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惡水之龍

 

 

當代最具影響力作家保羅科爾賀,他的作品《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深受台灣讀者喜愛。這一次,擅長說故事的他要透過全球暢銷新作《外遇的女人》細膩解讀女性心理。用愛的禁忌,訴說愛的道理,帶領讀者展開一趟尋求自我的生命歷程。我們邀請五位對女性、婚姻、兩性關係有深刻見解的名人作家,與姊妹淘讀者一起讀女人的外遇──《外遇的女人》。

《外遇的女人》是一個既爭議又發人深省的故事。故事主角琳達,擁有顧家的丈夫及事業成就,但仍感到不快樂,選擇投入一段危險關係。是什麼樣的心情,讓主角願意放棄完美人生,飛蛾撲火?透過政大陳文玲教授的寓言散文,或許我們可以了解一二,從愛的禁忌中找到關於生命的領悟和答案……

 

愛,有時會失敗,這雖是事實,卻不能視為真理。(The love can ever lose is a fact that we cannot accept as truth.泰戈爾

 

 

要知道,阻擋在這對看似恩愛夫妻之間的,並非第三者,而是我。

 

我是惡水之龍,通常在劇本的第二幕現身,為了把第一幕讓給明明沒人看守卻宣稱被關在高塔裡的公主,以及出於莫名衝動就為未曾謀面的公主出發屠龍的王子。

 

雖然你我知道每本書倒數第四頁都會有一場盛大婚禮,但最精彩的,還是那些與龍交手的章節吧?在《外遇的女人》裡,或許是讓婚姻神話破滅的口交場景,或許是讓主角內在崩塌的追捕與狩獵,總之,我絕非配角,因為從第二幕開始,與龍的纏繞、纏鬥與纏綿,才是每一個好看故事的重頭戲,事實上,凡頭腦清楚的人都知道,在花費了這麼多力氣相識、相遇與相知之後,王子根本就應該娶龍的。

 

但是龍卻死了。在以文明、禮教、制度與道德為名,行壓迫之實的社會現實裡,我非死不可。如果你也覺得我該死,或者每個外遇事件,都必須以分手、復合、回到一對一的封閉關係做為結局才是對的,是因為你把我當成被害者了,其實,我是被愛者,我是你的真實自我,是你對自己的愛,是你對自己的敬重,以及被你莫須有的恐懼、抗拒與罪咎驅逐出境永不得返回的創造力與生命力。

 

剛開始,你只是為了他人付出一點點時間,後來,你為了讚美給出一點點妥協,接著,你為了大局挪出一點點角落,某次,你為了期待讓出一點點自己,或者,為了避開衝突放掉一點點愛,一點點、一點點、一點點……等到回神過來,竟然就已經躺在那個人的床上或者讓那個人躺在家裡床上了。這明明是你種的因,你卻漠視這些果,只無端起了屠龍的念頭,但是不管怎麼做,殺的都是自己。

 

不要殺我,拜託啊。

 

龍既不是用來誘殺,也不是用來馴服的(所以千萬不要輕易相信那些香香甜甜、輕輕柔柔的心靈成長書本或課程)。龍就是龍,就是被你輕忽、遺忘、壓抑的真相,就是無常,就是存有,就是臨在,沒有這隻龍,還有下隻龍。就像怎麼也拍不完的電影「不可能的任務」,只要伊森韓特這個角色所象徵的憤怒、悲傷和痛苦沒有好好地被面對、接納與釋放,公主會永遠等待王子的拯救,王子會永遠凝視著龍而非公主,關於我這隻惡水之龍因為經年被排擠於是類世大反撲的故事,永遠還會有續集。

 

奇怪的是,從來沒有人問我,作為一隻惡水之龍,究竟要什麼?

我不想在你自以為是的幸福裡扮演一頭獸,我想在你練習放手之後成為一個人。

我想在暗裡找光,在不愛之後再度學會愛,我還想跟你一起朗讀辛波絲卡的詩:

 

至少一次

被石頭絆倒

或是在某場雨中淋濕

把鑰匙忘在草地上

或是以目光追隨風中的火星

 

同時不斷地

不知道某件重要的事



呂秋遠/女人一旦決定外遇…

外遇的,是那顆荒蕪空虛的心


陳文玲

政治大學教授兼X書院@創意實驗室總導師

著作包含《多桑與紅玫瑰》(大塊文化)、《越旅行越裡面》和《找阿寶,玩創意》(心靈工坊)

擅長透過書寫,引領人找出內心的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