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做作,是必要之惡

 世界上有許多事情是要求不來的,例如要男人分辨素顏與濃妝的差別,以及看出一個正妹究竟是天然呆還是做作假掰女。

 

    注意,前提是正妹,因為只要長得不合男人胃口,即使正港天然呆,也會被他們說是醜人多作怪。

 

    做作女之所以能夠吸引男人,無非是滿足了男人的保護慾與想像罷了。

 

    除非從小立志當個小男人,否則大多數的男人都會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另一半的英雄,偏偏現在社會女人當自強,愈來愈不需要依靠男人,男人在現實生活吃了鱉,心底難免還是會有個「理想型」,而那些千嬌百弱、無辜可愛,被女性同胞唾棄的做作女,恰好對了男人的胃。

 

    追根究柢,男人被做作女吸引的深層原因,其實有點令人同情的。

 

    一時鬼迷心竅沒什麼大不了,但若將做作女拿來跟自己的另一半相提並論,似乎就過分了點。

 

    不過,這也是男人的一種暗示。

 

    戀愛就像一面照妖鏡,交往久了,在另一半面前放屁剔牙的人不在少數,或是毫不遮掩的顯露出自己的劣根性,但有些人恐怕太過放鬆,完全忘記了愛情本來就需要一點做作,一點美感。

 

    即使是到了老夫老妻的境界,男人還是會期待另一半讓自己眼睛一亮的時刻,例如偶爾的撒嬌裝弱,或是生氣時選擇可愛的嘟嘴而不是板著一張臉,倘若女人老是抱著「這樣做就不是我啦」的心情,也難怪男人會情不自禁在另一半面前稱讚做作女。

 

 說到底,男人也許是想藉由這種方式,喚起另一半令人憐愛的一面,卻用錯了方式,變成了讓女人跳腳不已的白目男。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可惜在情場上,多數人只能理解同性,卻永遠無法摸透異性,於是悲劇收場的戀情處處皆是,畢竟只有女人看得出另一個女人的無辜大眼是天生還是戴了角膜放大片,只有男人看得出另一個男人裸上身打籃球是因為真的怕熱還是想耍帥。

 

    當女人不懂男人怎麼笨到被做作女騙時,男人也不懂為什麼女人總喜歡靠一張嘴甜言蜜語打天下的壞男人,最後再搞得自己遍體鱗傷。

 

    男人很貪心,希望另一半堅強自立,卻又要她仍保有女人的柔軟與嬌媚;女人也貪心,想要個老實專情的另一半,卻又暗自希望他別無趣到欠缺雄性魅力。

 

    面對男人,做作或許是一種必要之「惡」,但換個角度想,與其打著「大剌剌」的旗幟,實際上卻口無遮攔的刺傷別人,嗲聲嗲氣裝可愛似乎還討喜得多。

 

    適可而止的必要之惡,反而是件好事,當然,假如遇到認為做作女放的屁也香噴噴的男人,還是儘快遠離他吧,畢竟這種男人根本是有妄想症,瞎攪和下去只是浪費自己青春。

   

    陳默安粉絲專頁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男生不懂的做作女

陳默安,喜歡聽故事,認為只要真心訴說,都是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