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短暫離開,迎來更深刻的擁有

Share

   生命中總有那麼一段時間,會陷入無名的膠著、沮喪、低潮、力不從心,即使外表看來平步青雲,可是在那一帆風順的畫面下,隱隱翻騰著不安的浪潮,繼續下去,就漸漸變得麻木不仁;想離開喘口氣,卻捨不得放棄抓在手中的一切。

那是最難以傾訴、難以獲得共鳴的狀態。沒有人理解你有甚麼好不滿,甚至有人說你不懂珍惜。

怎麼會呢?你很想好好珍惜這些得來不易的東西,工作、學業、愛情、佳人,可是愈看重這些東西,你愈不知道它們帶給你甚麼意義。

幾年前,我也陷在那樣的狀態中,一切看似順利,學業論文進行到一半,但是,我不想完成它,也不確定完成它之後,能夠獲得些甚麼。

輕言放棄似乎太可惜,好像前面投資的心力、時間與金錢付之一炬,偏偏找不到任何、任何繼續下去的強力理由。

正當我決定放棄學位時,某位居住在國外的朋友問,要不要去找她?沒有多少遲疑,迅速訂好機票、收拾行李,我幾乎是倉皇地逃離台灣。

抵達異國機場時,沒有旅行的愉悅,唯一有的,是類似逃避的心情。

借住在朋友家的那段期間,除了偶爾一起出門觀光之外,平常趁著朋友白天出門時,我便自行出外溜達,例如轉好幾班公車,經過一片大海,到一座博物館。

其餘時間,最常做的事情就是跟朋友開著車到幾哩外的大賣場,採購一周所需食材,朋友手藝很好,幾乎每天下廚,我也在旁幫忙洗菜切菜,然後席地而坐,就著一張小桌吃飯。吃過飯,我洗好碗,朋友看影集,我看看書,兩人有時交談有時靜默,有時一起打掃家裡,有時抱著一堆髒衣服去洗,是種非常非常居家平實的生活。

剛開始,我還記掛著論文,擔憂放棄學位對未來造成的影響,漸漸地,我不再想了,某天陪著朋友去學校,我獨自在偌大的校園散步,遇見茂盛的老樹,遇見盛開的愛情花,遇見一隻小狗,最後遇見許久不見的自己。

過去心心念念都是如何早日完成論文,好趕緊脫離那片苦海。多麼荒謬,急於完成一件事情,是為了早日離開。

為了能夠快點離開,我不在乎生活變樣,不在乎作息顛倒,不在乎週遭變化,更不在乎自己心之所向。

在異國的那段時間,我只是專心一致的活著,從那些做飯洗衣打掃的動作中,慢慢修補原本已經忘掉如何生活的自己。

瞬間,想起當初看待學位論文的心情,原來該放棄的不是論文,而是那些遮蔽初衷的塵埃。

返台的飛機上一片漆黑,機艙響起規律的鼾聲,黑暗中我決定繼續完成論文,卻不再是因為恐懼拿不到學位所造成的影響。

起初離開台灣,我以為自己等於放棄了論文,到了國外去過另一種生活,在海風吹拂的天空下,體認到有哪一些東西,仍舊值得拼盡全力去追尋。

陳默安粉絲專頁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Gap Year,妳能放棄什麼?

Advertisement
陳默安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