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4)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5)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6)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7)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8)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9)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0)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4)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5)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6)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7)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8)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9)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0)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4-完)

 

病症十─阿茲海默氏症(Alzheimer’s disease):「女人最無可救藥的是,即使傷害多麼巨大,男人的道歉就像是一碗孟婆湯,一下子就記不得他給的痛苦長什麼樣。」

 

一直心心念念想見的人,就這麼出現在我面前,這份主管給我的任務,到底算是圓夢,還是玩笑?原來,我根本還沒準備好見到他。

 

我抑制住我洶湧的情緒,因為我知道公私分明的道理,何況除了高韋,對面還坐了兩位高層。我緩緩的拿出筆電,試圖掩蓋可能被察覺的顫抖,藍又杰碰了我的手臂,我轉頭,他用唇語說:「還好嗎?」

 

我勉強給了他一個笑容,然後喝了一口茶潤潤喉。

 

我的腦中一片空白,我明白這份案子對公司有多麼重要,可是我擔心我一出聲,就不能用沉默來覆蓋我幾乎到喉頭上的情緒。

 

「妳可以開始了。」對面其中一個長官對我說。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把我腦中還可以解讀的資料與辭彙報告出來。我不斷用餘光看著高韋,他時而面無表情,時而若有所思。在這種場合遇見他,還要裝出專業的形象,我連崩潰都無法隨心所欲。

 

「等一等。」另一個高層說話了:「妳是菜鳥嗎?整個報告亂七八糟的。」

「對啊,妳都沒有做功課嗎?」旁邊的也附和。

 

看來我被罵了,我可能又要搞砸了 我真的要一敗塗地了,在曾最愛的人面前。

 

「等一下。」「不好意思!」高韋和藍又杰同時出聲。

 

他們對看了一眼,藍又杰說:「不好意思三位長官,我給錯資料了,是我的不對。這次讓我來報告,還請你們多多見諒。」

 

高韋沒再出聲,只點點頭。

 

於是我坐在高韋的對面,看藍又杰為我解圍,我為我的一事無成感到羞愧。我抬起頭,和高韋對到眼,他淺淺的對我微笑。我不明白這個笑容代表什麼意義。

 

藍又杰報告完,高韋站起身:「ok了,你們再補些資料過來,這個合作就算是成了。」

另外兩個人睜大眼毫不避諱的問:「總監,不用再討論嗎?我們覺得還有更合適的人選耶。」

高韋回:「就算後面不再補充報告,我早就決定要和他們合作了,東西都很明確,你們先回去幫我和老闆說一聲,相信老闆也不會有意見。」

 

 

我們走出大樓,高韋問:「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吃個午餐。」

「我……」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今天一整個早上讓我驚魂未定,從見他的第一刻起,我就像是個腹語娃娃,說的每一句話都不是來自心臟。

 

眼前的他就像是我一直認識的他,我甚至幾度以為過去那段心碎的日子就像是一場惡夢,我醒來了,他就回來了。

 

「走吧。」高韋沒等我說話,就拉起我的手。而我卻順勢也拉住後頭的藍又杰。「我……可以也帶他去吃嗎?我要照顧新人。」我說。

高韋的視線放在我和藍又杰之間,點了點頭。

 

和高韋的單獨約會,多麼難能可貴的機會,我卻下意識的找了藍又杰。是我害怕了嗎?還是,我只想要找個安全感陪在身邊。

 

我們徒步走到旁邊的小餐廳,三個人都沒有說話。

 

「這一餐我請客,不要客氣。」準備進餐廳前,高韋說。

「那我就不客氣了。」藍又杰回。

「我自己付就好。」我說。

「那我也自己付。」藍又杰說。

「今天我們談成了一個合作,就讓我來付,當慶祝一下。」高韋說。

「這個合作,是在可憐我,還是說,你想要消弭你的罪惡感?」我撐起了我的自尊心,看著他說。

 

他看著我,我看著他,藍又杰看著我們,時間像是靜止不動。

 

「你知不知道……這些日子來我是怎麼過的?我好好的一個林璇,被這該死的失戀,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不知道為什麼,看著他的瞳孔,我放在心裡的話,就這樣棄守而出。我開始聲嘶力竭,所有情緒完全潰決:「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好努力好努力要把你放棄,可是一見到你我就發現,我做不到,我根本做不到……。」

 

陽光穿透枝葉,灑下點點金黃,搖曳的樹蔭,印在我們身上。街上安靜的異常,或許是我屏息著想傾聽他的回應,在我心上開一槍也好,說我莫名其妙也罷,該說的我沒有保留,再差,也不過如此。

 

「妳。」高韋說話了:「還能原諒這樣的我嗎?」他靠近我,然後緊抱住我:「我真的很差勁,很糟糕,我知道錯了,可是我不敢奢求妳的原諒,所以我只好藉由公事,見妳一面。我本來沒有勇氣和妳說這句,但是我現在敢說了,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

 

我的眼淚濕透了他胸前的襯衫,他說的每一句話多麼真切,他的體溫,他擁抱的力度,都是我懷念的。

 

我是不是,又再度被上帝眷顧了?

 

「忘不掉過去的美好,卻能輕而易舉忘掉他種種的不好。這是愛,還是稱做為悲哀?」

 

《待續》

 

P’s粉絲專頁

 

P’s作品《撕幾頁青春,愛上一個靈魂》悅知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喜歡寫作,喜歡說故事。沒有過度浮誇濃烈的愛情,只希望為每個人留下一點註解。 PS. Love&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