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跟不夠喜歡妳的人交往,受傷也是自找的

這是三年以來,我第一次願意面對這件事情。

 

說實話,剛開始我對他有好奇,但經過一次談話之後,我很討厭他。他並不是什麼壞人,只是我對他的一切不再好奇,而他又一直說著自己的事情、自己的想法,我配合了一晚然後在離別的時候覺得解脫。

 

後來他每天都丟我MSN,就一個HI,我從來沒有回過,就算有,也是回一個嗯,就把視窗關掉。但只要我上線,他就丟我,持續多久我不記得,至少有一兩個月。

 

我常常會想如果時間可以倒流,我會不會很後悔有一天我真的也很無聊,所以就跟他聊了起來。我記得當時他喜歡一個系上學妹,大概是這點讓我的防備解除,你們也知道我就好管閒事,所以我和他變得常常出去吃飯聊天看電影,很多時候話題都圍繞著這個學妹。

 

不過說實話,我就算到了這個時候,也還是討厭他。他的沒有責任感讓我真的很反感,那時候他沒有車,所以我就借他我的車,他從來沒有主動還我,我生日前夕跟他說,我明天要用車,因為回來很晚就沒有公車了,他回答我的是:「那我要怎麼送她回家?」

 

我很直接,因為我非常不爽,我覺得關我什麼事。可是隔天他無消無息,還是沒有還我車。

 

為什麼老天給我那麼那麼那麼多跡象,我那麼那麼那麼討厭這個人,我還跟他可以糾纏那麼久?

 

你們知道我有多痛恨自己嗎?

 

後來他跟那個學妹告白失敗,我又是那種失戀者最大的人,耐著性子陪他吃飯聊天看電影,頻率越來越高,那個時候我也剛跟別人分手,時間也多著,覺得無所謂。

 

也許來往密切有時候會給人錯覺,但我很肯定我不喜歡他,只是我也不懂我那有何不可的個性多可怕,當他提出在一起的要求,我也不知道我在無所謂什麼,就說好。

 

他是第一個,不是我自己追來的男朋友。所以總是有人說女生主動就不會被珍惜,但這個定律在我身上剛剛好完全相反,我唯一沒有主動的那次,才讓我見識到不被珍惜的極限。(但再幾年以後我明白,是我對主動和被動的解釋錯了)

 

交往第二天,老天又給我一個跡象,但我還是不跑。我記得第一天晚上吃完宵夜,走回宿舍,我問他要不要騎我的腳踏車回去,不用走那麼遠,他說好,就騎走了。

 

隔天,再次無消無息一整天,我一整天上課都沒有腳踏車可以代步,走路我是無所謂,只是我在想這個人到底怎麼回事?晚上我真的受不了就打電話問他這件事情,他只說他今天沒有去學校上課,所以沒有出宿舍。

 

這是回答嗎?

 

到底我在幹嘛?

 

交往第三天吃完晚餐,他說他想回宿舍打電動了。

 

到底我在幹嘛?

 

交往兩個禮拜,我們為了一件事情有點小爭執,我悶著不講話,他很帥氣就留我在路上,掉頭離去。重點是,是騎著我的車掉頭離去。

 

我記得我走到椰林大道上,蹲下來哭,因為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在幹嘛?而後來三、四年的日子裡,我這樣崩潰痛苦的次數,我算不出來有幾次,如果要形容,我只能說我回頭想這段日子,我就是在哭、在痛苦。

 

我常常告訴分手的人一句,沒有什麼不甘心。

 

這短短七個字聽起來像是風涼話,像是我無法感同身受所以能夠冷靜地置身事外,誰知道我花了多久時間才得到這句話。

 

因為不甘心被人如此對待,我始終抱持著我要你離不開我時再離開你的想法,也因為這個心態,我可以苦苦糾纏他多年,他始終可有可無,是我不肯放手。

 

我說的都是內心最深沈的醜惡,我也可以講漂亮話,但既然都要面對了,說實話我那時候的想法是,憑什麼以你的條件,你可以這樣糟蹋我?

 

當然我有這樣的想法絕對也大有問題,這也是我一部份痛苦的原因,那來自於我無法真的怪他什麼,這全是我自己的選擇。

 

過程裡面這種事情只是越演越烈,我到底有沒有愛過這個人我實在不知道,我只知道在那個時候我很投入,我很認真,我願意付出奉獻一切,到了最後我已經不知道自己是在不甘心還是真的愛他,糾纏越久默契越多,越難離開。

 

有次我們分手,我鼓起勇氣問他為何就是沒辦法對我好,是不是因為我不夠漂亮。

 

他回答我大概是吧。

 

這是我後來從不去問對方有關我外表評價的原因,我不想知道答案了。雖然我想他可能當下只是懶得再講,所以隨便順著我的話答,是變相地被我逼著嫌棄我,但類似的話他也曾說過很多,累積久了也讓我在這點變得敏感而自卑。

 

到了最後一兩年,他慢慢看開了吧,也許就像人家說的溫水煮青蛙,他開始認定我是那個可以陪伴他的人,我好像講過,有一天他很認真跟我分享,他告訴我:

「這幾天我想了很多,我覺得兩個人在一起開心最重要,外表沒那麼重要。」

 

很奇怪的是,我那個當下只是啼笑皆非,卻沒有受傷的感覺,可能人真的都能經過訓練讓自己對某些事情麻木。

 

我知道他妥協了很多,我也知道自己的個性和脾氣都不好,他也忍受了很多,當他試著對我好的時候,我就越來越清楚這些不是我要的。並不是我贏了,我征服到了,所以不想要了,而是我真的感覺累了。

