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他,曾給我們一個家

每天晚上到公園慢跑的時光,總讓她變得既堅強又脆弱。

 

分手之後,經歷了一段混亂的日子,她努力地讓生活回到正軌,也像是為了發洩,下了班,她重拾戀愛之前的習慣,到公園慢跑,流很多很多汗,讓多餘的眼淚從毛孔排掉。

 

繞著公園跑了一圈又一圈,好像她無窮無盡追逐逝去愛情的模樣,想到這裡,她會不小心哭了出來。

 

幸好,天色很黑,沒有人看得出來,她臉上滿佈的是淚水還是汗水。

 

一開始,她只是想用健康一點的方式虐待自己才又開始慢跑,後來,她似乎也習慣下班後換好運動服到公園報到,就像失戀再痛,人總會慢慢適應一樣,於是她幾乎不哭了。

 

只是她每次看到被主人牽著來散步的小狗,就格外想念嘟嘟。

 

嘟嘟是她跟前男友交往後,撿到的流浪狗,嘟嘟剛來的時候,髒髒的、臭臭的,他們手忙腳亂地帶牠去打疫苗、看醫生,為牠買飼料、補給品,將嘟嘟呵護成一隻人見人愛的胖小狗。

 

有了嘟嘟之後,她與男人變得不太像一般情侶,似乎出現了一種類似「家庭」的味道。

 

她特別喜歡在沙發上看書時,聽到被騷擾到受不了的男人笑著說:「去,去找媽媽。」一邊就將嘟嘟趕到她身邊。

 

「去,去找媽媽。」

 

這句話總讓她覺得很安心,像是男人讓不輕易許諾的誓言說溜了嘴,無意間透露出一個家的藍圖:她是嘟嘟的媽媽,他則是嘟嘟的爸爸,一家三口這樣幸福地過下去,理所當然。

 

最後他們還是分開了,嘟嘟歸男人,她收拾好東西搬走的那一天,嘟嘟不停地磨蹭她的腳,男人說:「以後妳還是可以來看嘟嘟。」

 

就算她真的很想念嘟嘟,就算她每次看到相似的小狗,心裡都會抽動一下,但她從未去見過牠,不是她無情,而是她沒有天真到認為分手之後,她還會是嘟嘟的媽媽。

 

常常她會點去看男人的臉書,看最近嘟嘟有甚麼新照片,有一次,她看到男人貼出一張照片,是他和一個陌生女人一起抱著嘟嘟。

 

她知道,嘟嘟有新媽媽了,嘟嘟還是那樣胖胖的、軟軟的,她忍不住在心裡問嘟嘟,你知道你的媽媽換人了嗎?那你比較喜歡我還是新媽媽?

 

以往他們也拍過類似的照片,他們把嘟嘟夾在中間,開心地笑著,而今,她讓渡出去的,不只是「女朋友」的名分,連「嘟嘟的媽媽」這個身分,也不得不跟著讓渡出去了。

 

到現在她才發現,她最懷念的,不是跟男人之間愛情的種種,而是曾經他們一家三口,那樣和樂融融地生活在一個屋簷下,既平淡又充實,滿足了她對家的想像,彷彿在難以保鮮的愛情中,抓到了一絲天長地久的可能。

 

陳默安粉絲專頁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寵物情人

陳默安,喜歡聽故事,認為只要真心訴說,都是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