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是委屈,還是公主病?

「這是什麼年代了!女人當然要為自己爭取,怎麼可以受委屈呢?」

 

話是這樣說沒錯,可是在妳說這話之前,妳確定自己受到的是「委屈」嗎?

 

下雨天,一定要男友來接妳,而且還不能騎機車,一定要搭小黃;吃飯不能吃路邊攤,而且還一定要男友買單;半夜家裡有小強,不管男友在哪裡,一定要他馬上趕來陪;東西壞了,要男友拿去修;出門瞎拼東西要男友提;看場電影不准男友決定看哪部,還一定要男友付帳;好東西買了就是要給妳先用,否則他就是不愛妳……妳覺得,這些事情本來就是男生應該做的,不做的話,是不尊重女性。妳說,以前的時代是男尊女卑,現在時代不同了,現代是女性至上,女人最大,妳口口聲聲說要爭取「女人的權益」,但是拜託妳,妳所說的這些,根本無關女權,純粹是一種「公主病」。

 

讓我們先搞清楚什麼是「委屈」。委屈是一種相處上的不合理,妳打從心裡根本不想這樣做,但是因為對方的無理,或是某種妳無法克服的狀態,所以只能接受。明明戀愛ing,男生卻因為某種不明原因,要妳只能把愛放心底,大庭廣眾之下,戀愛中的男女雙雙對對,親親熱熱,而妳卻只能假裝跟他只是「普通朋友」,就連眉目傳情也會被他責備,這是委屈。交往一段時間,男友的媽媽看妳不順眼,每次都要找妳麻煩,去男友家跟佣人一樣,煮飯洗碗大小家事,一樣都少不了,還得忍受男友媽媽的冷嘲熱諷,忍不住私下抱怨,男友還要妳忍一忍,這是委屈。說好生日兩個人一起過,結果男友找了一堆死黨在家裡打電動、喝啤酒,妳得像個老媽子一樣招呼大家,慶祝完畢大家呼呼大睡,妳卻得收拾殘局,這是委屈……。委屈有很多種,但絕對不是「對方不幫妳做什麼」,而是「妳為了維護和諧,被迫必須做什麼,但其實妳根本不想這樣做」。

 

「受委屈」這件事說起來,含有一部分的付出,那是一種犧牲。而有時候這樣的委屈與犧牲是自願的──對方經濟狀況不好,所以談戀愛從來不可能鋪張,約會只能精簡,甚至得提出金援;男友工作忙碌,常常無法陪伴,就連生日都得一個人過;男友是生活白癡,洗衣煮飯什麼都不會,於是妳每次都會打點好他的生活。這些付出,嚴格說起來也可以是「委屈」,但是這些委屈妳願意受,因為妳覺得這是一種甜蜜。為他付出,看他開心,妳也滿足。這些「付出」只有在妳不願意的時候,才能夠被稱為「委屈」。因此常常有人對付出太多的女人說「我覺得妳這樣很委屈」時,女人反而皺著眉說:「有嗎?但我覺得還好啊!」因為妳做的一切,其實別人根本不想做,而這時候如果男人有良心,就會感謝妳的付出,而這些「委屈」就會顯得偉大。

 

而兩個人在一起,不可能什麼委屈都沒有受。有的女生老愛擺出一副「男人都該向我膜拜進貢」的皇后姿態,開口閉口就是「男人就是賤!就是要為女人做牛做馬!」的論調,使喚男友跟使喚狗一樣,再不然就是用嗲功哭功逼迫男人就範(而就範的男人這時候真的就是犯賤)。這樣的行為,別說是男人,就連身旁的女性友人都未必看得過去。而這些女人有一個共通點:她們老愛拿著女權當幌子,說是爭取女性權益,事實上根本不尊重人。

 

爭取女權的基礎,就是人人平等,也是尊重個人,如果只是想把男尊女卑變成女尊男卑,根本不配說什麼女權至上。而妳如果見到這種女人還心生羨慕,那妳的問題才真是大了。首先,分不清楚是非黑白;再者,搞不清楚平等的意義;更嚴重的是,妳其實才是最心甘情願受奴役的那種人,不只男人要妳做牛做馬不敢反抗,那種公主病女王病的女性朋友的不合理使喚,妳還會把這當成是一種認同。而這算不算「委屈」?其實算,但嚴格說起來,更算是「笨」。

 

不合理的委屈,當然不用接受;但是任性的公主病,又是另一種不可取。當妳抱怨自己很委屈時,請先搞清楚,妳到底是受委屈,還是公主病?因為爭取自我權益不受委屈,是一種踏實;而因為公主病發作而抱怨人家不替妳做牛做馬,那是討人厭。而委屈其實有可能擺脫,公主病是永遠無法滿足的。

 

 

部落格KK有話要說

粉絲團凱西想太多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任性談戀愛,委屈的愛我不要!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