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6)

Share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

Advertisement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4)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5)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6)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7)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8)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9)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0)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4)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5)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6)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7)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8)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9)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0)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4-完)

病症十五─拖延症(Procrastination):「如果你愛我,怎麼會連話都說不清楚,如果你不愛我,又怎麼總要我把我們的回憶記得如此清楚。」

如果有人說,那些偶像劇或電影裡,在兩男之間周旋的女主角是讓人羨慕的,我會說,那叫做自討苦吃。一個我還愛的前男友,一個我搞不清楚什麼感覺的男好友,夾在他們之中,沒有名份,沒有稱謂,我都好奇,接下來的劇本該怎麼寫。

「怎麼辦?」我拿著手機,給許美華看。她看完,兩顆眼珠只剩下眼白。

「根本炫耀文!」她一口氣串了三個豆干吃下去:「為什麼我就沒這個好福氣!」

「我現在很苦惱!到底怎麼辦!」

「欸林璇,妳不覺得妳自己很奇怪嗎?」

「怎麼說?」

許美華拿衛生紙擦擦嘴巴,很正經的對我說:「一個妳愛得死去活來的前男友主動找妳,一個只是普通朋友,妳怎麼還會猶豫?」她語調一轉:「莫非,妳喜歡上了藍又杰?」

對呀,怎麼我的思緒,一下子就被外人輕易的點醒。我前段時間這麼糟糕,不就是乞求回到過去,乞求回到高韋的身邊,怎麼他回來了,我卻亂掉了?高韋和藍又杰,的確都在我心裡,但是,他們是不同位置的,我很清楚的,我想。

「我愛的當然是高韋啊!謝謝妳提醒了我。」我收拾著皮包,準備回家整理整理。

「但林璇,我覺得太快了。」美華說。

「什麼太快?」

「因為他一個回頭,妳就義無反顧的投入他的懷抱,我在想,那些他對妳的傷害是都不痛了,還是,妳假裝不痛了,妳說服自己不要痛。」

我的動作停止,在腦中又複誦了兩次美華的這句話。

「我只是覺得妳因為高韋的回頭,就一股腦的把自己壓縮成一個非要他不可的女人,這不像我認識的林璇。」

「愛就是這樣吧,有時候我們都會認不得在愛裡面的自己。」我笑笑的給了回應,就匆匆忙忙的回家了。

我拿起吸塵器打掃房間,勤勞得像是第一次高韋來的時候。我仍記得,交往後第三個月,他說下班買了個蛋糕要和我一起過,我原本攤在床上,馬上跳起來,連滾帶爬的把雜亂無章的房間,能塞就塞,能藏就藏。結果和他蛋糕吃到一半,櫃子不爭氣的打開,雪崩般的內衣褲就這麼掉在他的頭上。

我關掉吸塵器,忽然想到我還沒有回覆藍又杰,於是我告知他,今天晚上我有事情。

「我看錯了,我的票是公關票,是午夜場,可以嗎?」藍又杰回。

正當我還在猶豫怎麼辦的時候,有人按門鈴了。是高韋。

「你怎麼這麼早到?」

「因為很想見妳,就不小心太早出門了。」

高韋提著晚餐,還買了香精蠟燭,他說,這是補償上次他爽約的燭光晚餐。

「這次應該不會有內衣褲掉下來了吧。」他整理了桌面,俏皮的說。

「少消遣我,我已經習慣打掃家裡了。」

晚餐是高級飯店外帶的特製牛排,他熟悉地把房間燈光調暗,點上燭光。我們坐在桌子的兩端,我看他,他看我。

「妳今天好美。」高韋邊說,就起身,走向我身邊,吻了我,一遍又一遍。

我心跳很快,只能任由他擺布,他把我拉起來,順勢的坐躺在床邊。他的唇從我的嘴唇,到耳朵,到後頸,我呼吸越來越急促,忽然,我的肚子發出劇烈的聲響。我尷尬的僵硬著,他也笑了。

