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說再見的完美時機─維持熱戀的代價

這個見面不單是指分手,也是指每一次的相聚,甚至每一次的擁抱。

 

我記得第一次和高中男友接吻時,因為兩人都醞釀太久了,所以一旦跨過那條線,就捨不得放開,我們常常一吻就不停,最誇張是連續一個小時,沒有間斷過。

 

其實在過程裡,我也有想過,是不是應該要先停下來?但又不忍心拒絕他的熱情,所以又會去配合,直到幾個禮拜之後,有一次,他吻我,大約幾分鐘就停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終於忍不住心中的疑惑。

 

我記得自己很矜,當然拉不下臉問說你是不是不喜歡跟我接吻了,為什麼現在都親得那麼短,我只是在電話裡面假裝聊到這件事情,然後問:「最近接吻好像都很快喔?」

 

他毫無設防就直接回答我:「妳不覺得這樣感覺比較好嗎?」

 

其實是這樣說沒錯,吻得太久確實會很累,脖子很酸(我就矮咩),而且最後感覺也沒那麼激情。但我內心總會認為哪裡不對勁,想到最後其實答案就是,欸、該先說這種話的人應該要是我才對吧?要先決定吻得短一點的人應該要是我啊。明明就是我先在心裡覺得自己要先放開的!

 

我深深覺得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

 

讓我再說一段故事,一開始我們的感情非常好,我們一個禮拜才見一次面,雖然我也會覺得如果相處時間再長一點就好了,但也認為這樣才會讓我們每次見面都把注意力放在彼此身上,而且永遠有說不完的話題,直到有一天,他問我:「妳明天要做什麼?明天我們也見面好不好?」

 

這是一個天人交戰的時刻,究竟要順應自己的渴望,還是當感情之中的理智者,讓感情可以繼續美好下去?也就是,妳明明知道怎麼做會比較好,但妳的情感卻一直拉妳往反方向跑,這時候怎麼辦?

 

當然,就像接吻的故事一樣,我還是不忍心拒絕他,所以我們就變成一個星期見面兩天,最後就是三天、四天、五天、天天見面。

 

我還記得有次我跟他說:「明天我要跟我同學去逛街。」他說:「那我怎麼辦?」這又是一個抉擇的時刻,而最後我又還是決定丟下同學,慢慢的,妳心中那條線已經越來越模糊,本來的妳可以很獨立,可以自己處理很多事情,可以獨來獨往,妳可以活在有他很好、沒他也不錯的世界,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妳以為妳還是原來那個妳,但卻早就不是。

 

大概是等到變成他說:「我明天要跟同學去打球。」然後妳內心吶喊:「那我怎麼辦?」開始,就是這時候妳才知道完蛋了,妳已經無法在妳和他兩個世界自由來去,妳現在只剩下他的世界和兩個人的世界,沒有自己的世界。

 

而男人、女人的差異就在這,我很少看到男人會去想適可而止的道理,他們總是在喜歡的時候表現喜歡,不喜歡的時候也裝不出喜歡,他們不像女人,會在喜歡的時候逼迫自己冷淡一些,在不喜歡的時候也可能因為基於禮貌,而做出貌似喜歡的舉動和言語,所以重點就是,當男人說:「妳不覺得還是要有各自的生活比較好嗎?」的時候,他們沒有在跟妳欲擒故縱,他們確實就是真的比較想要自己的生活。

 

然後女人咧,就會在內心憤憤不平,明明一開始是我想要自己的生活,明明一開始我自己就好好的,是你來追求我、你來黏著我,我拋棄自己的生活去配合你,你要我陪、我就陪,搞到最後嫌我煩就想要自由,為何我可以去配合你,你就不能勉強自己配合我?

