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不歸路(3)

Share

不歸路(1)

不歸路(2)

李芸兒默不作聲。

「妳不知道,他也不曾和妳談,對吧?其實這件事最好的結局說不定就是現在這樣。對妳當然有損失,但每一個女人都會經過這一關,不是給這個男人,就是給那個男人。當然,像妳這樣,是奉獻得太離譜了,連自己也很難心服。不過,這種損失,比起繼續投資下去而沒有結果的損失,可以說小多了。假設事情會有結果,付出的代價勢必也會很高,兩者不成比例;而且,還會牽涉到所謂的道德或良心問題,這是免不了的,無論如何,總是破壞人家的家庭嘛。」

「事情不可能再發展下去了,他根本避不見面。」

「我跟妳打賭,他還會來找妳。」

李芸兒一聽,不自覺就活眉活眼起來。

「妳還挺新鮮,方武男可捨不得放棄。」

「可是,他現在連個人影也不見。」

「我想這是他的跪計,欲擒故縱,不怕妳不乖乖就範。或者他心虛,怕把禍闖大了,有後遺症,所以暫時避一下風頭,看看風聲再出來。不過,繼續下去,對妳可不是好事。」

妙玉注視著眉梢,眼角盡是春風的李芸兒,嘆了口氣,再問:「張少華知道嗎?」

芸兒搖搖頭:

「這種事哪能到處說?」

「妳知道就好,將來還有許多叫天不應,呼地不靈,夠妳受的事。」

妙玉站起來,指指前面臥房:

「妳睡那間,都弄好了。」

「我們不睡一起?」

「房間那麼多,何必擠在一起?」妙玉笑笑,才說:「待會兒有個朋友要來,我和他睡在一起。」

李芸兒睜大眼睛看著好朋友,許多話想問卻問不出口。

妙玉解人的一笑,說:

「是男的朋友,沒錯。」

「妳,怎麼……妳家裡不知道?」

「怎會不知道?反正我做事一向自己負責。二十四、五了,父母也管不了,我們都是成年女人呵。」

「可是─」

「我挑選自己喜歡的男人,享受在一起的種種,一切不是很好?」

「既然這樣,乾脆結婚不是好?」

「結婚談何容易?一輩子相看兩不厭,誰有把握?像現在這樣,不好就分手,沒什麼牽掛和瓜葛。結了婚可就不同啦,好結難離。中國人的婚姻,往往不是單純兩個人的事,而是兩個家族成親,周圍的人,很有本事影響當事者的感情。像我這種女人,很難討男朋友媽媽的歡心,在上一輩人心目中,我可是個壞女人呢。」

「可是,這樣太沒保障了,而且,也未免損失太大。」

妙玉格格大笑:

「結婚證書就是保障呀?那方武男的事,怎麼說?妳說損失太大,是不是指讓男人占便宜、和他睡覺?我倒覺得,自己得到很大的快樂,占了不少便宜呢。」芸兒不自覺就靦腆的低下頭,兩個未婚女性這樣談論男女關係,未免難為情,尤其妙玉居然說出這樣的話,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前衛?

「好啦,妳去洗澡。會放水吧?瓦斯開關在後面。」

妙玉轉進臥室,出來丟給她一件睡袍:

「我的睡衣都是很性感的,反正今晚也沒有別人,將就一點。以後,妳就會習慣了。」

那一晚,她輾轉反側,身上那件透明、低胸又露腿的睡衣,引發她許多回憶和遐思。客廳裡偶然傳來妙玉和她男友的笑聲。該死!他們怎麼不進臥室?

日無新事,歲月過得很低調。即使是妙玉那麼解事的好友,也沒有辦法解決她的情緒;所謂婚姻或愛情顧問,又如何隔靴搔癢、解決什麼?情愛如係這麼單純的,可以適用定律解析的,則人間豈會存在萬般缺憾?方武男事件,幾日之間,使她忽然明白了若干道理,其中之一就是,心情再不好,遭遇再不幸,只要沒死,日子還是得咬緊牙關的過下去。誰能替妳受苦?

《明天待續》

本文出自《不歸路》九歌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九歌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