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在轉身那一刻,妳終於看見的

很多事其實都早有跡象,只是妳選擇不面對而已;很多畫面其實都在我們的心中預演過,只是我們選擇不看見而已。

那天,說好就此分手的那一刻,不管那畫面看起來是你們誰先離開?妳都一定是比較晚走的那一個──妳把自己的靈魂留在那裡……在妳偷偷轉身的那一刻,妳看見了,他的離開變成一個真實的畫面,妳才發現,原來悲傷永遠無法預習,妳在轉身那一刻看見的是他的無情和妳的恐慌。

「難」從此變成妳簡化一切的答案。妳的生活開始變得很「難」,任何從前是兩個人一起去做的事情,對現在一個人的妳都是一種挑戰,妳咬著牙跟自己說妳可以,也好像真的做到了,但全世界也只有妳自己知道,其實妳最後還是功敗垂成了!因為妳還是會想他,會想他如果還在該有多好……妳的感傷就像現在很流行的筋骨傷,妳越在意它的疼痛它就越難好,直到妳故意忽略它,開始努力運動,突然有一天妳就發現自己竟然已經不再疼痛。

那是妳突然又轉身的那一刻,這一次妳看見的,是終於離開的自己。妳終於看清楚,「無法」一個人跟「不習慣」一個人,是不一樣的。妳不會真的「無法」一個人,因為妳從前也是一個人;而我們打破「不習慣」一個人的方法,就是去創造更多新的習慣。妳努力讓自己像一台坦克車那樣,輾過從前那些習慣的鏈結,用新習慣取代掉舊習慣,用新記憶覆蓋上舊記憶……那的確辛苦,但卻絕對不會沒有進度;妳不再說「難」,那是妳終於懂的,如果我們連最困難的委屈自己,當時都那麼輕易地做過,那這個世界又有什麼是真的困難?!

角子
雜項工作者。 從唱片創意、藝人書製作到經紀。 好玩的事都做。 如果還能賺點錢就更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