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謝謝你一直和我爭吵

文 / 劉同

 

有一種孤獨是─

我知道你愛我,我也知道我愛你,但就是無法用準確的語言讓你明白我內心的感受,即使我說了,你也不能理解。我們是人類,卻不是同一類人。

 

兩對談戀愛的朋友,一對總對我投訴:為什麼她是對的?另一對則是憤憤不平:為什麼她總以為她是對的?

前者把我當成裁判,細節掰開了揉碎了,彼此把對方逼到死角無處可逃。

「為什麼打牌那麼晚才回家?」

「因為不知道你在家。」

「你又沒問我在不在家。」

「我們講電話的時候,你沒有告訴我你在家。」

「所以呢?」

「所以如果講電話的時候,你說你在家,我就會早回家。你在家我就早回。」

「如果我不說呢?」

「那我以後一定問。」

「好,那我們說好了,以後下班之後打電話,你要問我在哪裡,我也要告訴你我在哪裡。」

「沒問題。」雖然兩個人最終都是氣沖沖地達成一致,但經過幾番無聊鑽牛角尖的爭吵之後,兩人都找到了自己讓對方產生誤解的地方,然後一起打上補丁,做上記號,放在一塊大大的招牌上,寫著「小心此處,曾爭吵過一個小時」。時隔多年,兩個人在一起,仍有戀愛的氣息,縱使他們用愛搭建的小屋滿是鋼釘,套一句他們說的話是—年年加固,堅不可摧。

而常抱怨「為什麼她總以為她是對的」的那一對,早就分手了。「為什麼她是對的?」「為什麼她總以為她是對的?」兩句話不過差了幾個字,但前者關注的是在事情本身,而後者關注的則在人本身。關注人本身的朋友根本是懶得花時間去探究事情的本質,而把所有的焦點放在「憑什麼你又說自己是對的,好吧,反正你永遠是對的」。當戀愛中的感情全化為怒氣發洩在對方身上,哪裡還有一絲一毫的精力去研究事情本身—究竟自己有沒有問題。

說來奇怪,從小到大,智商總要通過各種考試去證明和反省,試題不會出問題,公式不會出問題,一定是自己粗心,一定是自己蠢,接受智商高低這件事情,人人都駕輕就熟。

可EQ卻沒那麼好證明,雖說一次又一次的戀愛總是失敗,但失敗後人人都把原因歸結到「我不夠有錢」、「她喜歡長得帥的」、「他太大男子主義」、「要不是被人劈腿,我們早就結婚了」……

總是怪對方卻自認正確而分手的那位朋友又遇見了新的感情問題。他35歲了,一路遇見的各色情感也有七八段,現在與小自己十幾歲的嫩妹交往,他很鬱悶地問我:「怎麼辦?相處都快半年了,對方至今也沒正式跟我確定戀愛關係。」我問:「那你們關係怎麼樣?」

他說:「還好,每天傳簡訊,常常一起吃飯,兩個人出去旅遊也是常有的事。」

我問:「是不是你喜歡對方比較多?」

他說:「你怎麼知道?」

廢話,只有一個人喜歡另一個人時,所有的細節與記憶才會朝有利於自己的方向架構。又傳簡訊,又吃飯,又旅遊。於是我直接問:「你跟她在一起的這些日子,一直都開心嗎?」

他愣住了,然後尷尬地回答:「多半時間不快樂。她常不回簡訊,也不說為什麼。吃飯也不怎麼說話。旅行也喜歡一個人四處逛。」

在我的世界裡,如果兩個人相處不快樂的話,那就把不快樂的原因攤開來說—就像那對凡事都會爭吵到死角然後打補丁的朋友一樣。

可卻有太多人做不到,他們怕對方不愛自己而不敢說,怕對方離開自己而不敢說。

我想起一個淡定的女人。她沒事從來不傳簡訊或打電話給男朋友,問她為何如此,她說:「如果他不忙的話,自然就會和我聯絡。如果他很忙,我又何必打擾他。如果他不忙也不和我聯絡,那我聯絡他又有什麼意義?」

不要害怕結局殘酷,如果你想像中的結局如此殘酷,睜開眼看看你身處的現實,其實更為殘酷。一個不在意你是否開心的人,不在意你心情好壞的人,即使待在一起也是浪費自己的時間。總有一天,她會遇見一個自己在意的人,然後你就成了一段過去。所以現在所有的不敢,與其說是給自己以為的愛情一個苟延殘喘的機會,不如說是給了對方一個化繭成蝶的溫室。

坦白說,感情裡必須要有爭吵,那種尋求事情本質的爭吵,有效爭吵並不代表兩個人感情不好,而是證明我們始終在為對方認真思考。

這確實也是我對於感情的原則,有時候和對方吵了幾次,發現大家的重點不一致,即使再愛,我也會告訴自己要放棄。感情確實需要付出,付出才有回報,但人生最有勁的年華不過這一小段,為什麼不找同一個星球的人戀愛呢?

2014.2.19

 

本文出自《你的孤獨,雖敗猶榮》悅知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悅知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