 

這就是我今天想要討論的,說再見的完美時機。

 

我常常覺得這是男人最可愛的地方,他們不會演,也不知道怎麼勉強自己,而我也只能一直奉勸各位女孩兒們,男人的某些話最好是要當放屁。

 

我們可以想像他們就是一個小孩,小孩在吵著玩電動的時候,如果媽媽說:「你一直玩,沒幾天就不想玩了,一個禮拜玩個一兩天就好了。」小孩絕對會回:「不會啦,這真的很好玩,我可以天天玩,玩一年也不會膩。」

 

這時候妳一定覺得這小孩在講屁話,等讓他得逞,他肯定天天玩個一陣子就膩了,不過小孩也是有尊嚴的,如果妳在他玩膩的時候說:「看吧,我就知道你一下就玩膩了,當初就叫你不要天天玩。」這小孩可能會因為理虧、愧疚、好勝、不好意思等等不同的情緒,還是繼續玩這個遊戲給妳看。但他藏不住內心的毫無熱情,他沒辦法真的很快樂,他也壓抑不住偷看隔壁鄰居新遊戲的興奮,甚至他會第一次覺得,原來讀書比打電動好玩。

 

還有這個情境題,妳們一聽也知道是放屁。女人在上床前問男人:「你會因為太快得到我而不珍惜嗎?」男人:「不會,跟這個一點關係也沒有。」而事實就是在激情了一陣子之後,妳發現他沒辦法再看到妳穿比較貼身的衣服而興奮,他的視線不像從前一樣在妳身上繞啊繞。

 

其實這樣的情況每一種階段都會出現,妳有沒有辦法堅持自己的立場繼續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還是妳順著自己的情感,並且把他口頭上的話當背書,放任自己沈溺?

 

我曾經跟男朋友約會的時候牽手,一直走到家門口他也不放開,嘴巴上已經說了五萬多次的拜拜,但手還是一直握著,這就是一個抉擇,妳要微笑親切但堅定地掉頭離開,還是留在原地跟他一直牽手直到他先放開?

 

我曾經跟男朋友接吻時感覺非常好,但我始終記取教訓,所以永遠是我會先停下來,他繼續追上來索吻。

 

當然,我也不是真的每次都能記取教訓,我也還是會在男人說:「多陪我一下,我喜歡妳黏著我。」的時候心軟,排開自己該做的事情,多跟他膩在一起,結果下場就不是太好。

 

這就是維持熱戀的代價,妳必須逼迫自己在該停的時候停,該離開的時候離開,該說再見就要說再見,在該做自己的時候做自己,這樣的辛苦並不會比妳瘋狂犧牲奉獻少,當妳瘋狂犧牲奉獻為對方燃燒,妳只是在順應自己的渴望,但是做個適可而止的人卻是要一直壓抑自己的渴望,就某些角度來看,是難很多。

 

 

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一直很不鼓勵女人一心一意去當壞女人,讓男人得不到而有熱情,我提倡的愛情論調是互相坦誠而珍惜,我想說的是,這樣做並不是使壞,而是為了維護這段感情,破壞感情往往有一個很大的因素是來自於妳忘了自己。

 

妳忘了男人一開始愛上的妳是什麼樣子,妳忘了妳一開始自信獨立的模樣有多吸引人,為何一個男人會從想分秒跟妳黏在一起,聽妳說什麼都覺得有趣,想知道妳是怎麼想的、在想什麼,想要貼近妳更多,到變成覺得跟妳相處很累、很有壓力,寧可和男生朋友混在一起聊天打屁?

 

因為他們能感覺得到,妳越來越需要他們把注意力放在妳身上,他們要越來越小心自己的講話,也要越來越小心自己的態度是不是有所謂的差異,他們不再需要去探索或好奇妳在想什麼、妳在做什麼,因為妳就攤在眼前,他們甚至必須要逼迫自己假裝這個遊戲跟一開始拿到一樣好玩,即使他們已經破過關五萬多次。

 

我的意思是,如果妳沒辦法接受人不可能天天熱戀期,妳就是希望對方永遠對妳像一開始一樣熱情,那妳確實要很辛苦去鬥智,說來說去,最簡單的方式其實就是,堅持自己的立場和步調,不要喪失自己,就只是這樣而已。

 

 

本文出自就跟你說了是蜜蜜

instagram 就跟你說了是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