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4-完)

Share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

Advertisement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4)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5)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6)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7)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8)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9)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0)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3)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4)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5)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6)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7)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8)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19)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0)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1)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2)

有一天,我變成失戀患者(23)

病症二十三─相思病 (Lovesickness):「當我想你的時候,我不會告訴你,我會等到你出現在我面前時,用愛來證明。」

如果可以,我希望是你,藍又杰。

我不想要再過著,你追我走,我追你走的生活了,我們好不容易可以交會了,真的,我不是現在才找到你,而是,我終於找到,我自己一直不敢去挖掘的事實。

我忽然體悟,我不是因為分手後遇見你,才喜歡你。而是而是,在我抽絲剝繭我們青春的那段時光,我一直理所當然的將你放在朋友的位置,我太守規矩了,把每件與你有關的事情當作友情,然後以為這樣就好了。

可是畢業後你出國的那晚,我一點都不好,想起我們高中的歲月就要只能變成紀念了,我哭得像個孩子。我以為我只是分離難過,但原來,失去後我才知道,我其實喜歡你。

「林璇,妳果然來了。」應門的,是藍爸爸。

「又杰呢?」我偷瞄了門內一眼。

「進來坐吧。」

客廳只開了盞小燈,桌上擺滿零亂的照片,藍爸爸手上就拿了一張,是上次來這裡時,看到有藍又杰女友的合照,藍媽媽也坐在沙發上,戴著老花眼鏡一張張瞧。

「妳看,這是我們三年前在國外一起生活的照片。」當我準備開口再問一次藍又杰在哪裡的時候,藍爸爸笑著對我說。

「這個好漂亮的女生,是誰?」我腦中閃過的是,曉玫和我說藍又杰沒有女友的事情,所以我完全不經思考的,只想問出那她到底是誰。

我瞅到藍媽媽的眼角抖動了一下,但她卻依然沒有抬頭與我對眼。

「她,是又杰的青梅竹馬。」

「又杰和我說,她是他的女友。」

我話才說完,藍媽媽就抬頭看我,對我問:「他真的這樣說?」

「對,可是聽別人說,他現在沒有女友,所以我不懂……」我話還沒說完,藍媽媽眼角泛滿淚水,拿起照片對著說:「妳聽到了嗎?吉兒,妳聽到了嗎?」

藍爸爸一手拍著藍媽媽的背,抿了抿嘴對我說:「去年,她過世了。」話才說完,藍媽媽忽然拿著照片難過的快步上樓。

「林璇,現在我要和妳說一個,往事。」藍爸爸面帶哀傷的撐起一個笑容說。

「好。」我說。

「吉兒是我老婆高中姊妹淘的女兒,她爸爸是美國人,她從小和又杰一起長大。她們姊妹淘在孩子剛出生就說好,長大後要讓又杰和吉兒湊成一對,當時我以為是玩笑話,沒想到吉兒真的喜歡又杰,就算又杰胖嘟嘟的也喜歡,只是又杰一直把她當妹妹看待。後來,高中聯考考完,又杰不顧我們反對,填了和妳一樣的學校,這妳知道嗎?」

「知道,他上次有和我說,我後來才知道。」我說。

「對,那時候我們才知道,高中他總是晚回家,都是為了先載妳回家,他在某次聚餐直接坦承,他有喜歡的人,是妳。那時候吉兒也在場,哭哭啼啼的跑掉了。所以我老婆很生氣,執意要把他們都送到國外,她才不要自己的兒子因為一個女孩,放棄自己的未來。」藍爸爸喝了口水,嘆了口氣繼續說。

「出國後,他們都在同一間大學,其實我們都以為在異國,他們會日久生情,但我沒想到又杰這孩子,這麼專情。」藍爸爸笑了笑:「他寫了好多好多信要給妳,全交給了當時的房東,但吉兒,總是一封一封拿去丟,這是後來房東和我說的。」

聽到這裡,我皺了眉頭,如果,當初我收到這些信,會不會全部都不一樣了?

