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是誰讓你以為自己如果越優秀就越值得寵愛?

<做到讓人人欣賞,不等於就讓人人喜歡>

 

有一種人,讓自己不輸的方式,是選擇減少競爭對手的數量,例如說對手的壞,或是盡量讓大家看不見對手的好,而有一種人,讓自己不輸的方式,比較簡單一點,就是想辦法比對手更強。

 

前者類型的人,往往以為問題的答案在別人身上,而後者類型的人,則是以為努力就能獲勝。

 

在感情中,前者,就是那些以佔有慾當作理由處處限制伴侶行動的人,因為他們不希望有競爭,不希望輸,所以最好讓另一半誰都不認識,就無法比較,最好另一半誰也不欣賞,他就不必提心吊膽自己是否不如人,而後者,不管內心怎麼不情願,表面上還是大方地希望另一半能多認識人,即使遇到誘惑也無妨,因為他們是有自信的一群,認為你去見過世面再誇獎他才是真的誇獎,你要是真覺得誰比較好,他也不會服輸。

 

曾經我認為前者的態度很自私,只是想到自己嘛,因為自己不想更努力更付出,只想一勞永逸,所以把對方當成財產,財不露白一樣不願讓其他人看到,為的只是自己不需緊張,也許熱戀中時,女生會覺得這樣的佔有是熱烈的愛,但是當妳表達自己的窒息和不快樂,對方也不願改變,才恍然大悟這一切不是為了誰為了愛,不過就是為了他自己,他沒有駕馭心魔的能力,索性想辦法不讓心魔有機會出現,這不是自私嗎?

 

我絕對是屬於後者那群人,就算內心不是滋味,我還是覺得要讓對方去外面看一圈,回來說還是我最棒,那才表示我真的棒,如果我像前者一樣鎖著對方,只在兩人世界稱王,那有什麼意思?但是某天深想,面對那些擁有很多選擇而沒有表達過我是最好的那些對象,我不就自信瓦解了嗎?所以我那麼想的原因只是我過盛的自信心從不覺得自己會輸,我只想用這種方式得到更高階的贏,這不也是一種自私嗎?

 

兩者的心理過程很不同,卻意外地在很多方面殊途同歸,例如最後好像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那種愛情。

 

因為,你越想控制一個人,另一個人就越想逃,你越想安穩就越不安穩;因為,你即使戰到世界第一名,贏得崇拜也不見得就伴隨你要的愛,是誰讓你以為自己如果越優秀就越值得寵愛?

 

<憑什麼覺得別人憑什麼>

 

常常有人會說,那些人有什麼資格講圈圈叉叉的,而我總是會問,到底評論需要什麼資格?要去哪裡申請證照才能批評嗎?你認為那個女生月薪三萬,有什麼資格要求男生要月薪七萬,你認為那個男生長那麼醜,有什麼資格批評某某某不夠正,就像幾年前的憑什麼姐,大家認為她又沒有很漂亮,有什麼資格可以跟粉絲拿東拿西的。

 

如果用這個邏輯,今天女生月薪七萬,要求男生月薪也要七萬就變合理了?就有資格了?這個要求就變得沒問題了?今天那個男生被你認可長相有八分,所以他去批評你認為長相八分以下的人,你就會覺得有道理?很有資格?今天憑什麼姐如果長得像林志玲,她到處收粉絲禮物就是有資格的?大家都不會再評論了?

 

問題從來不在資格,講得那麼好聽,不過就是你內心認為你沒比較差,為什麼那個人可以這樣你卻不行,說別人沒資格說什麼做什麼,背後是要說「我比你行都沒這樣了、你以為你哪位啊」,就像常常看到的她憑什麼當藝人啊?她憑什麼紅啊?她憑什麼嫁給那麼好的對象啊?她憑什麼那麼跩啊?我很想問,那到底怎樣才可以憑什麼,怎樣才有資格去做那些你認為人家沒資格做的事,而當對方達到你認為的資格,你就真心閉嘴坦然接受事實嗎?還是表面上說佩服對方,內心依舊不是滋味卻認為自己「沒資格」可以講話?話說回來,如果那些你認為有資格的人卻沒得到自己資格當中應得的,你怎麼就不去替他抱不平?

 

你用資格困住自己劃地自限,再來看不爽那些沒把資格當回事的人,就像你也想得到讚美卻害怕被人說憑什麼,所以特別討厭那些高調有自信愛炫耀的人。人生很多事情真的不需要資格的,你如果把每件事情都跟資格扯上關係,然後認為那些沒資格的人怎麼可以有這舉動,又因為自己常常這樣想別人,所以很害怕別人也這樣想自己,導致自己什麼舉動都不敢有,你越是在原地,越是覺得那些不如你的人憑什麼走得比你遠、手腳放得比你開。

 

那就讓我回答你吧,知道為什麼有那麼多你覺得沒資格的人卻都活得比你好,得到的比你多嗎?因為他們只要自己覺得自己有資格就夠了,你的批准沒有意義得讓我替你心酸。

 

<別借我,恐怕我還不了>

 

我通常不是那麼會同情受害者的人,反而常常羨慕那些人可以擁有著受害者的姿態,盡情地埋怨,盡情地脆弱,或是盡情地假裝堅強地脆弱,不管怎樣都好像情有可原,而傷害人的那方則是動輒得咎,做什麼都不會對。我想可能是因為,在正常的生活狀態,這些傷害和受害不是殺人放火強盜詐騙,大部分都是感覺問題或是感情問題,而我是屬於容易自覺到傷害了別人的類型,不論有意的還是無意的,所以潛意識當中我總站在自己類型的人那邊。

 

不過容易感覺到別人被自己傷害的人,一定也很常感覺到自己被傷害,所以他才感受得到那個敏感點在哪,只是比起被傷害的純粹,自己關起房門大哭一場、當個單純的受害者讓人安慰、再難受至少自己會知道死不了,傷害人這角色顯得難以釋懷與跨越,因為你不知道別人有多難受,你不知道要怎麼做對方才會真正好過,甚至對方都放下了你也不見得能放下,而偏偏這一切你卻不能抱怨,因為你造成別人的傷害,那些講求資格的人會覺得你憑什麼說自己苦呢?這樣的沉重讓你在被傷害的時候,居然發自內心有股輕鬆的感覺,至少這次自己不是那個背負罪惡感的人。

 

我想起我阿媽小時候教我的,寧可人負我不可我負人,她只是要告訴我和別人有約時,寧可我們早到去等別人,也不要讓別人等,我想她一定也懂我說的那種感覺,別人欠自己沒關係,但不要欠別人,因為很難還。

 

而那些鼓勵女人選擇當被愛的角色、追求一個比較愛自己的男人的人,肯定沒這些煩惱吧。

 

 

本文出自就跟你說了是蜜蜜

instagram 就跟你說了是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