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都分手了,拜託別裝熟!

那個男人,妳跟他拖磨了好長一段時間,最後才終於分手。分手的時候,妳深感慶幸,也早已筋疲力竭。可是,優柔寡斷的他在最後一刻居然說了──

 

「分手之後,我們還是朋友吧!」

 

妳瞪了他──強忍著才沒翻白眼──許久,久到恐怕會讓他誤會成一種深情,最後妳回以一個難以解釋的苦笑,那苦笑對妳而言代表了「真有你的!老娘好不容易擺脫你,誰還想跟你當朋友?虧你講得出口!」但是對他──他一向都從自己的角度去詮釋全世界,從不會替對方想想當時的心情──他覺得這是一種溫情,他以為或許你們當不成情人,依舊可以當朋友。

 

轉身離開後,妳對他就再也不聞不問,要不是妳聽見了一些關於妳的閒言閒語,妳搞不好就永遠對他轉過身。

 

「就他啊,大家聽說你們分手了,就去問怎麼回事,他說他還好,比較擔心妳,妳雖然看起來外表很堅強,但其實非常依賴人,他很怕妳一個人之後,會因為孤獨害怕亂了方寸,被別人騙──」朋友這樣對妳說,詞語之間透露了擔憂。

 

妳聽了實在是氣不過,都分手了,誰准他在外頭批評妳的個性,還說了一堆根本事實不符的東西。「欸,他難道沒說,是我跟他分的嗎?」妳掩著怒氣問朋友。

 

「有啊!就是這樣他才擔心,他說妳就是因為想太多,一天到晚看兩性專欄,才會想跟他分手──他說妳太年輕、太幼稚了,這點我是覺得有點over啦!不過,他好像很關心妳咧,說你們還是朋友,如果有需要幫忙,還是可以回去找他,救朋友之間的互助。」

 

這下妳真的怒了。「分手就分手了,誰要他擔心啊?欸,我為何跟他分手你知道嗎?因為他老愛在外面虧妹,在臉書上跟女性朋友調情,這些大家都有看到吧?還有你們不知道的,他其實劈腿給我抓到過耶!我當初不知哪根筋不對才又接納他。但我最受不了的,其實是他的態度,老在我面前講大道理,一副我沒他不可、什麼都需要他的建議的模樣。欸,我要的是男朋友耶!不是老子或老師耶!他老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你說誰受得了?」怒急攻心,講話當然也直衝。朋友被妳的態度嚇得渾身發抖。

 

「啊不過……你們不是朋友嗎?」朋友小心翼翼地問妳。

 

「朋友?他想得美啦他!好不容易甩掉他,誰還跟他是朋友啊!我告訴你,他如果再繼續這樣說,老娘就去臉書上公布,我跟他不但無法當情人,更不可能當朋友!真受不了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傢伙,照鏡子也看不清自己只是頭豬八戒!」

 

有的時候,和平分手未必代表了和平的未來,看起來理性的人也未必不會帶來麻煩。有的男人自以為學識豐富,高人一等,自己絕對Hold得住所有的前女友。殊不知前女友早已對他厭煩至極,離開他之後,就希望他完完全全消失在自己的世界裡。但是他可不這樣想,他認為妳肯定還需要他,通常,他是個有點身份地位的人,至少可以舌燦蓮花,把人唬得一愣一愣。他在外頭,拼命對外人表達他對妳的「關懷」,透露出自己對妳的「擔心」,其實根本只想在外人面前給妳說三道四,讓人家覺得妳離開他是妳蠢妳笨妳無知。偏偏,他說的話就有那麼一小撮無知的人會信,所謂蠢事傳千里,這種爛話沒幾天就會搞得眾所皆知,等妳發現早已無法做人。

 

妳說這種人有病吧?肯定有的。他其實無法接受妳離開他的事實,藉著對別人說妳的事,來平衡自己內心的創傷。但妳寧可他是那種分手之後會電話騷擾或是跟蹤狂,這樣至少妳還能夠報警處理。可是這種骨子裡是自我膨脹的關心與擔心,其實更難處理。妳要反擊了,人家說妳心胸狹窄;妳要不反擊,難不成放任他繼續對妳說下去?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而其實,你根本一開始就該跟他說清楚。

 

情人分手的當下,該講的一切還是得說。他說繼續作朋友,可妳不想,那就別光只瞪他,挑明了告訴他:「我倆緣分應該只有到此,往後的一切,甚至是來生,你我互不相欠,也無須往來。」這麼文言?對。因為他聽了會傻眼。但表達得夠清楚了嗎?夠。至少有唸過書的都看得懂。而且,最好留個白紙黑字記錄:分手信、臉書PO文、電子郵件,證明妳真的不想當朋友,證明妳真的希望他消失在妳的人生之中。妳說:「這麼絕嗎?」有的事情本應該絕,否則無窮後患,妳要承擔嗎?

 

當然,有的男人分了手之後,的確可以當朋友。但是在分手的當下,妳肯定有辦法判斷自己到底想不想再見到他。如果是那種妳此生都不想再見的人,就算什麼公開場合遇上了,還是儘量迴避吧?否則有的白目男就是會再公開場合問候起自己的「表兄弟」,當大家的面把妳虧到地底下去,吃虧的還是妳,而妳被虧時可別心軟,既然眾目睽睽,就是妳澄清自己的最好時候──

 

「你那些表兄弟之中,就屬你是最小的小弟,我看你還是別多提了吧?」

 

這種愛裝熟的前男友,千萬不能放任他啊!

 

部落格KK有話要說

粉絲團凱西想太多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令人害怕的舊情人行徑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