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偽紅粉知己」:不是每段曖昧,都能全身而退

「我知道你並沒有很喜歡我,但我不介意。我可以繼續陪在你身邊,等到你對的那個人出現之前,我都可以保護你。」男人說,一臉真摯略帶感動,妳心想:好像有人喜歡也不錯,而且當朋友「姊妹」那麼久,瞬間推開他也尷尬,不如趁這個機會讓他做牛做馬,反正他也不求回報,總有一天他會知難而退吧?

劃不清的朋友領域

 

沒想到,「知難而退」的那一天卻遲遲未到,他還是沒放棄。為什麼會這樣,妳不是說得非常明白了嗎?

近期的「朋友領域」(Friend Zone)心理學研究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女人的雷達很準,通常猜得到身邊的哪個男人對她們有意思;但男人常常高估,自己對女性朋友的吸引力[1]。用白話的方式說就是:雖然女人發好人卡通常都是認真的,但是男人常常以為「自己還有機會」。

原先妳以為不說破是一種兩全其美,各取所需,他享受愛你、照顧你的感覺,妳付出偶爾陪伴的時間,嘴巴上稱永遠的姊妹哥兒們或紅粉,心中卻是各懷不同的複雜交紛。兩人有捨有得,似乎是一種公平交易?

但到後來妳會發現,這樣的「朋友」當久了,當妳看到不錯的人的時候,卻無法真正放下這個「姊妹」。為什麼會這樣?其實,兩人的關係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被糾結在一起,還以為「只是好朋友」。

別讓模糊的界線,變成綁住妳的關鍵

 

這些「偽紅粉知己」,可能正用一種自己也不知道的方式來綁住你們的關係:

1. 那些說「我不介意」、「我沒關係」的人,可能使用被動的方式,讓你增加愧疚或虧欠感。等到妳真的有喜歡的人,妳反而會顧及當前的關係,不敢丟下他當壞人。妳可能會跟自己說:「我就這樣走掉,他會不會很傷心?」甚至說服自己「其實我也不是對他沒感覺,只是沒有那麼愛而已」。這些內在的對話,很可能讓你維持當前的曖昧裹足不前,或是乾脆勉強和他在一起──儘管妳知道自己並不愛他。

2. 根據投資模型(investment model),當你在一段關係裡面投入的越多,要離開的困難越大[2]──不論你是否有跟他交往。當你要離開他、要和新對象開啟一段「正常」親密關係的時候,妳會發現自己怎麼竟然有點捨不得!畢竟這麼長時間以來,兩個人建立的親密與默契,怎麼跟一個剛認識的人比?妳還是會不經意想起他的許多小動作、習慣和體貼,是的,你們並沒有在一起,但過去已經有太多時間相處在一起。不過,如果你只是玩玩,新對象又比他好太多,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妳當然可以享受他「對你好到無路可退」,也可以「一邊曖昧一邊體會人生滋味」,但妳也必須清楚,有些時候我們對於「自己能全身而退」其實是一種高估。如果你過往的經驗都是歹戲拖棚或玩得過火,那你也很難期待這一次模糊的曖昧能和以往有太多不同。

人生有很多悲劇,但最悶的是那些以為自己不會被拖累的人,最後還是落水又不能吭聲。

延伸閱讀

1.         Bleske-Rechek, A., et al., Benefit or burden? Attraction in cross-sex friendship.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012. 29(5): p. 569-596.

2.         Rusbult, C.E., Commitment and satisfaction in romantic associations: a test of the investment model.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1980. 16(2): p. 172-186.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避嫌的藝術,妳相信男女純友誼嗎?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