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20幾歲的愛情:我們錯在太年輕

Share

那晚凌晨四點半,我接到電話,說家裡的長輩在醫院狀況危急,「是最後一面了,妳快來吧。」打了計程車飛奔到內湖三總,直衝病房。

Advertisement

從醫院的通道跑向電梯的途中,突然湧上莫名的熟悉感,不只因為那陣子需要常去醫院照顧長輩,而是十幾年前,初戀男友曾在那裡唸書,每週只有一次見面的機會,我們總坐在地下一樓的美食街中庭分享這一周發生的大小事,當年我們剛滿20歲,生活裡只有老師、同學和爸媽,煩惱的事是「零用錢不夠用,不能這麼常看電影」、「聽說任天堂新主機game cube很不錯,當妳的禮物好不好?」或是「昨天打給妳的時候,為什麼沒有馬上接手機?」

不知道為什麼,年輕時候的戀愛特別喜歡用吵架吃醋來做點綴,偷瞄別的女生一眼可以吵、沒有把菜的最後一口留給我可以吵、放假居然沒有優先把時間排給對方可以吵、麥當勞想吃五號餐買成一號餐當然也能吵個天崩地裂,「你根本不在意我,不愛我」,是當時的我們最常拿出來指責對方的話,好像對方天生就該在意我們,愛我們一樣。

十幾年前的最後一天,我們因為誤會在中庭大吵一架,當時朋友邀我加入一個很紅的社群交友平台而沒有事先告訴他,「為什麼不告訴我?妳是不是想背叛我?」

「只是在網路上跟別人聊天,不能算背叛吧!」年輕的時候,我們懂的不多,但判別人的罪倒是都判得特別重,似乎藉由定別人的罪可以凸顯自己在愛情裡是付出比較多的那個;而被判罪的時候,我們又總是急欲為自己脫罪,而不是考量對方的感受。

「我為妳做了那麼多!」我還記得他青澀但盛怒的臉龐。

「我也為你做了那麼多!」我氣得拿起包包就從中庭往外跑,一路跑上醫院通道長廊。

「妳不要走!」他從後面追上,一把抓住手臂不讓我離開,我頭一回掙扎著甩開他,這才發現一旁幾個拿點滴蹣跚行走的病人和到院來訪的家屬通通都在看熱鬧似的望著我們。想不起來當時為什麼覺得那麼委屈那麼氣,我頭也不回地從醫院跑向出口,也奔離了我們青春的愛情。

誰知道,十幾年後,我再度來到這裡,衝進醫院的長廊,長廊還是當年的長廊,但是抓不住的已不是那個曾經可以輕易掌握在手裡的愛情,沒有經歷這十幾年,你永遠不懂人生還有太多你想抓也抓不住的遺憾。

年輕的時候我們總是太過急於找出口,一扇一扇門的忙著開,又一扇一扇門的趕著關,我們仗著年輕,在許多朋友或情人的生命中穿梭來穿梭去,以為買了禮物、花了時間、流了眼淚或貢獻出肉體就叫做付出很多,卻不知道願意停留才是最珍貴,因為停留會有問題要折中要犧牲要忍讓要解決,停留甚至會有不可預測的風險,沒人能保證這段愛情走不走得到完美的句點。但是年輕時我們最不會的事情就是停留,因為我們還沒有成熟到懂得如何處理這些人與人之間,與其說是相愛的挑戰,倒不如說是溝通的難題。

直到有天我們終於學會了,這才發現,這些人,那些事,都早已遠走,不過成了你人生中轉瞬而去的過客。

那天,離開醫院的時候已是亮晃晃的早晨,我拖著沈重的腳步和哭腫的雙眼,在陽光灑落的醫院長廊緩緩往出口走去。幾個小時前,長輩嚥下了最後一口氣,我眼睜睜看著心電圖靜止下來,沒有這些事,你永遠不明白,人生多短暫,而我們曾經把青春愛得多揮霍。

原文出自《對的人:找回自己,才能找到親愛的你》寫樂文化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御姊愛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