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2)

Share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4)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5)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6)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7)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8)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9)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0)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4)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5)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6)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7)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8)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9)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0)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4-完)

病症二十一─戒斷症候群 (Withdrawal Syndrome):「有時候嘴巴和身體是分開的,說不愛很簡單,但要做到,根本不是自己控制得來的。」

我是兇手,我才是兇手,我殺了我的朋友,我的姊妹。

我像是個木頭人,什麼反應都做不來,我腿軟蹲下,雙手顫抖著連手機都快拿不住了。我好想大哭,好想尖叫,但我連一絲力氣都沒有。

手機又響,我模糊的視線看到是曉玫打來的,我驚訝的接起來,是藍又杰。

「我剛剛還沒說完,妳就不回話了。她現在還在搶救,昏迷指數5,妳快點來。」藍又杰膽怯的聲音像是電擊般把我搶救回來,我抓了鑰匙和包包直接衝到外頭攔計程車。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我現在還能做些什麼?除了複誦一次又一次的心經我還能做什麼?上帝、神明,誰都好,拜託不要帶走曉玫,我用我這一生的幸福交換,折壽也不要緊,把她還給我好不好,好不好。

到了醫院,我看到藍又杰一個人坐在急診外頭的椅子上,眼神放空,口中喃喃自語,像是在對誰說話。

「藍又杰,現在怎麼樣了?」我滿身冷汗,混攪著眼淚,藍又杰像個小孩般抬頭看我,用力的抱緊我,哭得泣不成聲。

「告訴我怎麼了。」

「還在急救。」藍又杰發抖著說,他的襯衫還沾染著血漬。

他幫我擦眼淚,我幫他擦眼淚,我們什麼勇敢什麼堅強都沒有了。

「怎麼會這樣!她怎麼這麼傻。」美華淚眼婆娑的從另一頭奔過來。

「我們先冷靜,還在急救,一定會沒事的,我們來禱告。」我說。

我們坐在椅子上,低下頭閉上雙眼,雙手合十,不斷不斷的禱告著。

「你怎麼發現曉玫的。」美華問。

藍又杰拿出手機,是曉玫發給他的訊息

:希望像我上次和你說的一樣,下輩子,能遇到像你這樣的好男人。我對不起林璇,對不起我愛的人,連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活著,真的沒有意義了。

「所以你看到就去他家?」

藍又杰輕點了頭氣若游絲的看著地上說:「那時候,半夜,睡不著,剛好在附近,看到訊息,去,門沒鎖,然後這樣。」

我搶過手機看,時間正是他打給我後五分鐘。如果,那時候我接到電話,是不是就沒事了。

過了一小時,醫生從手術房出來。

「曉玫怎麼了?」我們趕忙湊上前去。

「病患情況暫時控制住了但還是很危急,燒炭後腦部缺氧,頭部又有撕裂傷,可能是昏迷當下倒在堅固物品旁導致。而且,病患有身孕,但不足十週,我們會進行人工流產,所以需要家屬簽署手術同意書,必要時還有放棄急救同意書,你們有誰是他的家屬嗎?」

我們三個呆立著,腦中一片空白。

「曉玫爸爸很早就去世了,媽媽改嫁到國外,短時間應該找不到她的親人。」美華說。

「那她肚子裡的孩子是誰的?」醫生問。

我吞了口口水說:「我打電話叫他來。」

十分鐘後,高韋戴著口罩前來。

「你是他的丈夫嗎?」醫生問。

「不是,但肚子的孩子是我的。」高韋氣喘吁吁的說。

「這孩子是絕對保不住了。」

「沒關係,保住媽媽就好,一定要保住,醫生拜託你了。」

「恩,那你來簽署一下。」

我站在他們後頭,像是個局外人。我和曉玫情同姊妹,但在這個時刻,我什麼都不是,與她有關的,是我的前男友。說起來,好諷刺。

高韋簽署完,拉下口罩看著我,我看見他哭了,他也哭了。現在在我面前的他不是那個劈腿的前男友,而是與我相同,擔心著手術室裡的那個人。我有個衝動,想去緊抱他,才忽然發現,我的右手一直被藍又杰牽著,即便他現在魂不守舍,或許是他看到了案發現場,但他知道我在發抖,所以無意識的緊握著我顫抖的右手。

過了半小時,高韋走過來,好像想對我說些什麼,藍又杰眼神沒有移動,但手就這樣放開了。

我看著藍又杰,換我牽住他的手,他驚訝的回過神看我,我沒有說話,只是給他一個笑容,然後起身和高韋走到醫院外頭。

高韋從口袋拿出一包菸,熟練的點燃。

「你會抽菸?」我說。

「我知道妳不喜歡,所以我從沒讓妳知道。」

「原來,我自以為很了解你,但其實根本只是自作聰明。」

高韋才抽了兩口,就扔進了水溝裡。

「是我對不起妳們,還讓事情變到這個地步。」高韋泛紅著眼,故做堅強。

「恩。」

我知道高韋在看我,但我沒有和他交換視線。

「在來這裡的路上,我想清楚了,我要辭掉工作,回鄉下幫我家裡的事業。」

「恩。」

「但是,我會先照顧曉玫到她康復的,而且,我其實還愛妳。」

「曉玫是我們的責任,不是你的。」我直視著高韋說:「剛剛看你來的眼神,你的負責任,證明了我沒有愛錯過人,你還是那個你。可你知道嗎,我也好想和你說我愛你,我還是愛你,但是,我不能愛你了。」

我握緊了拳頭,打在高韋的胸口。

「這一拳是我給你的。」然後又打一拳:「這是我替曉玫打的。」

我哭了,他也是。然後我抱著他。

「這一抱,是我跟曉玫給你的。記得這兩個拳頭,還有這個擁抱,你最好狠狠記住,曾經有兩個女人這麼愛你,而你卻親手傷了這兩個人。」

我不哭了,他哭得好慘。

「不要原諒我,拜託,這會更折磨著我。」高韋說。

「你走吧,就此離開我們的世界,曉玫如果醒來,我不會告訴她曾有過你的小孩。」

我推了高韋一把:「不見了,陌生人。從此我們毫不相干,從此。」

我沒有目送他離開,直接回頭。我終於丟掉了不屬於我的東西了,而且我知道,我真正擁有的是什麼了,還有,我應該要追求什麼。

回到手術室外頭,藍又杰不見了,剩下美華。

「藍又杰呢?我有話想對他說。」我問。

「剛剛醫生出來,說手術成功,再觀察幾天就可以轉普通病房,然後藍又杰聽到就離開了。」

「太棒了,真的是太棒了。」我們抱在一起喜極而泣。

「但是林璇,妳等等要不要去看看藍又杰,他好像不太對勁。」

「恨你,畏懼你,討厭你,一輩子都不想見到你,最好所有負面的辭彙都給你。但原來對你的種種情緒,卻源自於,我還愛著你。」

《待續》

P’s粉絲專頁

P’s作品《撕幾頁青春,愛上一個靈魂》悅知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P's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