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男人的情字這條路(上)

 

男人的情字這條路(下)

 

從進諮商室,程遠坐下後,只抬頭看了我一眼,然後,沉默瀰漫。

雖然低著頭,但程遠眉毛忽而挑高、忽而緊皺,洩漏了他心中的澎湃洶湧,應該是不知道如何話說從頭吧?我靜靜的等候他開口。

 

「我想、很想、很想,跟太太復合。」

問題是,說這句話時,他已經簽字離婚了。

 

從程遠填寫的資料中來看,擁有麻省理工學院博士學位,家中環境優渥,從小聰穎,家裡全心栽培。

「你只要專心攻讀、做研究就好,其他生活上的大小事,爸媽都會幫你處理好。」程遠媽的這一生,能擁有這麼一個傑出兒子,認為是老天爺最大的賞賜,是周旋眾親友間無比的驕傲。

「看來,你並不想離婚是嗎?怎麼會簽字呢?」

程遠狠咬著嘴唇。

 

沉默,再次瀰漫,要對一個陌生的心理師傾吐壓抑至深的心事,畢竟,難以啟齒外,需要很大、很足夠的勇氣。

「不好意思,我要先離開了。」程遠試圖隱藏他的哽咽,起身就走人。

我猜想,是婆媳問題嗎?否則身高、外表都不差的程遠,會是女孩心中標準的「高、富、帥」,是什麼樣的原因,讓夫妻走上離異之路呢?

 

第二天,程遠主動來電,通知下一次的預約門診,他會準時過來。

這一次,在諮商室看到程遠,神態從容、情緒穩定,文質彬彬。

「我想,我真的非常需要有人,告訴我怎麼辦?怎麼追回思耘。」

程遠的妻子思耘,是當年在美國矽谷工作時,自由戀愛結的婚,對思耘,程遠的父母都沒意見。

「不論是人品、學歷、家庭背景,都門當戶對,無可挑剔。」這樁婚姻,也是程遠媽所津津樂道的。

 

不論婚前婚後,只要帶著思耘出席任何聚會,程遠從與會來賓眼中、口中,感受到羨慕甚至帶著妒嫉的氛圍,讓程遠不免得意洋洋到飄飄欲仙。「得妻如此夫復何求!」程遠忍不住偷偷讚賞自己的眼光與幸運。

 

婚後三年,兒子Jeff出生,程遠媽媽從高中的訓導主任退休,程遠的爸因為一次流感併發急性肺炎,差點丟了命之後,也從職場半退休,轉任公司輕鬆的顧問職。

「回來臺灣吧!」程遠媽開口:「你是獨生子,上次你爸急性肺炎時,拿到醫生給的病危通知,我身邊連個至親都沒有,就算你會趕回來,可是等你飛回來的那十幾個小時,你爸只要有點風吹草動,我嚇都嚇死了,深怕萬一你們父子連最後一面都錯過。」

程遠爸一句話都沒說,卻用眼神傳達心中的渴望。

「回臺之後,我可就舉目無親了。」思耘娘家,早就全數移民美國,回臺定居這件事,讓思耘很猶豫。

「怎麼會舉目無親了呢?妳有我、有兒子、有公婆,何況我爸媽在同棟大樓的十樓,幫我們買好了房子,回到臺灣,我們一樣保有獨立自主的生活空間,不用跟公婆同住一個屋簷下,別擔心,凡事有我罩妳啊!」

 

