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東京女王,京都女人

東京女王說下週又要出國了。

 

「去哪兒?」好友惠美問。

 

「東京啊,最新冬裝發表了,想去表參道逛逛,買些新貨色回來;聽說巷子裡又新開了幾間甜點店,也會去吃吃看。」她大約一個半月會出國一趟,最多不會超過二個月,大多去東京,吃吃喝喝,買買新衣服給自己,因此好友都稱她為「東京女王」。這麼頻繁去東京,不是因為有事業或房產在那裡,當然她的收入很不錯,去東京就像去東區;原因只是為了放鬆,吃喝、買東西對她來說,就是最有效的放鬆方式。

 

「需要幫妳帶些什麼回來嗎?先說好,只准小東西喔,水波爐、吹風機什麼的,拜託別叫我幫妳買!」出國前,她好心傳了訊息問惠美。惠美說不用了,目前沒什麼缺的,她所謂那些藥妝之類的小東西自己少用也不缺;至於電器,聽她說了才知道原來現在換成流行水波爐和吹風機。「這種東西,真有這麼神奇到需要特地從東京買嗎?」惠美在心裡納悶著,過了一會兒,回了訊息給她:「好好享受吧,東京女王!」接著送上一個吐舌頭的貼圖。

 

大約平均一、二個月,就會在臉書動態上看到她貼了各式各樣在東京拍的照片:米其林餐廳的桌邊服務、「日本第一」甜點店裡吃了一口的蛋糕、刻意只拍提袋LOGO不拍袋內包包的照片⋯⋯好友都習慣了,儘管清楚知道這是她分享生活同時也是炫耀自己的方式,但她開心就好,惠美也不吝於送出一個讚,偶爾留言假裝表示很羨慕。東京女王沈浸在臉書上一波波讚美潮裡,一張張構圖角度不怎麼理想的隨拍照片,每隔幾分鐘,又出現在大家的動態消息之上。其實她並不知道,最近已經有幾個朋友開始停止追蹤她的動態,可能是嫌煩嫌膩了,一張張東京的炫耀照片,好像在嘲笑在台灣努力工作的朋友們:「你們看我在東京玩得多開心呀!」

 

坦白說,惠美並不羨慕她,若以收入來說,她應該好很多,但惠美的生活,過得和她一樣開心。一年大概會出國二次,沒意外的話,那二次也都是日本,但不是東京,而是京都。對惠美來說,去京都也是最好的放鬆方式,將累積半年左右的種種負能量,隨著飛機遠離自己生活的城市。抵達京都後,惠美不搭電車也不搭巴士,就慢慢走,穿梭巷弄中,然後像從手掌中撒著小沙子般,一點點慢慢丟棄心中的那些不愉快。

 

旅程中,住宿大概是旅費中最大的單筆消費,惠美不吃米其林名店也不買時尚名牌。她的行程規劃中,只標出了幾個二手市集的舉辦日期,有的在神社,有的在某個廣場,那是她每趟京都行的固定行程。其他時間,惠美大多會去鴨川散步,天氣熱的話,就買支抹茶冰淇淋,沿著河岸慢慢散步。手腕上,掛著一台小相機,看到什麼可愛或有感覺的,就隨手拿起來拍下。例如她逆著光拍樹葉脈紋、逆著光拍經過行人、逆著光拍神社鳥居、逆著光拍在鴨川水上鼓翅嬉戲的小鴨兒⋯⋯這些照片,惠美也會一一上傳臉書,得到的讚和留言也不少,幾個朋友忍不住問她那些照片在京都哪裡拍的?怎麼自己上次去的時候都沒看到呢?其中一篇留言來自東京女王:「不管啦,下次我們一起去京都玩吧,妳要負責帶隊喔,我也想去那些地方!」

 

惠美心裡明白,東京女王只是瞎起鬨,這些地方,她肯定不會喜歡。沒有米其林美食名店、沒有限量名牌包包、沒有奢華下午茶的京都行程,怎麼可能合她的胃口?對於那篇留言,惠美只按了一個讚,沒有回覆,她非常清楚,有沒有回覆對東京女王來說,其實一點都不重要。那篇留言,東京女王可能是剛好在等甜點上桌前,無意識滑著手機時所留的,留完就忘了;等到甜點上桌後,女王心裡開始轉而想著今天晚餐要吃哪家米其林。

 

惠美繼續自己的京都行程,晚上,她想去京都大學附近的拉麵店,是學生最喜歡的店之一。吃完後,她打算再去鴨川走走,先去超商買一罐啤酒和幾串燒烤,走到河邊選個地方坐下,配著遠方素人歌手的音樂聲。聽著聽著,手機不時亮起,跳出幾則提醒訊息,惠美暫時不理,她沈浸享受著當下一個人美好的京都夜晚。

 

開過五間民宿和一間咖啡店,寫了十幾本旅遊書,現在正經營一間出版社,飛鳥季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