 

他的經典事蹟有很多,半夜把我趕回家,不管我是不是沒有隱形眼鏡,只能依賴著近視五百度的裸視騎車回租屋處,也有過半夜從新莊被趕回桃園住處的故事,有一萬次的等下打給妳或是等下去找妳,然後他就像被外星人抓走般再也聯絡不到,他的手機沒電從來不會拿去充,所有人要找他就打給我,而我也找不到他,只能去樓下的便利商店買魔獸的點數卡,進到魔獸世界才能與他聯絡。

 

到了後面一兩年,也許他認命了又或是我麻木了,也或者兩者皆有,我不再想要緊抓著他,他也不再感到束縛,我如果不打給他,他大概一兩個禮拜會跟我聯絡一次,他覺得這樣的相處模式很好,我只感覺他可有可無,甚至像是我的負擔。有次他來找我吃消夜時,跟我說他覺得就這樣結婚也不錯,我問他怎麼會突然這麼想,但內心很明確知道我才不要這樣的生活,就像在那個瞬間,我更清楚了這一切不是我要的。

 

但畢竟也是相處多年,彼此也有一些感情的累積與默契,很多時候想離開又無法太果斷,直到我去美國遊學三個月,空間拉開才更明白很多事。我還記得出發前那個凌晨,我想跟他多聊天,他不耐煩地說他要睡覺,我也還記得到了美國,我還是有想念他的時候,跟他說希望我們還是能好好在一起,只是他依舊故我,例如有次吵完架,我想了解決方法,上網查了怎麼買國際電話卡,怎麼使用,把步驟詳細寫給他,他從來沒有打給我過,但我卻打過幾次越洋電話回台灣找他,他從來沒有帶著期待熱切或喜悅地接聽我的電話。

 

我跟他說每天都可以寫信給我,即使不知道寫什麼,空白的也可以,好讓我可以感覺到他就好。當然他沒有主動寫過任何一封信。

 

我決心要分手,而且有著空間的優勢,不像同在台灣,因為習慣總是忍不住回頭,畢竟他就像親人一樣,剛開始有些傷感,但卻沒有心痛沒有流淚,甚至很快我就開始注意其他異性。

 

很多時候都是在分手以後,妳才能深切感受到對方對妳的意義,對我來說,心痛是無法控制和隱藏的,有些人離開妳,就像從妳的心臟中央連根拔起,讓妳的內心四周佈滿挫傷,死不了,無大礙,卻不等於能讓妳行動自如,甚至是令妳每次呼吸都能感受到傷口隱隱發癢。而有些人離開妳,妳會感傷,會惆悵,即使妳想讓自己更難過來顯示這段關係的價值性,卻難擠出一滴眼淚,因為在不捨之外,有著更多的是如釋重負。

 

這段長達近四年的關係,是我目前有過最長的感情,它讓我體會到有些男人說的「暫時不想談戀愛」,原來當妳認真地為別人活過,將重心依附在他人身上,生活圍繞著他人打轉,真的會在氣力用盡後深深感覺,好想要休息一段時間,好想要只想替自己打算就好的日子,想要無牽無掛,想要一個人就好。它也教會我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我曾經把在一起看得很無所謂,認為頂多不適合再分手就好的話,原來即使兩個互相沒有熱情的人,共同生活久了,要再獨立開來並不是想像中容易,若是選擇一個自己不夠喜歡的人交往,或是明知對方不夠喜歡妳的人交往,都是不負責任且浪費時間的。

 

與高中男友分手,我後悔自己交往時沒有好好珍惜,與大學這個男友分手,我後悔的是沒有趁早離開,耗費青春,也空白了整個黃金大學時期。有些人可以在學生時期找到好對象,兩人順利進入婚姻,然後很優越地認為自己沒有隨便,這輩子只和一個人睡過,好像有多貞潔,她們的另一半若是爭氣,她更可以驕傲地說當年不是為了錢而選擇他,是兩人一起白手起家,好像那些在學生時代感情不順利的人,都太隨便,當被年齡逼得沒有時間慢慢掩飾對現實的在乎時,又顯得太勢利,雖然這些也不是太有所謂,頂多看到她們這種嘴臉時很想翻白眼,不過確實若能利用大學時期好好選擇一個對象,兩人單純地陪伴與同時成長,在感情路上可以省掉很多苦惱的可能性,因為出了社會的兩性關係,就很難再像學生戀情般簡單,妳受過傷,他也有過經歷,大家各自懷抱的心思都不同,加上男人有年紀優勢,以及他們的天性沒有女人渴望安定和確認,此後往往就是一場又一場的曖昧、失落與自尊的爭奪戰。

 

所以如果妳跟我一樣做錯選擇,而妳現在還很年輕,還可以回頭,不要再浪費時間在錯誤的人身上,有體驗過那些情愛糾葛就好,不要太執著,也不要捨不得,遲早都是要結束的,趁早放下往前,對妳絕對較有利。然後下次戀愛要記得,妳夠不夠喜歡對方,妳內心肯定有數,如果妳不夠喜歡對方還和他交往,傷害了人就不要在那邊還想當受害者,一邊說著自己有苦難言的無奈,一邊享受自己的愧疚,好像自己真是個好人,好像一切還真的是妳不得已;同樣的,如果妳一開始就無法感受到對方是足夠喜歡妳的,妳還是選擇交往,也不要再被傷害了以後當個受害者,因為是妳自己做出的決定,簡單來說就是妳自找的。

 

本文出自就跟你說了是蜜蜜

instagram 就跟你說了是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