「就這樣過了好幾年,吉兒改了性子,默默照顧又杰,後來我們去美國見他們的時候,他們也都出雙入對,妳都不知道那時候我老婆有多開心,還暗自和她姊妹談論以後的婚事。可原來,又杰只是想要回報吉兒對他的好,他以為這樣做,就彼此誰都不欠誰。」說到這,藍爸爸拿起照片端看了一會。

「大概去年,又杰說想要回國了,吉兒不肯,又杰和她坦承他實在無法愛上她,吉兒要他死心,承認她這幾年把信全丟掉的事情。於是又杰第一次對她動怒,對她大聲咆哮,吉兒就跑了出去,徹夜未歸,然後……。」藍爸爸閉上眼,遺憾的說:「她去買醉,然後被好幾個男人侵犯了。」

這時候,樓梯間發出啜泣聲,藍爸爸起身去看,藍媽媽蹲坐在那哭得聲嘶力竭,我過去幫忙攙扶,倒了杯水給她。等到她稍微平復後,藍媽媽說:「後來他們在醫院,又杰24小時陪著她,可是吉兒像是靈魂被抽乾,什麼話都不說。有一天,她終於開口,說想要又杰陪她去頂樓走走,然後,她當著又杰面前,從十五樓跳下去……」

我倒抽一口氣,什麼話都說不出來。藍爸爸接著說:「後來又杰就病倒了,醫生說,是PTSD,後來他也幻聽,也酗酒,精神分裂,有時候哭有時候笑,變得很嚴重,於是過了好幾個月,我們把他接回台灣,直到現在。」

聽到這裡,我才發現,原來,我遇上藍又杰的時候,他內心有多麼憔悴,他才是失戀重症患者,而我卻還成為他的負累。

藍爸爸說:「今天,又杰和我們說,當時,在醫院頂樓,他告訴吉兒,要照顧她一輩子,吉兒笑了,要他抱她上圍牆再跟她說一次,他們倆就坐圍牆上,又杰說,要照顧她一輩子,和她一起環遊世界。吉兒跟他說,這輩子終於盼到這句話了,只是,她已經不是那個乾淨的自己了,說完,就翻了下去。」藍爸爸看了看手錶說:「又杰說,現在他必須兌現承諾,差不多再五分鐘,飛機就要飛了。」

「為什麼!怎麼現在才和我說!」我起身大聲喊叫。

藍爸爸拉住我的手說:「有些過程,妳必須給他時間完成。」

藍媽媽淚眼汪汪的看著我說:「林璇,妳會愛我們又杰嗎?」

「我會,我真的愛他,我需要他。」

「那妳就讓他去吧,他說,這封信是要給妳的。」藍媽媽遞了給我:「對不起,過去一直誤解妳,我知道這不是妳的錯,可是我就是沒辦法……。」

「又杰要我們和妳交代,信裡面,有他想要對妳說的話。」藍爸爸說。

我抹著眼淚打開信,信裡的字卻也糊了,也許,藍又杰當時也是哭著寫的。

林璇

如果妳能看到這封信,我會很欣慰,用這個方式知道妳也愛我。盼了妳十多年,辜負了另一個對我的真情,說什麼我都無法原諒我自己。我必須去完成我許下的承諾,我必須好起來,我才能無畏的愛妳,希望妳能諒解我,等我。如同我很喜歡張愛玲說的那一句話:

