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也許不想受到傷害並不是在比,誰比較不在乎對方,而是在比,誰比較在乎自己

Share

大二的時候,有個學弟失戀,他說他希望他前女友可以不存在。

我完全理解這種心情,只是我講不出這樣的話,因為我天生內建罪惡感點之低的,我只是有這樣的念頭就會自責不已,所以我不可能講出口,不過這樣的念頭就算只有產生幾秒,也算在我體內流過,我還是記得那種念頭產生的過程。

也許,這可以讓人分辨清楚,究竟分手痛苦的根源是因為愛,還是自尊。

事情是這樣的,我們可以想像,當一個我們很愛的人離開人間,我們就算再不捨得,再不願意接受,還是會讓自己慢慢走回正軌,因為那個人已經不會回來,剩下的自己還是要生活,我們會在內心想念他,卻不帶著其他複雜的情緒,也許有些遺憾,可能有些事情來不及一起做,有些話來不及跟對方說,但那種想念即使苦也還是美的,我們是真正放手讓那個人離開,真正去實踐往事只能回味的道理,大部分的我們不會去求神拜佛觀落陰,想盡辦法要讓那個人復活,讓那個人回到我們身邊。

而如果一個我們很愛的人離開我們,卻不是以死亡的方式,你知道他還活在同一個地球,你知道他還有可能遇到別人,你知道有個機會他會愛別人勝於你,你知道他可能會忘記你,這些想像折磨你,每次以為自己釋懷了,看開了,一聽到他的消息又停不住想像,讓想像鞭屍般叫醒自己死了又死卻總死不透的希望,這種想念並不純粹,我們不是在回憶過去,我們是在希望複製過去,我們希望活在過去,這樣的想念一點也不美,有夠痛苦,痛苦到底的時候我就那麼想過幾秒,如果他不在這個世界上,我是不是就能解脫?我就真的可以讓這段感情成為過去?

然後下一秒我就想,這樣還是愛嗎?分手時的痛苦都歸咎於因為太愛這個人,但真的愛一個人會有這樣的念頭嗎?

曾經有個男生朋友苦追一個女生半年,他有天很痛苦地跟我說,他希望那個女生可以出車禍被撞斷腿,這樣他就能證明自己才是最愛她的,不是只愛她的外表,不會離棄她。我當時心想這樣的人好恐怖,我才不要把腿摔斷讓你證明這種事情!如果我們真正愛一個人,會有這些想法嗎?

說到底,我們要的只是事情照我們的期望發生吧,跟那個對象無關,因為會有這些想法的人,下次再經歷痛苦的分手一樣會希望對方消失在這個地球上,下次再苦追不到別人還是會希望對方經歷慘事來給自己機會表現,所以跟愛有沒有關係?也許有一點,但更多的是事情沒有照自己期望發生所引發的不甘心,我覺得那比較像是自尊問題,就像是,如果我夠好,他為什麼可以真的離得我?如果我夠好,他為什麼不選擇我?如果我夠好,他為什麼不回頭?

我常說,感情被傷害是很好復原的,遇到下個喜歡的人就什麼都好了,什麼害怕都只是隨便說說,只要再讓自己心動的人出現,你會發現自己還是按耐不住想要去付出和關心,但自尊被傷害是幾乎不可能復原的,即使遇到更愛你的人,你也回不到沒被傷害過之前,所以大部分被動的人並非害怕付出感情,他們害怕的是付出感情卻不被稀罕不被接受不被感激。害怕的是那種,懷疑自己的感覺。

教會的人喜歡說,主安排所有的事情都是對你最好的,不管什麼事情都可以變成是對你最好的,我想就像是我自己很愛說上天有它安排的道理吧,不過很多時候我也認為這種想法只是自我安慰,像以前說過的,生命不會自己找到出口,而是我們會自己把那個叫做出口,不然能怎麼辦?所以很多人喜歡說失戀讓人成長,給人力量,讓人改變,更認識自己,我還是會想,當個活在自己世界的自大狂不好嗎?意識不到別人的眼光,沒有自覺,不就是最強大的嗎?為什麼要讓我們得到人性,人性是那麼軟弱。

我好像又離題了,總之,當我有了那個希望對方離開這世界的念頭,沒有幾秒我就想著,不,我還是希望他能好好活著,他快樂就好,一直到現在我也分辨不出來,我究竟是因為真正愛過一個人所以希望他過得很好,還是我不敢去承擔恨一個人詛咒一個人的負面力量?我是因為愛,還是只是因為不敢恨?

