,沒有任何逾矩的動作,像兩個普通朋友的道別,只是她在心裡並不期待有下次再見。

 

紅豆餅早就冷掉了,餅皮被水蒸氣泡得爛爛的,沒有了剛出爐時的香氣,過了賞味時機的紅豆餅就是這樣,毫不誘人,吃下去也沒有驚喜,就像前男友的安慰,只讓她的心好過了幾秒,卻不能陪著她一起幸福很久很久。

 

她想起前男友離去的背影,覺得方才那些短暫的溫暖,也一併離開她了。

 

當妳離開某個人一陣子之後,他留在妳心裡的感覺,總帶著點溫柔。

 

雖然那溫柔,很遙遠,也許已經給了另一個女人,而妳似乎也用不著了,可妳就是會記得。

 

打從你們還在一起時,他就是這樣,到了分手之後,即使妳已不可能回頭,可是知道他的心中還有一點餘地為妳守候,妳難免竊喜。

 

但妳很清楚,妳要的幸福,是現在,是未來,再怎麼樣都不應該寄託在過去的前男友身上,所以妳不會輕易地連絡他,也不會讓自己的消息出現在他的生活中。

 

當妳跟新對象要好時,妳的心更沒有容下前男友的縫隙,妳不想讓他知道妳過得有多開心,因為當初分開時,沒有誰恨誰,妳不需要用現在的快樂去報復他,也不是那麼需要他的祝福。

 

偏偏當妳感覺整個世界的快樂離妳遠去時,妳就會注意到遙遠的一方,還有一點任妳取用的溫暖,前男友的身影,就這樣義無反顧地出現在妳的心裡。

 

有時候妳真的不是想挽回什麼,妳也不是想再跟過去那個人戀愛,更不是還有眷戀,妳在難過時會想起他,只是因為妳知道他不會拒絕妳。

 

他的不會拒絕,成為還能接到妳電話的唯一理由。

 

也許妳會覺得自己有點卑鄙,但妳很難不這麼做。

 

因為妳要明明的很簡單,諷刺的是,妳卻必須從一個早已不愛了的人身上,挽回一點點被愛被在乎的感覺。

 

妳不怕展現脆弱,也不用怕自己顯得很難堪,畢竟妳對他沒有恨,也沒有了愛,就算他從妳生命中消失,也沒什麼好可惜。這樣的距離,正好容得下妳的放肆。

只不過任憑他給的再多,你們早就來不及相愛了,而妳真正想要需要的,也不是他的溫柔。

 

讓原來的歸原來,往後的歸往後,即使不必老死不相往來,妳和他都要各得其所,然後各自在往後的路上,靜靜等待還來得及相遇且相愛的那個人。

 

 

本文出自《再見,或再也不見之後》人本自然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