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其實,我沒那麼喜歡你

/林小愛

 

給不起的,不要承諾。

給了錯誤的期待,就等於開了一張空頭支票。

 

 

根據幾次的經驗,愛情好像有規則又好像沒有規則,好像很簡單卻又好像很難。

 

我愛你,你愛他,他愛我……總是有一方辛苦多一些、痛苦多一些,但總是必須放手一搏,測試自己愛人的勇氣和能力。

 

也總有某些時候,享受完當下的浪漫,卻懊惱著該如何有禮貌溫和不傷人地說出真心話。

 

「其實……我沒那麼喜歡你。」100%誠實,100%混蛋,100%傷人至深。

這一次這個混蛋換我當了……

 

 

「親愛的,妳要吃全熟的蛋還是半熟的?」

這個第二天就跟我求婚的男人,依然撒下如滿天繁星的花言巧語和熱情攻勢,回到清邁之後他待我如同公主一般,萬分呵護地捧在手心裡。走在路上,他會摘下路旁的雞蛋花插在我的髮上;當他騎著腳踏車,會讓我側坐在前面的橫桿上,用青少年的浪漫情懷吃力卻幸福地踩著往前行;逛超市的時候,他會捧著雙人份食材開心地告訴我,他有多久多久沒有這麼快樂過了─而現在,完全開啟幸福模式的星星男在廚房忙進忙出,料理著久違的幸福早餐。

 

一杯咖啡、一片吐司、一份起司炒蛋,還有為我準備的海苔。簡單的早餐真的很好吃,我不忍心告訴他這是單人的幸福早餐,不是雙人的。

「嗯……原來海苔配上炒蛋這麼好吃,難怪妳這麼愛。」

「你不知道的可多了。」我一邊狼吞虎嚥嗑著好吃的早餐,一邊不在意地說著。

「妳要告訴我,關於妳的全部我都要知道,不管是海苔夾蛋還是別的,因為我要用盡所有能力對妳好,我會讓妳知道我有多喜歡妳。」

 

不就是個海苔夾蛋嗎?怎麼又扯到愛不愛了?

原來不夠喜歡一個人的時候,不管這劇本有多感人,你始終只是一個看戲的局外人。

「你真的住在這裡有半年了嗎?我不相信!」

 

我看著他一塵不染的公寓,心裡有很多的問號。這不僅是一塵不染而已,放眼望去除了基本家具之外,沒有任何雜物和生活的痕跡,冰箱是空的、衣櫃是空的,所有的抽屜也都是空的,浴室裡只有單薄的一副牙刷和牙膏,碗櫃更只有孤單的一、兩個碗盤,就連鞋櫃也只有那從一而終的一雙球鞋。

 

嚴格來說,這是一間比樣品屋更要冰冷的男子單身公寓。

 

「我喜歡簡單,一雙鞋、5件T-shirt已經足夠,這就是我。」

好吧!陽台的確掛著除了他身上之外的其餘4件T-shirt,雖然詭異而且疑點重重,但每個人都有他選擇生活方式的自由。

 

「好美的畫面!」他倚在廚房門邊看著我大剌剌毫不客氣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一般自在。「什麼畫面好美?」我不解地看了看這一塵不染的公寓。

 

「這半年,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女人,坐在這張沙發看著電視,這就是我夢寐以求的畫面,還有妳的耳環、手鐲、手機、錢包這些屬於妳的東西放在桌上的樣子,我很高興是妳走進了我的生活。」

 

有時候我真羨慕他毫不掩飾的熱情,雖然肉麻但直接了當,我突然明白他一大早盯著我那一堆「生活雜物」看得入神的原因了。

 

我們都交換過角色,在愛情遊戲裡輪流坐莊。有時候,你全心全意付出滿足對方的需求,卻只能換來愛得愈深、推得愈遠的下場。愛情需要天時地利人和,不單單只是愛不愛的問題了。

 

 

「親愛的,妳確定妳要跟我騎單車到Baan Tawai?有30多公里耶!」

 