很多人會說我敢愛敢恨,不知道他們哪來的靈感,我覺得我不敢愛不敢恨,如果真的是一個敢愛的人,不會那麼囉嗦,不會去計較對方的心意和自己對等不對等,我曾經是這樣的人,我曾經是聽到朋友說可是不確定對方喜不喜歡我時,會在內心不敢置信地想著:「要先確定對方喜歡才能去喜歡對方,這樣還算喜歡嗎?」但我現在喪失了這種天份,因為自尊受傷是不會好的,不是一個你在乎的人說你很爛,等等又說我剛剛開玩笑的,你就真的不會受到影響那樣,所以吵架的時候很多話是不能說的。而我也不敢恨,我從沒辦法很沒有顧忌地說我有多恨一個人,因為我知道不會只是他的不對,因為我也從來不認為不愛了是一種不對。但是我若不敢恨,一切都不會結束,對方的好總是浮現在腦海,曾經有過的甜蜜永遠不會成為過去,然後我看著對方很快把我拋在腦後,還是止不住地會去想,是不是因為我不夠好,所以我可以那麼容易被遺忘和取代?

很多人需要不停的戀愛,我想有部分原因是,我們真的很需要別人透過願意跟我們在一起來告訴我們,我們夠好。就像如果對方跟你曖昧很久卻不願意跟你在一起,你的姊妹淘會說因為他覺得自己不配跟你在一起,你其實知道這不是事實,因為這世界上誰會覺得自己不配跟誰在一起,可是你聽了還是會開心,會得到安慰,因為不被喜歡不被考慮就等於自己不夠好,而要接受自己不夠好這種念頭真的太難。

在這種時候肯定會有很多人說,不是你不夠好的問題,是你和對方不適合,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我覺得我會這麼解,確實是你不夠好,這世界上真的有所謂不夠好這件事情,只是這個標準是在對方身上,你可以配合他的標準,去做到他認為的好,只是你要清楚知道,這麼一來,你討好的是一個和你價值觀從根本就不同的人,你們對好的認知從根本就不一樣,你可以去配合他,但我不確定你會不會快樂,我自己的實驗,我不會快樂。我喜歡過一些喜歡很女性化裝扮的男生,我可以做到那樣的裝扮,可是我很不自在,當我喜歡自己的裝扮感到舒服自在時,他們卻不喜歡我那樣裝扮,不給我肯定,他們總是去看很女性化裝扮的路人,用那樣的舉動否定我的品味,就像在告訴我妳沒有魅力,要像那女生那樣穿我才會情不自禁多看幾眼,我曾經邊化妝邊哭過,邊運動邊哭過,邊穿高跟鞋邊哭過,因為我不是為自己打扮,我只是想要討好對方,而我怎麼做都好像不夠好,那種不快樂很難忘,會特別去想起以前有個人喜歡我任何樣子,那時候快樂可以很簡單。

你會覺得這篇的主題到底是什麼,說真的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表達,在感情不同的面向,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經歷,其實讓我們受到傷害的是我們的自尊,甚至那種自己好不容易敞開心房讓別人進來,卻不被在乎的受傷感,都像是自尊問題,當自尊受損,當自己都無法給自己尊嚴時,自己都無法尊重自己,真正看得起自己時,怎麼可能會有自信,當你自己都不夠喜歡自己,只想去賭賭看誰會很喜歡自己來彌補這種空洞,一切就像是賭博,將自己的存在價值寄託在他人手上,賭這個人是怎樣的人,會幸運地重建妳遺失的尊嚴和信心,還是再摧毀一次。

我這陣子常想,不是因為我們太在乎別人所以會輸,不是因為我們比較在乎對方所以會受傷,而是在這世界上每個人應該最愛的就是自己,最該在乎的先是自己,如果我們違背這個法則,就會受到處罰,把孩子放在自己之前是錯的,把另一半放在自己之前是錯的,把家人放在自己之前也是錯的,誰也沒有權利一廂情願把自己沒有方向的靈魂寄託在別人身上,再來責怪別人的不夠感恩不夠重視不夠對等是在傷害自己。

所以當你在期待別人喜歡自己的時候,是不是有確定自己已經夠喜歡自己,因為我知道自己不是幸運的那個,我不會遇到第一個白馬王子建立我的自信,然後就永遠對我不離不棄,如果我將自己的價值用別人的眼睛來衡量,我肯定崩潰,事實上我已經崩潰五百多次,所以,我的意思就是,也許不想受到傷害並不是在比,誰比較不在乎對方,而是在比,誰比較在乎自己。

本文出自就跟你說了是蜜蜜

instagram 就跟你說了是蜜蜜

Advertisement
蜜蜜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