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男人為何總是把戀愛和結婚當成兩事?

文 / 曾子航 


男人總是把戀愛和結婚看作是「異母兄弟」

 

前不久,一對世人稱羨的金童玉女熱戀正酣,正當粉絲們滿懷期待這對有情人終成眷屬的時候,卻驚爆他們分手。後來有人爆料,分手原因,只不過是女方逼婚,男方抗拒。就為一紙結婚證書,最終一拍兩散。

 

對此,很多女性粉絲感到難以理解。都愛了這麼多年,也住在一起這麼久了,接下來邁進結婚禮堂,似乎是順理成章的事。男方為何如此抗拒?又不是拉到刑場去,怎麼就臨陣脫逃了?這是不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表現呢?

 

站在女性的角度,我也認為男方這種「中途解約」的行徑有點不負責任。女人愛一個男人,除了少數只求片刻的歡愉之外,絕大多數都是想跟他結為百年之好的,而婚姻這種亙古不變的情感契約,則為女性提供了最為理想的法律保障。戀愛是結婚的必經之路,換句話說,結婚是戀愛的必然結果,這在女性眼中是天經地義、不容置疑的。

 

可是男人,這個世界上的另一群生物,有時候卻偏偏不這麼想。

 

女人通常把戀愛和結婚當成是一對「孿生姐妹」(本質上並無差別),男人卻普遍把戀愛和結婚看作是兩個「異母兄弟」,雖然有一定的血緣關係,也住在同一屋簷下,但多數情况下是互不相干的兩家人。

 

男人三歲之前大都像野狼,不願安定下來

 

前幾年,美國紐約一家婚姻機構曾經做過一次抽樣調查,調查對象是五百名二十四歲至三十歲尚處於單身狀態的上班族,詢問他們對於「戀愛與結婚」的看法。結果發現,男性和女性在這個問題的看法上大相逕庭。

 

百分之七十二的單身女性認為,她們選擇戀愛,都是以結婚為目的,如果對方一開始就不想結婚,那就沒必要去浪費時間和精力。不過,持這種看法的男性,卻只有百分之二十五,反倒百分之六十四的單身男性認為,戀愛不一定會發展到結婚,也不一定以結婚為前提,戀愛和結婚有時候是兩回事。

 

對此,很多一心一意想步入婚姻的女性憤憤不平:「為什麼男人把戀愛和結婚看得如此涇渭分明?難道男人都只想戀愛,不想結婚?還是男人本質上就是一種四處求歡、不負責任的動物?」

 

冷靜下來仔細分析,男人之所以在戀愛和結婚問題上「花開兩朵,各表一枝」,歸根究底,還是孤獨的狼的本性在發生作用。

 

上文提到,男人骨子裡是一匹孤獨的狼,漂泊遊蕩是他的本性。男人追求女人,好比四處覓食的野狼,一旦發現可口的美味,只圖瞬間的快感,而不做長久的打算。吃一頓就走,咬兩口就跑,既有攻擊性,又有不定性,既熱情,又冷漠,來也匆匆,去也匆匆,這就決定了男人在戀愛初期,更多是一種不計後果的衝動,一種下意識的生理本能。即使真的墮入情網了,男人也只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去還留。相對於女人渴望天長地久的愛情,男人卻只想曾經擁有就足夠了,除非這個男人在世俗壓力下,有結束流浪生活的打算。對此,善良而癡情的女人們,一定要提高警惕,保護自己。

 

我發現,男人在三十歲以前就跟野狼一樣,不喜歡被固定拴在一個地方,喜歡不停地追求新的事物,喜歡冒險而刺激的人生。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單身漢跟我形容,每當他的女友暗示要結婚時,他就有種海裡的魚兒被漁民打撈上岸的感覺。一旦戀愛,男人只喜歡在那兒紮營,因為帳篷可以隨時撤走,但是女人卻喜歡蓋一個房子,跟男人這種自由自在的野生動物相比,女人實際上是嚮往安定的築巢動物。

 

也許有人會說,如今七年級結婚的也不少,似乎不可一概而論。但仔細觀察,你就會發現,七年級普遍結得快,離得也快。結婚如閃電,離異似秋風;今日花好月圓,明日各奔東西。要不怎麼出現了一個新詞叫「閃婚族」呢?因為男人三十歲之前,還處在血氣方剛、躁動不安的年齡,結婚往往只是一時衝動,好比瞬間搭建的樓房,是經不起風雨洗禮的。所以女人結婚,最好不要選擇二十多歲狼性十足的男人,除非他的心理年齡提前進入「而立狀態」,否則無異於「與狼共舞」。到時候所託非人,就後悔莫及了。

 

 

對於男人來說,結婚意味著結束自由自在的生活

 

一直以來,女性和男性其實活在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之中,各有一套價值系統。女人傾向追求親密,男人卻崇尚自由獨立。男人這種獨立的個性,源於少年時代父母老師的教誨,以及社會角色的定位。女孩子可以從小靠父母,長大靠丈夫,但男孩子不行,一個有出息的男人,必須學會獨立自主,否則他就有愧於「男子漢」這個稱號,將來也會被人瞧不起。

 

女孩子可以當父母懷裡的「貼身小棉襖」,男孩子則必須學會從與家人過於親昵的關係中分離出去,因為,好男兒要志在四方。漸漸地,在競爭激烈的社會環境下,當男人都習慣於孤身走路,習慣於把所有問題都自己扛以後,他就有可能對婚姻所形成的長期穩定的親密關係,產生本能的抗拒。國外心理學家發現,單身男性恐婚,一個很主要的原因,就是擔心婚後失去自己的獨立空間。哪怕很多戀人實際上已經過著婚姻生活,男人還是會認為一旦有了一紙證書的約束,便會使自己不得不為了這份責任,而放棄更多自由。

