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壞男人教的戀愛課

只見過二次,他便無比熱情的追求她,她覺得荒誕可笑,問:「你根本不了解我。」「妳怎麼知道我不了解妳?妳外表冷漠,其實心腸比誰都好,妳假裝無所謂,其實渴望幸福。」

 

說的竟如此貼切,徹底打動了她,交往後他對她呵護備至,不時給她驚喜,「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因為妳是我的未來老婆,讓妳幸福是我的責任。」他堅定的說。

 

她完全融化而瘋狂的愛上他,眼中再也沒有其它男人,正愛的難分難捨時,某一天他卻突然打來說要分手,他說因為被跳票發生財務危機,為了不耽誤她,希望她能去找有能力讓她幸福的男人。

 

「我不要其它人!」她哭著哀求,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她不怕過得清苦,他說眼下正為了一筆即將到期的帳款發愁,和朋友調頭寸還被羞辱一頓,根本沒心思談感情。

 

「我借你。」女人怎捨得心愛的男人如此受苦,「我絕對不會拿妳的錢,拿女人的錢就不是男人,我寧可餓死!」他生氣的拒絕,「我們不是要結婚嗎?夫妻本來不就是該共患難嗎?」好說歹說,他終於接受這筆款項。

 

但是自從這件事之後,他卻變得陰鬱而敏感,只要她稍有一點意見,即使是晚餐想吃不同的食物,他便認為她高高在上,略微抱怨工作幾句,他便認為她大小姐:「妳領薪水的會比我開公司的辛苦嗎?我還巴不得跟妳一樣,每天舒舒服服等下班、等放假,我前女友也是自己創業,她就很能懂我的心情。」

 

為了體諒他,她越來越小心翼翼而柔順,他的態度卻越來越惡劣任性,在公共場所大聲怒罵、將要遞給她的物品扔在地上,她鼓勵他的言語都被他譏為無知天真;但她依然深愛他,認為只要度過這段艱困時期,一切總會轉好,此時他卻又出事:長期合作的廠商要求他提供更高的價格買進,否則產品就要轉給競爭同業販賣。       

他怒不可抑,說自己幫對方打江山,好不容易做出成績卻被擺一道,這下連房子都要保不住了,「你還有我啊。」她以為溫柔的支持能讓他好過些,他卻冷冷的說:「有妳又怎樣?沒錢妳什麼都幫不了我。」

 

沒多久他無預警分手,直接封鎖她的臉書、刪除與她有關的動態,她詢問後的答案只有一堆數落,所有的挽回無效,她帶著破碎的心療傷,同時陷入自我厭惡,覺得自己沒有被愛的價值。

 

跟許多失戀的人一樣,她犯賤的在網路搜尋他的動態,便發現只不過剛分手,他便在交友網站找尋新戀情,更誇張的是逐一抽絲剝繭,才發現他的日記一半以上都是抄襲某個女網友,而那名女網友身份背景恰好符合他口中所說的前女友,前女友提到的交往經過和他說的截然不同,卻和她遇到的情況很像:熱烈追求、呵護備至、出事、男方要求分手。

 

這下她才大徹大悟,原來對她來說是一生一世的約定,對他來說卻只不過是又一次的狩獵勝利,她以為自己獨一無二,原來套用公式便能解開,但最可怕的並不是佈下陷阱的獵人,而是自己那顆渴求被愛和等待幸福的心,讓雙眼自願蒙蔽。

 

這一課戀愛學雖然代價昂貴,但卻讓她學到一件用錢也買不到的道理:與其等待被愛,不如先愛自己,與其等著誰給自己幸福,不如先當那個有能力給幸福的人,當一個人不缺少什麼,也就不必等誰來填補什麼了。

 

 

凌茜粉絲團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那些年我們愛過的人渣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