接下來的日子,程遠和思耘透過網路找臺灣的新工作,程遠媽透過視訊,和程遠夫妻討論房子的裝潢設計,順便加強Jeff對爺爺奶奶的印象。

回臺定居這件事,一切看來,按部就班的讓人放心。

一年後,程遠高升為外商公司駐大連的副總裁,當他興高采烈在晚餐後宣布這好消息,卻換來父母的錯愕,思耘當場臉色大變。

「我和Jeff要跟你去大連。」思耘說得斬釘截鐵。

「我反對。」程遠媽毫不考慮否決。

「可不可以妳和程遠先去上任,Jeff晚一兩年再去?」程遠爸想緩衝一下氣氛。

「一家三口為什麼要被拆散?不能生活在一起?」

「孫子跟著爺爺奶奶住,會被虐待嗎?」程遠媽強勢起來了。

思耘起身抱緊兒子:「我們母子、一家三口,絕不分開。」

大人的大小聲爭執,Jeff似乎毫不受干擾,專心把玩著手上的玩具。

「你們怎麼就都不替我想一想?」程遠吼了出來:「你們以為副總裁這個職位得來容易嗎?你們有看到我是多麼努力的爭取,才能脫穎而出嗎?我要擊敗兩岸三地多少對手,才能登上這個位置?之後,我仍然要兢兢業業的拚,才能坐穩這個位子,我這都是為了誰?」

程遠媽還想說話,硬是被程遠爸給攔了下來:「你們夫妻自己商量,不管結果如何,我們兩老,都無異議接受。」

「我們回去說!」拉著思耘,程遠氣沖沖的出門,大門剛帶上,卻聽到程遠媽歇斯底里的怒吼:「無異議接受的是你不是我!」

 

兩個月的冷戰,第一次發生在程遠夫妻身上,程遠由憤怒、委屈、開始無助。想自己從小一路順遂,升學、求職、追老婆、結婚,樣樣都在盤算中如意,怎麼反倒是年過四十了,絆他這一跤的,是身邊的至親衝突?

 

思耘,當然是這一生的摯愛,當初苦追思耘,不也一樣充滿挑戰,得之不易啊!一見鍾情這女孩之外,她身邊圍繞著不少的中外菁英才俊,是這些旗鼓相當的情敵,激勵了程遠的志在必得。眼見兩個月來思耘的憔悴,心疼當然有,可是低了頭,別說對父母難交代,只怕日後自己只有凡事退讓的份,這可不是自己的style,程遠咬牙不認輸。

 

思耘媽媽從美國飛來臺灣當和事佬,規勸了女兒、調解了女婿、安撫了親家。返美前,拉著女兒的手:「兩情若長久,豈在朝朝暮暮?夫妻是一輩子的長久,相處得鬆緊有度,犧牲與成全,總是要有的。」

 

程遠如願赴大連去為公司開疆闢土,完整的專業歷練讓他如魚得水,對在臺的思耘如有抱怨,也不以為意,總想了不起真有事發生,讓丈母娘出面擺平就好,眼下自己要攻頂、要攀上大中華地區的總裁,其他都再說了。

 

「Jeff快三歲了,不愛搭理人,也不肯開口學說話。」視訊時,思耘憂心忡忡。

「我問過媽,她說我小時候也是這樣,大隻雞晚啼,沒什麼不對,是妳多心了。」

「我問過小兒科醫師,他建議我帶Jeff去看兒童心智科評估。」

兒童心智科,這幾個字對程遠太震撼了,反感油然而生:「等我回臺再說。」程遠匆匆下線,他急撥電話回父母家。

 

「什麼心智科門診?」程遠媽氣得大叫:「我孫子聰明得很,虎父無犬子,我天天白天親自帶他,Jeff只是內向害羞罷了,有當媽的這樣詛咒自己孩子的嗎?」

程遠放心的鬆了一大口氣,好在距離下次返臺,還有將近兩個月可緩衝,思耘的憂慮,到時再處理就好。

 

沒想到一個禮拜後,程遠到歐洲出差參展,思耘急著找他:「教學醫院門診證實,Jeff經過兒童心智評估,是亞斯伯格症,建議先到醫院接受半年的日托訓練。」

 

程遠腦袋轟的一聲,剎那間一片空白。這麼優秀的自己、才學也不差的思耘,怎麼可能生出有問題的兒子?程遠幾乎可見父母的難以置信與傷心……

 

是不是該直接先從歐洲回臺一趟?

 

(下週二待續)

 

 

本文出自《男人的情字這條路》大塊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