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愛情與夢想,何需二選一

我們說淑萍這個女人傻,就傻在她老早就想過,自己總有一天得為一個男人而改變自己,而其中最大的改變,就是她得放棄自己的事業,因為她會跟他結婚,為他生小孩,然後很有可能,她必須花很多的時間在家裡照顧孩子,如此一來她便不可能放跟現在一樣多的時間在工作上,而她在婚前所打下的江山,可能會因為結婚生子的過程,而逐漸讓給他人……。

 

淑萍在跟朋友聚會的時候,聊到內心的擔憂。其實這聚會的主題原本並不是在她身上,而是另一個即將步入禮堂的女性朋友雯麗身上。即將結婚的雯麗,是一家廣告公司的主管,每天的工作量非常大,而淑萍則質疑,雯麗婚後該怎麼兼顧家庭跟事業。

 

「這件事情,現在還不需要擔心吧?如果是考慮照顧小孩,那等到有小孩再來決定不就得了!」這是雯麗的觀點,雖然淑萍不以為然。「人生總要事先規劃啊!像我,這些事情早就想過了,所以一直在思考,女人究竟需不需要為了自己的工作太打拼。」

 

「可是……」雯麗對於即將說出的話有點忌諱,但還是說了,「你為什麼要思考?妳現在有對象了嗎?」

「我?哪有,我連男朋友都沒找到呢!」淑萍有點無奈地說。

「那妳現在想這麼多,又是何必呢?」雯麗尷尬地跟淑萍說。

 

從來不懂,為什麼女人老愛去思考「婚姻跟事業能否兼顧」這個問題?至少我們還真沒聽過哪個男人曾經問過自己相同問題。世界的主流思想總認為男人就該拼事業,女人就該顧家庭,也就是一種「男主外,女主內」的概念。身為女性的我們,老是因為人家說自己是弱者而憤怒,然而卻為這種傳統包袱給壓著不逃,不是挺奇怪的一件事嗎?

 

臉書的執行長雪柔桑德柏格曾激勵過女性「千萬別在離開之前離開」,說的就是這個道理。很多時候,女性停止追求自己事業上的成功,並不是因為面臨了多大的抉擇,而是自己認為「女人似乎就應該這樣」而自縛手腳、停滯不前。這些女人其實把自己的抉擇與談判權拱手讓給了別人。為什麼女人為了婚姻,甚至是愛情,就必須捨棄自己熱愛的事業與夢想呢?就算是有了孩子,難道不能夠與對方溝通,互相幫忙,找出最好的方式,讓自己同時可以追求夢想,又能夠享有親子之樂嗎?

 

如果你覺得結婚生子這個議題現在談還太早,那好吧,我們來講講愛情的部分好了。有多少女生,一碰到心儀的男人,就會放緩自己追求夢想的腳步,說是要多點時間陪伴男友,事實上,是害怕男友無法接受自己過強的事業心,甚至我們可以這樣說,很多男生其實很怕擁有夢想的女人,因為擁有夢想象徵著一種心裡上的自由,而這種自由讓他們覺得無法掌控這個女人,於是男人會用各種方式、軟硬兼施,希望女人不要對自己的夢想如此執著。

 

「讓我養妳就好了!」就是其中最有殺傷力的一句話,這句話看似溫柔,事實上卻充滿著強迫的服從。但是,很多女人就順從了。不是說一定要反抗這樣的話,也不是說女人一定要追求夢想才有價值,如果順著男性的想法去生活是自己想要的方式的話,那妳絕對有權利決定自己的人生,而妳也絕對必須承擔自己的人生;但萬一妳不是呢?妳的腦子裡明明就有一個又高又遠的夢,卻因為一個男人──他可能都還沒發表對於妳追求夢想的意見呢!──妳就默默地放棄了那個妳做了好幾年的夢。這樣的行為,美其名是「有所規劃」,事實上分明就是「畫地自限」,更有可能是自己恐懼做不到而找的藉口,妳把自己的失敗美化成與愛情的交換,甚至是為家庭的付出,但事實上,妳只是不敢去做而已,沒人叫妳不要去追求夢想啊!

 

硬要妳在愛情與夢想之間二選一的男人,肯定不會有多愛妳,因為他要妳照著他的藍圖去過你的人生,卻不在意妳真正想要是什麼。有人說,一個女人想要愛情與夢想兼顧,這簡直太貪心了?我不懂這算什麼貪心,這不是同時劈腿好幾人不知選哪一人,想要擁有一切,本來就是積極者的天性,只是,在擁有一切之前有個最大的課題──溝通──妳得跟妳的伴侶溝通,讓他知道這個夢想對妳的重量,找出一個適合彼此的方法,讓你們可以好好相處,擁有愛情,也能夠專心工作,為事業衝刺;如果妳已經結婚生子,也別畏懼跟另一半溝通,如果生完孩子之後,妳還想繼續衝刺事業,那就跟妳的另一半坐下來好好聊聊吧!畢竟接送小孩上下學、煮飯洗衣、採買日常用品這些瑣事,其實男人也做得到,只是看你們怎麼分配,怎麼互相補償罷了。

 

有時候消極的人會把別人的積極醜化成貪心,如果妳是那個積極的人,無須去理會消極者的詆毀,好好想清楚自己要什麼,與另一半冷靜溝通,找出對彼此最好的模式,妳的人生,才能過得圓滿充實,沒有遺憾。

 

部落格KK有話要說

粉絲團凱西想太多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愛情貪心鬼,讓每個人都受傷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