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Share

這個城市不算大,卻,總是碰不到那個人。

Advertisement

分開以後,妳可有掛念那個他?那個曾讓妳在他的肩暖暖的睡去、曾陪妳走遍大街小巷、曾和妳在某處嘗同一種味道、曾經靜靜地陪妳走到好遠好遠的他。

短短的兩雙腿,卻結伴走過很長很長的路。

可是,有一天,兩雙腿,來到了分岔口,結果,一雙往東走,一雙往西走。

自此,他們走散了。

「聞說你,時常在下午,來這裡寄信件,逢禮拜,流連藝術展,還是未間斷。」

女孩一步一步,再一步一步,然後,她停下,回頭看,身後長長的一條小徑,四周是稻田,沒有任何人的蹤影。

男孩呢?我什麼時候和他分開走的?女孩開始慌了,於是回頭就跑,她想趕回上一個分岔口,找回那個不見了的他。

可是,女孩找不到,連那個走散了的分岔口,都找不著。女孩亂跑,跑回城市裡,趕到男孩喜歡去的咖啡店,再到他們常流連的商店街角,就連從前常結伴去的理髮店,通通都找了,找不著,女孩找不到那個他。

你,去了哪裡?可知道我在找你嗎?

愈想碰見,愈難遇見;愈想重聚,愈漂更遠。

「總差一點點,即可以再會面,可惜偏偏剛剛擦過,十面埋伏過,孤單感更赤裸。」

為什麼妳重臨往日的舊地,找到回憶,卻往往找不到他?

因為,他不會再來了。

妳可有想到,在妳痛的同時,他也痛,他唯有不記起妳。方法是,避開重遊曾陪妳走過的地方,他更不會找其他女孩陪他來,因為,這個地方既然僅屬於我倆,我希望,這個地方的句號,是由妳來劃上。

讓這裡,保存著當天最甜最暖的妳和他。

「悔不當初,輕輕放過,現在懲罰我,分手分錯了嗎。」

在人海中,偶爾掠過相似他的身影。

然後,妳的心跳頓然亂、呼吸頻率急,然後,妳再看仔細一點,原來,不是他,他,只是一個背影和他有點相似的男孩吧。

鬆口氣,但,心底裡卻有點想,剛剛遇到的是你。

起碼,能給妳一個藉口,跟他微笑,「真巧呢。」

「是呀,」聽得出他也緊張,「妳近來好嗎?」

明明彼此都想關心對方,但,總不能撥個電話,send個WhatsApp,而是交由上天安排,遇見了,便能「合適的」送上這句問暖。

妳遲兩秒上地鐵,他早兩秒落巴士,都有可能令彼此遇不上,更甚的,明明是迎面而來,一個向左望,另一個向右看,彼此擦身而過,而妳和他,永遠都不知道浪費了多少個這樣能重遇的機會。

要遇見一個人,難;要遇見一輩子,更難。

遇對了,卻放開手,就只能怪自己,因為,錯過了要再遇上,要花雙倍的運氣。

給妳一個機會,妳,想跟他問暖嗎?

甚至自己痛,也想對方暖。

「天都幫你去躲,躲開不見我。」

本文出自《愛你,只若如初見》高寶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高寶書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