Baan Tawai(班塔外)是清邁近郊頗具盛名的手工藝木雕村,桌椅、雕像、庭院造景,以及各式各樣的手工藝品在班塔外都能找到符合你需求的。對於眼前這個男人80%以上的疑點,也許到他工作的地方能看到一些真實的狀況,我發揮CSI的辦案精神,決定深入調查,不管他設計的到底是什麼,只要不是我被「設計」了就好。

 

我騎上單車,對於在眼前展開的30公里毫無畏懼,我告訴星星男關於我曾經騎單車挑戰過太魯閣天祥以及環台灣「半」島的小小戰績。他一邊聽著這些在我的故鄉發生的事,一邊緊緊握著我的雙手。我能感受到他的開心,在他每日慣常走的那條路上,終於不再孤單。我們一前一後頂著烈陽,經過公路和鄉間小道,他總是頻頻回頭,享受身後有一個女孩緊跟在後的不同風景。

 

「還好嗎?累不累?」任何一個停紅燈的時刻,他總是這麼問著,然後擦去我臉上的汗水,出其不意在馬路上給我一個快速而甜蜜的吻。

 

從清邁到班塔外的這條路,對我而言這麼陌生但對他而言卻是幾乎天天前往的熟悉路線,他為我介紹每一個他會停留的據點,把我介紹給大家,但我始終有那麼點不自在,覺得自己像是一件熱門商品,展示在不同的店鋪裡。

 

經過的店家會大喊他的名字、在木雕村的廠商熱切地和他討論最新進度,對他身分的疑慮似乎有那麼點不攻自破,也許他真的是一個「一切追求極簡,在清邁過著清教徒生活」的設計師吧!

 

「親愛的,我真為妳感到驕傲!」

因為我臉不紅氣不喘騎了30多公里來到木雕村,還是因為我願意晒太陽騎單車一起陪他吃早餐?但如果他知道我帶著謊言進入了他的生活,他還會為我感到驕傲嗎?

 

再過3天我就要離開清邁,現在的我到底在這裡幹什麼?我忍不住這麼問自己,但又拒絕不了他的熱情,明明沒有任何心動的痕跡,卻像個騙子營造幸福的假象。我的愧疚和道德在拔河,我的理智和放縱在拉扯,我覺得自己輸慘了。

 

踩著薄暮,我們回到他的住處附近,買了晚餐和隔天早餐的食材,只因為他堅持要為心愛的女人下廚料理。我還注意到他幫我買了牙刷、牙膏還有簡易沐浴用品。

 

「離開前的這3天,你是不是不打算讓我走了?」排隊結帳時我問他。

「那當然,妳不准走!至少我們還有3天可以相處。」他有些焦慮地抓緊我的手。

 

豔遇這回事,不就是雙方別太認真,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將來在某個時刻能夠突然想起,重溫曾共度的浪漫嗎?怎麼搞得我有些內疚,這樣違反了遊戲規則吧?

 

「我想跟你說一件事……」回到那一塵不染的樣品屋時,我突然有了不說不快的決心。

「你應該感受得到……我沒有很喜歡你吧……」我決定先亮刀,嘗一次薄情郎負心漢的角色,如果你因此而受傷,最起碼誠實是一帖我能開給你的藥方。

 

正在廚房為「心愛的女人」料理晚餐的星星男動作停了下來,無法假裝沒聽到這段先斬後奏的狠話。

「時間會證明一切!」

他默默地說著,把起司藍帶雞排放到平底鍋,廚房揚起一陣香味,一如往常的樂觀和全然的相信幸福就在不遠處。

 

「來吧,親愛的吃晚餐了,妳應該很餓了,今天騎了這麼遠的路。」

刀已出鞘,反而是我被碎屍萬段,那些碎片裡夾雜著墮落與欺騙。

異常平整的床鋪,在床單上整齊地放著一件黃色T-shirt、一件粉色T-shirt,我再次把耳環、手鐲、手機、錢包這些屬於我的東西放在旁邊的茶几上。

 

穿上他的T-shirt,我沉默了。

豔遇是浪漫還是負擔?在這個夜晚,我沒有答案。

 

 

本文出自《不愛不散》方寸文創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