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雖然我們曾說好,要一起慢慢變老

Share

早晨七點15分,他睡眼惺忪穿著一件破T shirt配四角褲,坐在餐桌旁邊喝咖啡邊滑手機,然後下一秒,瞬間清醒。

Advertisement

分手一年的女友,居然在國外結婚了,對象就是當時介入的老外。FB照片裡,前女友幸福的與那隻金毛怪深情對望,對,叫人家金毛怪很沒風度,但他真的無法冷靜稱他Patrick,照片上朋友祝福的336個讚像是狠狠打了他336個耳光。

女友提分手的時候,他信誓旦旦她終有一天會後悔,「老外哪會跟妳真心?妳瘋了嗎?」他氣得在她前面摔爛兩人所有的相框,飛出的壓克力在他腿上刮了一道小傷口,滲了血,隱藏在稀疏的腿毛裡。

他哪裡想得到,自己慫恿女友一起留學,幫女友寫一堆paper,下一步就要回台灣提親買房,結果女友卻說她不能一起走。

「妳會後悔的。」最後一面,他不知道該如何挽留,只說了這麼無力回天的一句。那也是他們之間最後的道別。

回程班機上,他對外界幾乎沒有知覺,甚至不知何時已然起飛。他要自己閉上眼,說服自己一路睡回台灣就會沒事,卻在迷離的夢境中失控哭醒,她的臉在一萬公尺高空再度拋棄了他。

作為一個男人,他真的不想這樣示弱,但眼前的每個畫面卻不由自主的都是她,她調皮搗蛋做鬼臉的表情,她傻傻在電影院前等著他的身影,她在醫院裡虛弱無助的樣子,她在他懷裡像是擁有了全世界的神情…..有次流感高燒,她曾趴在他身上焦急地說,「你不可以先死掉,沒有你我該怎麼辦?」當時病得要死的他,感覺自己只剩下滿腔愛情是活的。

可是她卻嫁人了,白紗的照片一張一張貼出來,不停地被頂在FB的最上方。

「我是不是很差?為什麼她那麼快就嫁給了他?」他在心裡反覆問了自己無數次,倒數第二個男朋友,別人當喜劇,他卻覺得深深被否定。

他躲了兩週,很悶,心中的話語無處傾吐,因為那已是分手的前女友,他不是不知道自己該放手,卻怎麼也無法從心裡退出防守。

其實他明明希望她過得好。

其實他明明比任何人都希望她能夠在離開他之後,真的得到幸福。

其實他明明愛她愛到願意承擔所有心碎,甚至流下所有眼淚。

可是此刻,他卻覺得全世界都遺棄了他。好像他其實是美好童話故事裡唯一多餘的破壞者。

他找出她的電話,按下通話,他想咆哮,想讓她知道她有多麼殘忍,想讓她意識自己被她傷得多不堪。

「Jon?是你嗎?」電話那頭是她熟悉的聲音。

「…….」他的心跳得好快,情緒極其激動,幾秒後他想乾脆掛掉電話。「Jon,謝謝你打來。」她開了口,在他掛斷之前。

「這一年我每天都覺得很對不起你,我錯了,是我傷害了你。」她在電話那頭哽咽了,他幾乎可以想像她腫腫的雙眼,和紅紅的鼻尖。

沈默了半晌。

「妳……….他有好好照顧妳嗎?」他終於開口。

「嗯,他對我很好。」

他一時不知該說什麼,「他有每個月幫妳煮紅豆湯嗎?」

「嗯。」

「那他,有幫妳隨身準備阿斯匹靈嗎?」

「嗯。」

「那他知道妳不能曬太多太陽,皮膚會過敏嗎?」

「嗯。」

「那他知道打雷之後要緊緊抱住妳嗎?」

「嗯…….Jon,不要說了….」她哽咽的想制止他。

「那………」他發現自己的視線也被淚水弄得一片模糊,「我想知道,妳有後悔嗎?」

「我…….」

「聽好,妳不許後悔。」他閉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氣,「雖然我們曾經說好,要一起慢慢變老,可是現在,我願意正式放棄這個約定。」

電話那頭不斷的啜泣。

「妳一定要幸福。」他一字一字的說,「一定要……拜託。」

他掛上電話,眼前是一片天空,一架又一架飛機起降。

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她傳了訊息來:【你,特別打來跟我說這些嗎?】

【Dear….我會後悔的,如果這輩子最後沒有祝福妳….】他望著遠方,不知道這些訊息送給了正在哪裡的她?

但親愛的,我知道,這是我這麼叫妳,最後一次了。

Advertisement
御姊愛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