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狠心的溫柔

他是個好人,他很善良,有時候吵架,妳都知道自己口不擇言的言詞太傷人、太過份,然而他縱使再不滿,卻也還是守在妳身旁,從不曾提出要離開或分手。

 

每次發洩完怒火後妳都有深深的罪惡感,於是妳又回到忍耐模式,妳曾經那麼愛他,曾經認為他就是妳的終點站,但你們的愛情得了一種名叫「無激情」的病毒,關係穩定後他不再願意製造浪漫與情趣,也不願意配合任何出遊活動,毫不遮掩各種邋遢惡習,寧願成天黏在電動前面,也不願意撥點時間帶妳出門,你們倆就像赤道與北極,越相處越發現彼此的價值觀在天秤的兩邊,雞同鴨講的對話重複上映、終至無語。

 

眼見愛情一天天腐臭壞死,妳下定決心,不再耽誤別人與自己,無視分手後他的親友抨擊,妳扛上壞女人的罵名,當一個甩掉老實男的賤女人,他告訴妳:妳會後悔的,妳這樣回:「沒關係,我知道。」

 

妳深信他會很快遇到一個傳統的好女人,她不會像妳這樣難以滿足,他們會建立一個普通但幸福的家庭,在上班→下班→吃飯→各自看電視→洗澡→睡覺的迴旋生活中得到滿足,畢竟他的條件並不差。然而半年後他卻突然傳訊息過來,訴苦經常頭痛失眠,妳叮囑他去醫院檢查,並找了一些相關資訊,原以為妳只是盡到朋友的關心,沒想到他訊息越傳越密集。

 

 

漸漸地,他說到以前是他不懂珍惜,他解釋他不是無趣,只是頭痛讓他不想出門,

LINE的訊息最後停在『我也很想看某部電影,要不要一起去?看完可以去妳一直想去的那間餐廳吃飯。」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