我要你知道,在這個世界上總有一個人是等著你的,不管在什麼時候,不管在什麼地方,反正你知道,總有這麼個人。

我終於可以和妳坦誠,我愛你。

                                                                                                                          藍又杰

我緊抓著信,哭到不能自己。

♥∞∞∞∞∞♥

「許美華!妳又忘記澆水了,盆栽都快枯死了!」曉玫在另一頭大叫著。

「妳也不說說林璇,今天寄來的明信片她都不知道看多久了!」美華擦拭著桌子。

藍又杰出國快一年了,每個禮拜都會寄一張不同城市的明信片,他說,這叫做思念。可我知道,當我收到時,他已經離開了那片風景,我也思念,只是我們存在著時差。

我把他寄來的明信片,掛滿了整面牆,這已經是這間店的特色之一了,很多人每隔一段時間,就想來看這面牆又添加了什麼故事。噢對了,這是曉玫規劃很久的咖啡店,她的夢想,後來也都變成我們的夢想。在她出院後,我們討論許久,我和美華決定辭了工作,一起經營這個屬於我們姊妹的小天地。原本以為生活會有點苦,後來才發現,原來理想,原來友情,原來熱情,加總起來就像每一杯咖啡,苦,但是會回甘,香氣更是盎然。

「璇,妳30歲的聖誕節要怎麼過?」美華大聲嚷嚷。

「欸,有必要強調年齡嗎!」我說。

「這藍又杰也真是的,到底多久才要回來。」曉玫喝著咖啡說。

我低著頭攪動著咖啡。

「我都30了,生日的時候他只是寄張明信片,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要回來,也不知道回來以後我們會怎樣,也不知道有沒有人要娶我這個黃臉婆……。」

「沒差啦,想這麼遠幹嘛,反正他不要妳,我也可以照顧妳呀!」美華說。

「喔是喔,那我叫妳男友先回去囉。」我看著門口說。

「唉呀,你怎麼來都不說一聲,那華妃娘娘先告退了,我們明天再見囉。」美華雀躍的奔向男友。這男友,已經和美華在一起4個月,連美華也突破戀愛不超過兩個月的魔咒,而我還在原地踏步著。

「真討厭,我也要回家去讀法文了,再帶我家的Hola去散步,店交給妳關囉。」曉玫現在很享受自己一個人的生活,養了條狗,也剪了一頭俐落短髮,她說,她花太多時間在談愛情這回事了,卻沒有好好愛過自己,現在是時候補償自己了。

看著她們的背影,我忽然有種幸福的感覺,想起那段兵荒馬亂的時候,我好珍惜此刻美好的時光。我們還是不斷在長大,學習做更好的人,學著被愛,學著愛人,學著愛自己。

我喝完咖啡,一邊洗著杯子一邊想,今天收到的明信片,怎麼沒有郵戳。然後,我背對著店門,外頭的風鈴清脆的響起,像是一陣風,從我的皮膚,吹到我的心裡。

「打烊了嗎?可不可以,再幫我煮一杯咖啡。」

我的淚腺,像是集滿雨水的盒子,丟進一句來自熟悉聲音的話,眼淚就這麼溢滿出來了

在這鵝黃的燈光下,我擁抱最炙熱的體溫。

我們終於都高抬貴手,不要再讓對方等了。

「妳怎麼把明信片都掛出來啦!」

「要你管,我偏要。」

我們各自懷過傷痛,和一蹋糊塗的人生攪和,我們都當過那個讓誰難過的人,也曾把難過覆誦。繞了幾圈青春的操場,才發現終點前,有人在等。我好了,你好了,那我們是不是可以相愛了?

別告訴我答案,我不需要什麼來自你口中的答案,承諾不重要,只要你答應我,不再離開了。

「欸,喜歡一個人十幾年是什麼感覺?」

「妳以後就會知道了。」

「那妳說,被喜歡十幾年是什麼感覺?」

「哼,幾十年後你再來問我,你就知道了。」

「對了,你當初怎麼可以不告而別讓我等這麼久?」

「我賠給妳就是了,一輩子,都陪妳。」

「以為不會離開的人離開了,以為不會好的失戀痊癒了,以為不會愛的人才是對的人。原來那些所謂的以為,才是病根,就如同,以為不會幸福的我們,終將會幸福的。」

END.

P’s粉絲專頁

P’s作品《撕幾頁青春,愛上一個靈魂》悅知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P's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