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越是坦蕩,更要避嫌

兩年前的一個晚上,我與C在一間居酒屋,兩人並肩坐著。

C是我一位非常要好的異性朋友,那時我的工作時間自由,他忙起來就是三五個月不在台北,工作結束後就可放一段短則數個月,長則半年的假。

也許就因為這樣,有時他醒來就問我吃了沒,一起去吃個飯吧;有時我突然想看電影,便跟他相約半小時後在電影院見。

每次見面,總是續攤、續攤,再續攤,看完電影去吃飯,晚飯後喝杯咖啡,說好要回家了,又在我家樓下的茶飲店喝茶。

其實也沒做甚麼,就是聊天,聊各自最近看了哪些好電影,推薦彼此幾本書,偶爾他會說起對某個女孩有好感,我也告訴他自己在感情上的遭遇。

在那段時間,他可以說是我最依賴的異性。

那種依賴很放鬆,很安心,因為知道兩人不會擦槍走火,而我相信他也是這麼認為。

與他相處很快樂,非常快樂,沒有感情的羈絆,沒有占有,我不會為了他跟其他女孩通電話而嫉妒,他也老是笑我愛看打打殺殺的電影會沒男人敢接近。

「如果哪天你交女朋友了,我應該會很無聊。」某次聽完一場小型表演後,我突然有感而發。

後來,他告訴我,他與一個來往已久的女孩明朗化了,「我們吃個飯吧。」他說。

在居酒屋裡,我與他肩並肩坐著,像平常那樣吃著烤魚和沙拉,但這次見面的意義不同,帶著一點告別的意味。

從那天起,我們的聯絡頻率陡然下降,原本一個禮拜會見面兩三次,變得兩個月都未必打一次電話,傳一次簡訊。

有時難免有點失落,但這是我們必須做的。

因為坦蕩蕩,所以更需要避嫌。

我相信男女之間能夠擁有一種與愛情不同的深刻情感,有時那情感甚至比愛情更溫柔,更長久。

生命中擁有這種情感,是一種福氣,但這不代表可以不尊重別人的愛情。

我很幸運,曾與C度過那段自由快樂的時光,與他之間有多「清白」,我心知肚明,可是這分坦蕩,不應該成為傷害別人的工具。

於是我不再約C出門,也不再像以前那樣老是沒頭沒腦地丟訊息給他,我退到一個很安分、很隱密的角落,因為倘若我仗著「坦蕩蕩」三個字,希望與他的相處模式不變,那麼很可能會讓他的另一半不開心。

也許他的另一半很大方,並不介意,但我不想冒風險,不想被質疑,與其矯情地說是為了他們,不如說是為了保護我與C之間難能可貴的「純友誼」。

世界上沒有一款試紙或藥劑可以精確測出友誼純不純,即使當事人之間真的清白如水,可如果毫不避嫌,一旦被懷疑、被質問,一池清水也會被攪得混濁不堪,哪怕原本再純淨,最後也會變質腐壞。

自認問心無愧便完全不避嫌,不過是在糟蹋一份友誼,所謂的「坦蕩蕩」也只是任性妄為的藉口罷了。

陳默安粉絲專頁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避嫌的藝術,妳相信男女純友誼嗎?

陳默安,喜歡聽故事,認為只要真心訴說,都是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