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一不抱怨二不解釋

雜事堆積、荊草叢生的時候,我都是一個人默默地在一線天之下走著。光線昏暗,滴水沁入頸部,下蹲或側身,小心翼翼地匆匆而行,也許會沾上泥漿,不過,我絲毫不在乎。能夠潛水過五十米,誰在乎你水底的姿勢是不是好看?

 

我很害怕親近的人問我一系列的問題:你是不是這樣想?你是不是那樣想?

 

你是不是不這麼想?難道你那樣想?

近期的文字獄女王尹珊珊說:

自卑的女人會在做愛的時候問對方:你真的愛我嗎?

愚蠢的女人會在吵架厲害的時候問對方:你不愛我了嗎?

可憐的女人會在冷戰的時候問對方:你理我一下好不好?

 

想一想,包括我自己,無論男女都會在心智未成熟的時候犯一些諸如此類的錯誤。當遇到這樣的情況時,我通常選擇沉默,再沉默,反正憋不死自己,可通常是對方把自己憋死了。然後在另一個地方重生,傳著流言蜚語,而這一切都已經和你沒了關係。

 

以前總有人逼問我,為什麼每次你有事的時候都不願意說出來,不解釋也不說明。對於這樣的問題,我很懶得回答。一個瞭解你的人根本不會問這樣的問題,而你也不會給真正了解你的人問這個問題的機會。

 

我向來是不喜歡解釋的,可能是因為很早就進入職場,接觸的歷任老闆都在我嘴唇微啟時,便一頓劈頭蓋臉地大罵:「別再找藉口!」

 

我就養成習慣,嘴唇動動,什麼也不說。最後,乾脆連嘴唇都懶得動,又不是演悲情偶像劇,我想,鏡頭也捕捉不到這般矯情的微小搐動。

 

解釋有何意義?

 

吵架的時候,問:「你不再愛我了嗎?」如果我怒髮衝冠狠狠地告訴你:「我愛你!」那麼,你必定會問:「如果你愛我,你為什麼要這麼生氣?」「我之所以生氣,是因為我們在吵架!」「可是,如果你愛我,你就不會和我吵架啊!」

 

問出這種愚蠢的問題,自己就會推斷出「愛我就不能和我吵架」的愚蠢結論。

 

愛你還會殺死你,只和你吵架夠給你面子了。

愛情不是拍電影,浪費多少的膠卷都無所謂。而電影中那般愛得死去活來、心貼心的高潮恩愛,是因為導演預算不夠才勉強讓你看到的一個幻象。那種《我愛你》的電影多看幾遍,你就會成長兩歲。

 

一切美好的,底下都堆積著大量殘骸。一切矮小的,踩著的都是巨人的肩膀。如今我人模人樣地坐在你的面前,任你嬉笑怒罵都保持沉默。起碼這是一種態度,如果不是我的前幾任對我百般摧殘,想必我也不會有這種態度。

 

這年頭,重要的不是縱橫捭闔的能力,不是傾國傾城的長相,不是三宮六院的胸懷,也不是株連九族的家世,而是態度。態度,你有嗎?

 

你有的是激動,你有的是崩潰,你有的是謙卑,你有的是沉淪,你有的是退縮,你有的是熱愛,你有的是憎恨,這些你都有。你唯獨沒有安靜的三秒鐘,那安靜的三秒鐘就是你的態度。

 

一個有態度的人是不會把別人的態度放在心裡的。你會衡量,會掂量,但你不會讓它佔據你的內心。我的做法是想一想,中和中和,像歐巴馬那樣:「我可以為我的言語感到抱歉,但你想要我道歉免談」。對方說什麼你就是什麼,請問究竟他是你,還是你是你?

 

有些人的人生就是在「解釋,行動,解釋行動,再解釋,再行動,再解釋行動,再解釋解釋行動……」中度過。依我看,解釋個屁,有種你們就鬧翻吧,各過各的生活。如果誰都覺得無所謂了,都有新的生活,那就證明你們本來就不應該在一起;如果一方不適應了,另一方覺得無所謂,那就證明你們遲早得分開,一個巴掌拍不響;如果兩個人都覺得彆扭了,那就證明你們天生必須在一起,解不解釋,都沒那麼重要。

 

能從一個眼神中讀出你的歉意才是你的真命天子,能從一個擁抱中感受你的不捨才是你的知己。雖然我們都不是偶像劇演員,但是愛你的人,會代替鏡頭捕捉你所有的一舉一動一矯一情。而那些需要你浪費時間去解釋一切的人,必定是上帝派過來收你的人,撤吧。

 

本文出自《誰的青春不迷茫》悅知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悅知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