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天上那道彩虹

曾經在網路上無意間發現一支有趣的廣告影片,內容是一位男子親自登門拜訪並詢問對方是否願意讓他與Sinead結婚,這支廣告叫做Sinead’s Hand,是2009年愛爾蘭婚姻平權協會(Marriage Equality)所推出的宣傳影片,短短一分多鐘的影片卻描述了同志在爭取婚姻平權上的困難之處。

 

六年後的愛爾蘭在今年五月二十二日終於通過同志婚姻合法化,成為全球第十九個國家承認同性婚姻,而愛爾蘭更是全球第一個人民公投方式通過法案的國家,投票過後愛爾蘭的天空出現了一道彩虹,照片被轉發到世界各地,不僅僅是愛爾蘭的人民相信這是天意,更帶給世界各角落裡的你我不放棄的希望!

 

Sinead’s Hand

 

 

我,年過三十,大學同學、研究所同學,幾乎都成家了!朋友們不是結婚了,就是在準備結婚!而我還在逍遙地雲遊各大型派對!

 

臉書上大家羨慕我在世界各城市打卡,殊不知我是沒有婚姻的牽絆,對那些已結婚的人或是即將邁入婚姻的朋友,恭喜你,你比其他人都早已踏進棺材,誰叫老掉牙的話是這樣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過去梁山伯和祝英台愛的死去活來,最後也是住進愛情的墳墓羽化成蝶。

 

究竟是什麼讓從古至今的男女奮不顧身地要往墳墓裡栽?是「愛」啊!

 

有沒有想過也許這男孩也想與他的伴侶跟大家宣布他們的喜訊,他們也想要得到大家的祝福,無奈是我沒有權利!究竟是為什麼?我的愛被這個國家「褫奪公權」,在號稱民主國家的台灣,連「愛」都是奢求。

 

台灣的教育從小到大很少培養同理心,更別提尊重不同與自己的少數,上小學開始穿制服,班上的人都跟自己很像,我們被訓練成一群複製品,大家時間到了做同樣的事,早自習、午休與課後輔導。

 

有沒有想過也許有些人不需要午睡?大部份的人也許都不喜歡這樣被安排好的成長過程?而所謂特教班的學生,為何總是被分配到同一班?他們跟我們都生活在同一鄉鎮,為何到了學校卻要被分開教育?是他們不同,還是我們不同於他們。

 

經典日劇「美麗人生」中,木村拓哉對飾演身障者的常盤貴子說著:「從100公分的高度,看到的世界是怎樣的世界呢?」,沒有坐過輪椅,不知道雙臂要使多少力才能往前推動,沒有被阻撓過的愛情,不會知道要試多少努力才能被認同。

 

愛爾蘭帶領我們看到第一道彩虹,相信第二道、第三道….更多的彩虹會被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