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愛過的人才明白

有一種孤獨是─

原本想被人安慰,原本想有人包紮,在等待的過程中,傷口自己癒合了。

你甚至已經不明白自己是希望傷口不再疼,還是希望有人來溫暖。

 

好友失戀常常有,寫長篇日記、傳萬言簡訊、約出來喝酒、通宵K歌,每天蓬頭垢面,周圍的人看了擔心,總對我說:「你趕緊好好安慰安慰他,萬一出事就麻煩了。」

 

其實,我一點都不贊成失戀的人需要安慰,不哭、不鬧、不糟蹋自己,你怎麼知道你愛一個人有多深?不知道自己愛一個人有多深,你怎麼會在下一次更加珍惜下一個人。這個年頭,兩個人願意在一起,已經非常不容易了,表示雙方對彼此都有期盼,但談著談著就分開了,兩個人都不愛了那還好,如果僅僅是一方不愛了,那一定是另一方出了問題,沒有滿足對方內心對於愛情的期盼。愛情中沒有勝者和敗者,只有合適與不合適,不合適再央求也沒用,不如收拾好心情,燃燒起鬥志,做一個能滿足下一任的最佳男女朋友吧。

 

當然,我不贊成失戀了還要安慰,更重要的原因是,如果你不傷到麻木,你就會一直痛下去。

 

記得有一年去海島,我從船上游到島上的過程中,被水底的海膽刺刺破了腳趾,很長一根斷在了腳趾裡,痛不欲生的我只能遊回船上。在船上,有一個同樣遭遇的外國女孩正在被船員救治。我看到船員拿玻璃罐一下又一下砸她的傷口,女孩的表情也從疼痛難忍慢慢變得平和安靜下來,我心情就沒那麼焦慮了。輪到我時,船員讓我忍住疼痛,他用蹩腳的英文告訴我這是最好的辦法,然後拿同樣的玻璃罐用力地砸我受傷的腳趾,第一下就讓我覺得疼到沒有未來……一下兩下三下,非常使勁,血流了不少,但腳趾裡的刺卻絲毫沒有出來的意思。說也奇怪,船員砸了十幾二十下之後,我的腳趾已經被砸得麻木,漸漸失去了痛覺。他問我還疼不疼,我搖頭示意已經不疼了。然後他放下我的腳,對我伸出了大拇指說:「OK」

 

我疑惑地看著船員,不停用手比畫:「我的刺沒有拔出來啊!」他笑了笑,也用手勢示意我:「就是這樣的,一旦失去了疼痛感,即使有刺也不覺得痛。」

 

回國之後,我漸漸忘了這件事情,過了幾個月,我突然想起來,腳趾裡還有一根海膽刺!連忙檢查,卻發現刺似乎已經不見了,好像已經被身體吸收了,令人訝異。上網一查,才知道常在海邊生活的人,一旦被海膽刺扎到了,必須在第一時間把刺拍死,避免釋放毒素,即使刺還留在身體裡,也會隨著時間被身體吸收。

 

不疼分很多種,有一種是傷口已癒合,還有一種是傷得血肉模糊的麻木。在越來越瞭解自己的過程中,我們開始分得清每一種心裡的感受。

 

原本你我都是陌生人,因為一個眼神,一條簡訊,一個不經意的態度,甚至是一方鼓起的片刻勇氣,我們對彼此微笑了,默認了,牽手了,親吻了。我們突然從隨時都能擦肩而過的陌生人,成了耳鬢廝磨的戀人。

 

我們聊起過去的成長,聊起曾經聽過的歌曲,聊起每一個生命中記憶的小細節,我們甚至也打勾勾,心裡默許—你的過去我來不及參與,你的未來我奉陪到底—這樣的承諾。我們一起看電影,一起旅行,哪怕不會攝影,也堅持用相機代替自己的眼睛為你留下最美好的回憶。

 

全天下哪有比我們更幸福的人呢?我們憶起當初的相識,覺得非常幸運。

我們回憶這些天的甜蜜,覺得完美極了。我們對於未來也從不憂心忡忡,覺得你我就應該走下去,就這麼一直走下去。

 

直到有一天。

以及那一天之後。你突然覺得對方陌生,覺得不再敢袒露心扉,覺得對方不再值得自己去信任。有時,解釋成了自討沒趣。有時,等待成了流離失所。有時,努力只是將對方越推越遠。你會問自己:「為什麼戀人之間的關係那麼脆弱,不堪一擊」。後來你想明白了,並不是戀人之間的關係太脆弱,而是戀人太脆弱,碰撞之後容易受傷。

 

我看過一種說法,說是如果另一半生氣到不可理喻的話,就緊緊握住對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然後另一隻手摸著對方的額頭,說:「你感受一下,你一直在我心裡。」不論對方如何反駁,重複這一句話準沒錯。有人看到這句還說,心裡被打了一陣麻醉劑,如果自己遇見這樣的另一半,一定會繳械投降。我默默地記在心裡,卻從來沒有派上過用場。

 

對於我這樣神經大條的人,能忍我到鬧出分手戲碼時,多半是怎麼補救都來不及。我把手剁掉,對方也會扔出去餵狗了吧—或者,看都不看一眼,掉頭就走。

 

很多時候,那些戀愛中的技巧看起來只適合每天都活在細節裡的情侶,而每天活在細節裡的情侶,其實也不需要技巧,靠著兩顆有安全感的心便能白頭偕老。相愛,不過是學習開始徹底相信一個人。

大學裡最喜歡的歌曲,是星盒子唱的《好朋友》,歌詞寫道:愛情是不是非要到最絢爛時放手,才能感覺永久。

 

那時的我哪裡懂,覺得歌手簡直了得,為了押韻,什麼詞都寫得出來。直到今天,再聽到這首歌時,這句歌詞卻讓我唱得老淚縱橫。至今路過一些熟悉的場景,興致好的時候,我還是會嘆口氣對身邊的好朋友說:那個誰誰誰,當時我們就在這裡,看了一場電影,吃了一頓什麼飯,連對話都記得一清二楚。在我心裡,彷彿只是發生在昨天,若要問對方,對方也許只會回答一個字:啊?

 

有些不疼,只是早已癒合,提起來只有傷疤,沒了感受。有些不疼,是幾近麻木,感受愛的能力全都用來感受痛了。你要相信自己強大的癒合能力,即使心裡有刺,不拔出來,也會隨著時間而最終消失。

 

《誰的青春不迷茫》裡面有一句話被很多人拿來分享:分手不可怕,一年是期限。很多人以此來安慰自己,自己不會一直一直的沉淪下去。事實上,也許時間用不到一年,我們就能把一切當成笑話來談論了。失戀不要怕疼,正如戀愛不要怕過於熱烈,一切都會歸於平靜的。

2014.2.16

本文出自《你的孤獨,雖敗猶榮》悅知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悅知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