「都是許美華啦,中午叫的東西都被她吃光了,所以我沒什麼吃。」我坐立在床上,如果旁邊有個洞,要我跳下去都可以。

「那我們先吃飯。」高韋坐回去他的位置,我也跟著走過去。

我們像是從前,聊著瑣事,聊著近況,我們很有默契的沒提起任何發生在我們之間的不愉快,哪怕我從沒有停止想過,問關於他當初離開的理由。可我想,現在的我是幸福的吧。如果一切可以回到過去,我也會很努力的去把那段記憶,從我的腦中刪除。

我們吃飽,我收拾著桌面,我邊擦桌子邊和他提議,我們像以前一樣,吃飽飯手牽手去散散步。但他卻沒有回應,只是低頭專心的玩著手機,我也只好若無其事的去洗盤子。

等我一切都整理完畢,我像個小貓般走向他的身旁,撒嬌的問他要不要一起去散步。他抬起頭,把手機放下,一把就把我抱到床上。

「怎麼了?」我有一點慌張。

高韋沒有回答,跨坐在我上面,然後開始解開自己襯衫的扣子。

「等一下啦!」我不是抗拒,我只是滿腹疑惑。

他把襯衫丟下床,用微熱的口氣,在我耳朵旁呢喃:「璇,我想要妳。」然後輕含了我的耳垂。

我身上的毛細孔完全解放,我摟著他,告訴他我有多麼愛他。

「我們,可以重新開始了,對吧。」我燙紅的臉,笑著對他說。

高韋看了我一眼,就從我腰際,準備解開裙子。

「等一下,你怎麼不回答我。」我拉住了他的手。

「我們先不要說這個。」他掙脫了我的手,環抱住我的身體。

在微弱燈光的房間裡,我看到放在桌上的手機發著光亮,現在大概十點了,是藍又杰吧。我下意識的推開了高韋,他倒在旁邊,停止了動作。

「林璇妳幹嘛?」高韋的聲音,粗魯而急迫。

「難道,說一句愛我,給我個承諾,有這麼困難嗎?」我起身,把衣服整理好。

「我愛妳啊,我特別來這裡就是想跟妳說我愛妳。」

「那你為什麼一直閃避我的問題,和我復合重新開始有這麼難說出口嗎?」

「我只是擔心妳覺得太快。」

「那你怎麼不問我,脫下我的裙子會不會太快?」

高韋沒有回應我,只是低著頭,輕聲的道歉。而我又心軟了。

「我沒有責備你,我只是想要一個,很安穩的肩膀,像你從前給我的一樣。」我輕撫他的手說。「我和朋友約看電影,我們一起下樓吧。」

他沒有多問我和誰看,或許是對他剛剛的行為感到慚愧,他一直沒有說話,直到他上了車,告訴我,他愛我,然後道歉,就離開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鬆了一口氣,也許我也還沒有做好準備,他也是。

我看手機,果然是藍又杰傳的訊息。

「妳在忙吧!那我還是會去電影院等妳,妳沒有來我就自己看,沒關係。」

「等我,我現在從我家搭計程車出發!!」我回。

我小跑步準備到前面的巷子口攔計程車,後面一台摩托車輕按著喇叭。是藍又杰。

「剩十分鐘,你終於要陪我看電影了。」藍又杰遞給我安全帽。

「你怎麼會這麼快?」

「我在附近的麵攤吃麵,就在那等著,想說如果時間到了妳沒回我,我就回家。」

我接過安全帽,跨上了機車。

「欸你這兩天請假去幹嘛?」

「噢。」藍又杰調了後照鏡,準備發動:「我去陪我女朋友,她生病了。」

「給不出承諾的感情,就像是提心吊膽的信任遊戲,我抱著相信向後倒下,而你卻無法將我接牢。」

《待續》

P’s粉絲專頁

P’s作品《撕幾頁青春,愛上一個靈魂》悅知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P's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