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償還與復仇—上任男友v.s下任男友

Share

有個男生朋友總是對他交往過的女朋友很壞,我能聽過的壞都無法形容他做出來的壞,他跟我說,因為他第一個真心付出的對象,他終於願意卸下心防付出的對象,最後卻背叛他,所以他要報復。

我的表情一定超匪夷所思:「你是不是報復在錯的人身上?」

但等到退開一步,不急著評論他時,我開始去想: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在做類似的事情吧?

上一個男朋友讓我們受傷,我們就不願意再輕易敞開心門去接受新對象,我們的試探越來越多,直到我們確定他確實是安全的。上一個男朋友不關心我們的情緒,所以下一個只要有類似的舉動和對話出現,我們的神經馬上繃到最緊,不知道什麼叫做平常心。上一個男朋友對我們的每一句批評,我們都在潛意識希望下一個可以平反這個傷口。而上一個男朋友如果對我們太好,我們會認為下一個男朋友沒有做到,就是不夠愛。

我們藏住原本應該付出的感情,索討原本不該期待的感覺。好像是惡性循環一樣,我們其實都一直在不對的人身上報復,在不對的人身上演連續劇,這戲怎麼可能接得起來?他們分明是不同個性的人。可是我們卻可能千方百計去找他們相似的地方。

我這也才意識到,自己長久以來都在報復。

那個人很愛我,但他最後可以說走就走,我不能原諒也得原諒,可是原來我從來沒有原諒過,不曉得是沒有原諒他還是自己?

在那之後,我不再是感情關係裡的公主,我心甘情願當奴隸,每當我犧牲、忍耐、壓抑自己的需求,去配合對方,我看著對方在我面前坦蕩蕩、天真地做自己,用他的直率傷害我,我總在內心偷偷想著:「你會後悔。」

我不再讓自己有一絲一毫後悔的機會,我知道什麼痛是最難好的,就是妳很遺憾妳當初可以對他好,卻沒有,妳很遺憾妳以為妳可以在一輩子的時間裡、挑個時間對他好,沒想到要分開時,是連下一個十分鐘都沒有,他也不稀罕妳的好,妳會在每一個過往的對話裡檢討,如果他說愛我的時候,我不要沉默,結果會不會不同?如果他要我不要再招蜂引蝶的時候,我給他足夠的安全感,他會不會再愛我久一點?

這樣的悔恨,一次就夠嚇到了,所以後來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就是先付出再說,每次我付出的時候我都在想,現在吃虧沒有關係,至少我以後不會後悔我當時沒做好,每次對方不領情、任性自我的時候我都想:你會知道我可以走得多容易,我一掉頭,就只剩下討厭你的情緒,什麼都不會再有。

從前我死也不說甜言蜜語,現在我說得很流利,從前我不會釋放感情,現在我訓練有素,當我看著對方因為被愛而失去危機意識,因為被愛而真的以為自己不可一世,我無法讓自己不去想:「你會後悔。」

男人總是這樣的,男人對於自己付出過什麼,絕對可以如數家珍,幫妳買宵夜、半夜陪妳講電話、帶妳吃大餐、請妳看電影、送妳的驚喜禮物,他們不會忘記喔,不一定是出於計較,但是他們不會忘記他們對妳的好。但女人不同,妳如果問一個女人對男朋友付出什麼,我相信絕大部分的人真的很難馬上回答,因為對女人來講,付出的時候不認為自己在付出,忍耐自己的脾氣、妥協自己的感覺、配合對方的時間,這些不是付出嗎?但女人不會把這些事情當付出,男人也不會,他們認為妳好像天生就是如此。

所以當分手之後,請女人保有尊嚴,請妳們讓對方知道,當情人和非情人的差別在哪!我遇過不只一個男朋友在分手後告訴我:「那分手以後,我還可以跟妳講心事嗎?那些事情我也不知道還有誰能講。」我沒有教他們去吃屎,肚量就算大了,憑什麼你認為我不愛你,我還要用盡我全副精神去聆聽你的心事?我要用盡我的腦袋想你喜歡聽的話?你以為我真的天生就很適合談心是不是?憑什麼你不想要愛的責任和壓力,卻還想要從我這裡討好處?

相關文章

我知道在這種時候,女人會因為對對方還有感情,所以寧可去當他的好友,想要保有那麼一層親密的關係,希望彼此不會斷了聯繫,醒醒吧,他們就是不想要付出,不想要花精神討好妳,不想要有照顧妳的壓力,不想要盡男朋友的義務,所以他們才要分手,可是他們不忘要得到原本自己喜歡的那部份,就是被妳崇拜、被妳理解、被妳聆聽,妳如果跟他做朋友,妳就是痛死自己,因為他們會永遠不懂,為何要當妳男朋友?為何要跟妳在一起?反正不在一起,他落得輕鬆,又可以得到自己需要的。(所以當然也不要讓對方打到炮)

這邊我也要跟大家喊話,我對任何失戀者都是有耐心的,就是不要跟我說,我真的已經對他沒感覺了,我只是想當朋友不行嗎?講給其他更有耐心的人聽吧,我真的不信這種話,妳要糟蹋自己,我沒辦法勸妳。真的要醒來啦,當朋友可以,但一定、一定、一定不是剛分手完,也不用問我那要多久,大概到了妳也忘了想跟這個人交朋友的時候,就可以開始交朋友了吧。

總之,如果真的受不了想離開時,我完全不會再跟對方聯絡,我的腦子只剩下討厭他的感覺,而他們因為不再能知道我是怎麼想的,而會開始去美化記憶,或是去檢討自己,只能自己從回憶中找答案,自己去反覆質疑自己當初哪裡沒有做好,這些都是我曾經做過的事情,我很了解,當一個看似很愛妳的人離開,然後再也不跟妳聯絡,那可以讓人多痛苦。

原來,我一直用我自己的方式復仇。我把不能再給他的好,一股腦地付出給其他人,我無法償還給他的,我就償還給下一個,而我自己的痛苦,我也想辦法交給下一個,當然也有過於心不忍的時刻,但是我內心底層總是會有個聲音說:我對你仁慈,誰又對我仁慈?

當我在對你好的時候,你怎麼不珍惜?你可以改寫這個定律、這個復仇的結果,可是你跟當初的我一樣不是嗎?因為被愛所以真的以為自己站在高處、真的以為自己不會失去這一切?

每一次我哭著跟對方說:「不要離開我,沒有你,我會不知道怎麼辦。」我腦中想的都是,我還沒讓你依賴我,我還沒做到滿分,你現在離開我,我真的會很痛苦。

這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情,我可以用膝蓋就判斷我那男生朋友的復仇行徑很可笑,為何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做法更可笑?

當妳沒辦法讓妳的心是乾淨透明的,那不論多適合的人進來,注定都會髒掉。妳愧對上一個,於是對下一個好,卻沒想過兩個人的需求不同,妳痛恨上一個,於是對下一個謹慎,卻沒想過上一段的錯誤並不是因為妳的不謹慎、不是因為妳一開始熱情大方而出錯,當我們去修改本來沒有錯的地方,到底還有什麼地方是對的?

是不是應該要放過自己了?無論是對於那些沒有做好的、曾經做錯的,是不是應該原諒自己了?是不是應該給下一個進來內心的對象,一個真正公平的開始?

我想了很久,才終於回我那個朋友說:

「可是你這麼做,對自己一點好處也沒有,你也不會因此比較幸福啊。」

本文出自就跟你說了是蜜蜜

instagram 就跟你說了是蜜蜜

Advertisement
蜜蜜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