 

但女人不這麼想,越是傳統女性,越容易把結婚當成戀愛目標,尤其當她委身對方後,這種今生跟定他的感覺更為濃烈(逢場作戲的新潮女性除外)。這樣一來,男女雙方很自然地會產生爭執。一旦戀人開始設想構築愛巢,盼望早日成婚,這時候,還是十足「野狼」心態的男人,就開始躲躲閃閃、裹足不前了。到底是愛情重要,還是自由重要?如果現在就結婚,會不會犧牲我的事業?她是不是那個值得我負責一生的女人?如果不是,我是不是不該再耽誤人家的青春?這個時候,還未做好結婚打算的男人,就有全身而退的念頭了。因為,不適當的時候選擇結婚,好比是戴著鐐銬的犯人,舉行了一次「刑場上的婚禮」。男人喜歡在女人面前充英雄,但在關鍵時刻,有時候免不了會扮演「愛的逃兵」。

 

對男人來講,結婚實際上意味著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青春時代結束。不要以為只有女人留戀青春,男人都渴望成熟,其實,也有為數不少的男性只想做個「快樂的單身漢」,盡情地享受愛情,享受不同女人帶來的不同體驗。即使尋找固定伴侶,也是能夠在一起愉快地消磨時光、暫時不想考慮終身大事的年輕女子。所謂「在一起愉快地消磨時光」,包括輕鬆地交談、歡樂地出遊、共享相同的興趣愛好,以及和諧的性生活。而一旦為人夫、為人父,就不可能再如此縱情享樂了。因為結婚意味著孤獨的狼的日子中止,意味著從此要對一個女人負責。從新婚開始,一切將被家庭這一框框所束縛,凡事都不能像以前那樣隨心所欲。在大多數狼性十足的男人眼中,所謂「結婚」,等於決定或同意自己的下半輩子交給一個女人來約束。想到這一點,以自由為己任的男人,就覺得冷風颼颼、脊背發涼。

 

男人窮其一生,無非在追求兩樣東西:一是權力,二是自由。前者讓男人享有統治權,所以男人總夢想著升官發財,有了權和錢,男人就可以高高在上、唯我獨尊;後者讓男人擁有選擇權,所以男人都渴望著三妻四妾,今天朝三、明天暮四,可以左右逢源、自由穿梭。有時候男人不是害怕結婚,而是害怕沒完沒了地負責,公司的專案和業績他要負責,生活上的衣食住行他要負責,贍養父母、傳宗接代他也要負責,連隨心所欲「泡個妞」,也得負上永久的責任。男人喜歡一夜情,就是基於這樣一種「齷齪」的心理因素。從這個意義上來講,男人有時候的確不是個「東西」!

 

男人喜歡戀愛而不喜歡太早結婚,還有經濟方面的考量。可能他事業還不夠穩定,可能他的收入還不足以養家糊口,可能他的溫飽問題尚未解決,所謂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當一個男人在經濟上還不夠強大到給心愛的女人一個有力的物質保障時,他也會暫時遠離婚姻。

 

墜入愛河,女人比男人慎重;但選擇結婚,男人卻比女人猶豫,甚至膽小。

 

那是因為愛情與婚姻之間的最大區別在於,前者只是口頭約定,男人可隨時撤資,而後者卻以一種契約型式,規定了男人永久的經濟義務和情感責任,不到萬不得已,男人不能中途毀約,否則,必須付出高昂的賠償,這對男人來說,無異於人生最大一筆投資。因此在關鍵時刻,男人難免瞻前顧後、畏縮不前,甚至膽小如鼠。

 

男人是種表面堅強,實則曖昧的野生動物

 

女人無時無刻不幻想著和心上人雙宿雙飛,但男人呢?即便心有所屬,內心深處依然想變成在廣闊天地中自由翱翔的「大地飛鷹」。不過,面對女人,男人常常充當「多情劍客無情劍」的角色,表面上多情,骨子裡卻很無情。

 

有些男人就是這樣:他們既追求女人,又不相信女人;既喜歡女人,又害怕女人。面對一個他不太愛的女人,他不願意承諾;面對他深愛的女人,他又不敢承諾。他太愛她了,他很想承諾,卻又害怕無法給她一生的幸福,害怕她嫌貧愛富、嫌弱愛強,將來投入其他有錢人的懷抱。我們常說女人缺少安全感,男人有時候也會患得患失,面對一個總想跟他結婚的女人,他又擔心自己會淪為一張長期飯票。

 

男人是什麼?男人看起來好像很堅決,實際上卻很曖昧;好像很堅強,實際上卻很脆弱;好像十分堅定,實際上卻總在搖擺之中;表面上乾脆俐落,實際上卻很婆婆媽媽——男人就是這樣一種遊移不定、瞻前顧後的野生動物。

 

我們總是習慣於把馳騁在戰場和職場上的男人,稱之為「男子漢大丈夫」。但有時候,男人一到情場上,就好像變成了「男子漢大豆腐」,外強中乾、色厲內荏,而且是非不明、黑白不分。男人在處理情感問題上的這種曖昧狀態,年齡越大就越明顯。如果再糾纏於多個女性之間,更是剪不斷理還亂。看看金庸筆下的幾個男人,張無忌、段正淳、韋小寶,全都是這副德性!

 

 

本文出自《戀愛前,先看穿男人的死穴》哈林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