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1)

Share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4)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5)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6)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7)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8)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9)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0)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4)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5)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6)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7)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8)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9)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0)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4-完)

病症二十─歇斯底里(Hysteria):「當信仰崩壞,當愛情背叛,當友情說謊,全世界看起來都崩潰了。那麼我的歇斯底里,看起來也沒這麼瘋癲了。」

痛嗎?妳的臉痛嗎?我的手痛嗎?我們的心痛嗎?告訴我,拜託告訴我,我怕我連痛都麻痺了。我看著妳的眼淚,還有臉龐上的掌印,妳沒有撫摸,沒有反抗,妳看起來像是在贖罪。

可我哪裡原諒得了妳,哪裡可以。

「我們,一輩子都要做好姊妹。」

腦海的畫面浮現18歲那年,我林璇,馬曉玫,許美華,在盛夏的夜裡,拿著剛考來的機車駕照,三貼騎在無人無車的大橋上,我們叫囂,我們猖狂,我們為這得來不易的友誼驕傲。

我們說,彼此都是彼此未來的伴娘,誰先幸福了,捧花就要準備兩束。等到我們都幸福了,就哪裡都不去了,一起開個小店,最好能夠住近一點,就這樣到老。

可是,這些畫面,都被那一個巴掌給拍碎了。

「林璇,不要這樣。」藍又杰靠近我,小聲的說。

「你走開,不關你的事。」

藍又杰默默退後,許美華站出來,但她沒有說話。

「馬曉玫,妳好厲害,這些日子以來,我像個白癡被妳們耍著玩,妳真夠本事的。」我沒有哭,我只有溢滿的憤怒。

「對不起林璇,我也沒有想過事情會變成這樣。」

「對,妳說對了,我真的沒想到,妳是那個想殺死我的殺人兇手。妳憑什麼奪走我的一切,妳憑什麼?」

馬曉玫妝都哭花了,我甚至忘記今天我們約出來是要做什麼的。噢,對了,要提前幫馬曉玫過生日。那高韋呢?是不是也幫她準備了禮物。

「妳給我裝同性戀裝這麼久,我還真提防不到妳耶,真是高手。」我說的每一句話,尖銳的一點都不像是原本的我。

「沒有,我第一次感受到我可以愛上男人,就是因為他。」

「妳還敢對我說這種話?」我幾乎要上前再賞她一個巴掌,但美華拉著我。

「他一直對我好,好到讓我毅然決然離開上一個情人,我知道我這樣做不行,但是我……」馬曉玫聲淚俱下的說:「我第一次真正感覺到,能這樣被愛,我真的抗拒不了……。」

「好了曉玫,妳不要再說了啦。」美華在旁邊說著。

「林璇對不起,我真的不想傷害妳,當我發現我愛上他,我自責不已。」馬曉玫哭腫著眼對我說:「可是愛,根本無法控制。妳可以怪我,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罪有應得。」

「妳和他,都跟我說對不起。為什麼做錯事情的是妳們,承受痛楚的就要是我?」我咬牙切齒的說:「怪妳?怪妳太漂亮把高韋吸引走嗎?是我自己沒本事啦,這回答妳滿意嗎?」

「林璇,我……」

「別說了,妳太可怕了,想到妳幫高韋拍的那些照片,真讓我做噁。」我拎起包包:「賤人。」這兩個字,沒有意識的滑出來,而我頭也不回就走了。美華和藍又杰相視停頓後,看了看馬曉玫,就跟在我後頭了。

她們始終沒有跟上我,而我的腳步越來越緩慢,太多畫面穿插在我的腦海裡心裡,高韋離開的樣子,曉玫哭泣的樣子,我痛不欲生的時候藍又杰和美華照顧我的樣子,我剛剛不留情面的樣子,還有,我們從前都好好的樣子。

我啜泣,哭泣,泣不成聲,蹲在半路上像個孩子。她們趕到我身邊陪我蹲著,美華也哭了,我已經忘記上次看她哭是什麼時候了。她才是最無辜的吧,因為我們的感情問題,她也淌入了這場混水。

回不去的三人友情,我們倆就要相依為命了。

那天,曉玫從我們三人群組默默退出了,隔天,高韋若無其事的來找我,我向他攤牌了一切,他搖頭冷笑。他沒多做解釋,像是一個證據確鑿的罪犯,聆聽著審判。我扯下脖子上的項鍊,向他仍去,他拾起,看著我對我說:「我是多麼希望能夠讓妳幸福。」但我知道,我該覺悟了,很顯然他不是兔子,兔子是不吃窩邊草的,狡兔有三窟,我的信任,我的安全感,終會有被揮霍殆盡的時候。

他沒有說他離開的理由,沒說他又回頭找我的理由,他什麼都沒說,我不知道他是百口莫辯,還是對於我們的感情無言以對。他只在離開前,紅著眼眶回頭對我說了一句:「會變成這樣,不是我一個人的問題,我們都有問題。」

我沒攔住他,這次我沒有再繼續拉扯,他扼殺了我的愛情與未來,然後,連我最重要的朋友也不留給我。在這逢九必衰的29歲,單身已經不是最可怕的了,而是原來我一直活在,真實與謊言的染缸裡。

我請了一個禮拜的假,像當初剛分手時一樣,逃避,是我唯一能做到的選擇。

藍又杰這個傻瓜,還是每天掛早晚餐在門外,然後幫我把門外的垃圾拿去丟。他沒有提出要求見我,但我知道,這是他的溫柔,他知道我現在需要的是靜一靜。而美華還是不時傳訊息給我,她為了友情選邊站,沒有埋怨,只要我好起來。

請假的第四天,我起床開門,外頭沒有放早餐,也許藍又杰忙了忘了。我拿起手機,看到凌晨三點半,有兩通馬曉玫的未接來電。

她怎麼會打來?

我躺回床上望著天花板。我又想了一次,最後我們爭執的那天,然後轉個側身,看著貼在牆上,我和曉玫、美華高中時拍當時很流行的大頭貼,我們笑得多麼無邪燦爛。突然,不知道為什麼,我不那麼恨曉玫了。

恨跟愛很像,可以油然而生,也可以轉瞬消失。

我起身,拿起高中畢業紀念冊,還有我們三人那時候寫的交換日記。我邊翻看,就這麼笑出聲來,其實我的運氣真的很好,認識她們這十幾年來,我的快樂從來就不匱乏過。

也許正如曉玫說的一樣,愛,根本無法控制,她只是另外一個我,愛上高韋這個可恨卻又可愛的男人。

我深呼吸一口氣,把電話撥打回去。也許不能回到從前,但我想告訴她,我們都在愛裡犯了同樣的錯,我們都為愛做了傻事,失去自己,如此而已。恨或不恨暫且擱置一旁,我為我那天的口不擇言道歉。

「喂。」

「林璇……」

「藍又杰,怎麼會是你?」

「我在醫院。」藍又杰哽咽的說

:「馬曉玫,自殺了。」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有人會失戀,有人會劈腿了。因為愛情不是選擇,是一種物競天擇。」

《待續》

P’s粉絲專頁

P’s作品《撕幾頁青春,愛上一個靈魂》悅知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P's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