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致親愛的瘋女人好友

一想起半小時後的聚會,她不免有點興奮又胃痛。

 

這些年,她的好友(包括那些扭起腰來比她還騷的gay朋友)們一個個被感情套牢,過去一起併肩穿著高跟鞋踩過台北街頭的戰友們,紛紛脫下戰衣換上慈眉善目,奇怪明明還沒結婚卻有了賢妻良母的溫婉。

 

這話是太客氣了,她不忍說,那些女朋友們尚未結婚生子就習得了歐巴桑的惡習──喜愛干涉他人的感情事。

 

她們紛紛定了下來,晚上不再流連ktv、夜店,當然也愈來愈少跟她到livehouse聽著搖滾樂搖頭晃腦,她其實不覺得太可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做,只是時間來得早或晚罷了。

 

於是她像孤鬼,換了幾個男朋友,每換一個,好友們便紛紛說:「帶出來看看嘛!」、「幫妳審核一下,不要又像上次遇到個劈腿男。」

 

那感覺有點像是大過年的回老家,被親戚圍攻問她怎麼還不結婚、有沒有交男朋友時的壓迫,她知道好友們是好意,但那善意中不免夾雜著些許優越感,以一種戀愛成功典範要來對她的新對象品頭論足,最後大家像主考官那樣各自給分。

 

但是,滿分如何?不及格又如何?她總不可能因為這樣就抓著男人去登記結婚或立刻分手吧。

 

奇怪的是,她還是會出席聚會,還是會乖乖地帶著新男友給她們「看看」,或許她自己也抱著某種不懷好意,以一種局外人的心態看著那些飯局,想看男人在面對一群「準」三姑六婆夾殺時的反應。

 

走到餐廳門口,她將牽著男人的手握得更緊,推開玻璃門,笑顏如花,身旁男人隨性針織衫刷白牛仔褲,高她一個頭,金童玉女不是?

 

席間大家喝酒吃菜,聊得熱絡,她卻覺得是一場含蓄的爆料大會。

 

「欸你不要看她這樣喔,她以前玩超瘋的,是現在遇到你才變這麼賢慧。」

 

「對啊拜託她以前超跩的,你皮要繃緊一點啦。」

 

「我們之前一起出國玩啊,她有辦法連喝三攤,回飯店要吐還記得去廁所哦,規矩超好。」

 

嗯,她曉得好友們是想讓這個男人覺得自己是特別的,特別到足以馴服一個曾經不可一世的女人,但為什麼一連串對話聽下來,她覺得自己好像被塑造成是個既瘋癲又沒分寸的蕩婦?

 

更別說過去有幾任男朋友聽了這些對話後,回程就跟她大吵一架,認為她瞞了太多事。

 

可是現在她沒發怒,也不怕男人怎麼想,反而覺得有點好笑,女性好友之間的矛盾角力,她怎麼可能沒感覺。

 

飯局結束後,在車上她問男人感覺怎麼樣,男人笑笑:「她們好吵,好熱鬧。」男人的表情像是看著一群小孩胡鬧玩耍時無可奈何的和善表情。

 

她輕輕笑了起來,原來帶男友認識姊妹的飯局,在她心中是一個關卡,若男人能夠氣定神閒,不與她翻舊帳爭吵,那也許兩人真有相知相交的機會。

 

其實那些瘋女人也不是完全來鬧場的嘛,她想。

 

陳默安粉絲專頁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豬一般的戀愛應援團,退散!

 

陳默安,喜歡聽故事,認為只要真心訴說,都是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