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劈腿的人不會是最不幸福的那個,至少從來不會是最孤單的那個

Share

我的身邊總是充斥著一些優秀卻奇異的人類。

Advertisement

就像我有個小學同學,我認識她的時間比不認識她的時間還長,她跟我完全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從小就是這樣。

她很踏實,她是每天都會寫作業的人,她上課專心、下課也會複習,我總是搞不懂小學要怎麼看書看到十一點,有什麼那麼好看,我是不寫作業出名的,上課不專心,都不知道教哪一頁了是要怎麼複習,她很穩定,她小考和月考的成績都差不多,就是維持前三名,而我,是那種老師叫全班在台下報小考成績,她在台上登記,聽到我報了四分,讓她搖頭搖得超大力的那種沒救學生(運氣很差啊才猜對兩題選擇題)、到月考改我考卷又會懷疑我到底是不是作弊。

永遠記得她淚流滿面地跟我說,「我考第五名很厲害,她考第四名很爛」的表情!

她做什麼都全力以赴,作文、美術、書法、反正什麼她都可以,我就是,看心情。老師都很喜歡她,我則是,別提了,就是對照組就對了。她人緣很好,我那個,有點不曉得當時在幹嘛。

她從小就相當社會化,我好像始終如一都很白目,她絕對是那種會送老師禮物討老師歡心的好學生,絕對迎合大眾,就像我被排擠的日子裡,她只會私底下打電話給我,不會在大家面前跟我講話。

簡單來說,她規律,她穩定,她會做人,然後我就是她的相反這樣,憑感覺,理想化,配合別人超過三天就會破功。

在大學的時候,她很早就知道替自己鋪路,懂得經營自己、經營人脈,絕對是要拿個書卷的,而我,還是不太知道自己在幹嘛。

後來她好像去美國交換學生一年,又聯絡上時,她又好像去北京工作了幾年,再聯絡時她申請到MIT和哥倫比亞的MBA,我是支持她選哪個都好,反正紐約和波士頓我都很愛,重點是裡面隨便咖都可以介紹給我,我人生都靠她!又再聯絡時,她說她延後入學一年,先去新加坡管個八國公司之類的。

我想很多人都想要當精明幹練的女強人,很嚮往那種形象,只是會那麼想的人往往都不知道背後要付出多大的努力,要有多紮實的耕耘,不會只是靠靠小聰明而已,她肯定會是那些人心中的偶像,因為她常常可以坐飛機出差,酷得要命!就算到現在,她還是不會浪費時間,還是會充實自己。

我想我們最大的不同除了以上這些,最最最最最大的相異之處就是,她談戀愛都可以談到好幾年,最短也會有個一年多,我咧,這,問那麼多幹嘛。(有人問嗎)

今年她說她要幫我介紹她的老闆,太讓人心動了,誰抗拒得了一個年(年)輕(薪)有(千)為(萬)的男孩兒呢,那個新加坡的機票實在是差點要訂下去,不過在我和她老闆熱絡的通信之間,我常常會感覺我和那個世界的距離有多大,不只是台灣和新加坡而已,而且我也沒有要當程又青。

還記得我問她還有沒有別的對象,我可以順便幫其他朋友介紹,組個相親團帶過去,她問我朋友是哪裡畢業的,她說他們那些人都有著很好的學歷,政大是可以接受範圍的極限。

想想也是,我都一直開他們就是菁英份子的玩笑,隨便講一個校名出來都是看新聞才能聽到的,史丹佛的校友?那是走在路上會遇到的生物嗎?麻省理工學院聽起來好像隔了一個太平洋那麼遙遠。(事實上也真的隔了一個太平洋)

對方是個從美國長大的中國人,他寫英文,我回中文,很多時候他會看錯我的意思,我盡量用最簡單的句型去講話,慢慢的我覺得好厭倦喔,為什麼不能隨心所欲地開玩笑呢?就像他有天興致勃勃告訴我,他爸教他一句新的中文,是「君子要我死,我不能不死」,我看了以後下意識是很想回一個「難道中國和台灣的文化差異已經擴張到這個程度了嗎」,可是想也知道他看不懂,而我很努力用我想得出來的最含蓄的也最好懂的方式跟他解釋,這裡的君和君子有什麼不一樣,不過他還是沒有明白,只告訴我那應該兩種解釋都可以吧。

這時候我又卡在不告訴他,他以後可能會出糗,告訴他,他會覺得我不給他面子的難題上。

再通了幾次信我就沒有回了,我小學同學問我為什麼沒有繼續聯絡(←跟我一樣熱情的紅娘),我跟她說無法溝通要怎麼談戀愛、戀愛不就是要用談的嗎,她說只要大方向一致就好。看吧,她就是那麼有智慧的人,絕對不會被感覺這種虛無飄渺的鬼東西控制,她永遠知道怎麼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然後我就想借用她的智慧,有天我問她:

「妳可不可以教我,當自己感覺被對方忽略的時候,要怎麼樣才能不憤怒,不失衡?」

「找事情做,讓自己分散注意力。」

「那這樣最後是真的釋懷,還是只是麻木而已?」看到沒,我死性多難改。

「麻木。」

「想也是,但如果兩個人在一起也是孤單,一個人的孤單不是比較好嗎,至少心中沒有牽掛。」

「有個人陪啊。」

突然之間我領悟了什麼是感情中的實際,感情中的實際不是指妳得在【金錢或感覺】中抉擇,感情中的實際是說,妳要在【陪伴或感覺】中抉擇。

妳要一個人陪伴,還是妳要一個【妳想要他陪伴妳的人】陪伴?

我一直以為我很實際,我實際到我不會認為想要嫁入豪門是好高騖遠不切實際的,對我而言在感情當中最不切實際的想法是找到一個靈魂伴侶,找到一個懂自己的人,找到一個跟自己契合的人。

那些都只是因為愛而配合,沒有一個人可以懂另一個人的,沒有一個人可以剛剛好和另一個人契合的,那只是愛的那個人願意迎合而已,願意去講妳想要的答案,願意放下自己的情緒去處理妳的,願意壓抑自己的喜惡去成就妳的。只要愛沒有了,妳會發現原來這個人根本就不是什麼天作之合。甚至有些人永遠會失望,永遠沒有一個人愛她愛到願意配合到底,所以她總是認為沒有懂自己的人。

所以我說外表對我來講太重要了,如果要追求靈魂,即使追求到了,也掌握在別人手裡,對方隨時可以突然不懂妳了,突然不講妳想聽的話了,可是外表呢至少我看得爽,我的感覺是我自己的,誰也奪不走。

繞了一圈原來我還是很夢幻,總是想著我沒什麼條件啊,我很實際,只是想找一個【我也想要他陪我的人】陪我,可是其實,這世界上,有多少的夫妻是彼此心中【最想要陪伴自己】的第一志願呢?

我們總被無形的宿命論影響著,總認為遠方肯定有個命中注定會遇上的另一半在等著自己,但也許真的什麼問題最後都是數學問題,聰明的人早就知道,所謂的另一半是在那些妳可以選擇的選擇中,選出一個妳最理想的選擇,選擇越多,接近最理想的機率就越大,而不是讓自己落得總在一和零之間選擇。

就好像,劈腿的人不會是最不幸福的那個,至少從來不會是最孤單的那個。

本文出自就跟你說了是蜜蜜

instagram 就跟你說了是蜜蜜

Advertisement
蜜蜜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