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男人的情字這條路(下)

男人的情字這條路(上)

 

不,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該有一個讓他無後顧之憂的賢妻,這是思耘該負責面對的事!

可是思耘如果能面對,就不會這麼慌張的要找老公!

 

程遠內心不斷掙扎,不行,如果回臺,要面對的不只思耘,還有兒子的病、爸媽的情緒,甚至,程遠心裡有個聲音如鬼魅般激盪:你是多麼優秀傑出的人才,你的面子呢?人家會怎麼看你程遠,原來光鮮亮麗之下,你也有不堪的一面?

心一橫,程遠克制激動,冷冷的回思耘一句:「再說、等我回臺再說。」

 

回到大連,不出所料,程遠媽的來電,成了每天的疲勞轟炸,倒是思耘安靜下來了。程遠媽對思耘的指控,程遠反而覺得老人家不識大體,應該尊重思耘的判斷,不管如何,Jeff是思耘的心頭肉,站在親生媽媽的立場,思耘一定會顧全兒子的將來周到。

 

既然思耘不吵不鬧了,程遠樂得裝聾作啞,應付一個女人,總比應付婆媳兩個強,程遠覺得自己果然天縱英明,反正要擺平老媽又不難。

一個多月過去,程遠全心放在工作上,思耘不主動找他,他也不想自找麻煩。直到一天傍晚,程遠媽打電話來嚎啕大哭:「思耘偷偷帶著Jeff走了。」

「走了?什麼時候走的?去哪了?回美國了嗎?」

程遠媽哭到語焉不詳。

 

「都沒說。」程遠爸接過電話,語氣好沮喪:「我們三天沒看到孫子,上樓又找不到人,去問警衛,警衛說昨天下午,看思耘帶著行李牽著Jeff出門,警衛跟她打招呼,問她是要去大陸找先生嗎?思耘還笑著跟他點點頭。」

 

掛掉父母的電話,一通電話撥到美國丈母娘家,電話一直響,就是沒人接;一通一通的打,最後回應的都是請他留言。

 

匆匆交代秘書家中有事,有多少假,就請多少天,連行李都沒收,就直奔機場飛美。一路上,認識思耘以來的樁樁件件往事揪心,Jeff純真的笑靨,多令人有子萬事足,一個宛如天使般的孩子,怎麼會心智有問題?

 

有多久了,怎麼會越來越習慣漠視思耘的感受?是從那次冷戰之後嗎?是發現Jeff有問題後,自己的逃避嗎?還是媽對思耘不滿的推波助瀾?還是自己也仗勢著有丈母娘的偏袒,更無所謂了?

 

在思耘洛杉磯的娘家,丈母娘搖頭嘆氣外還是搖頭嘆氣,思耘忙著帶Jeff求醫,完全把天天來訪的程遠當空氣。

 

一星期後,丈母娘偷偷的告訴女婿:「思耘這兩天心情平復多了,她應該會找你談,就多體貼讓讓吧。」

這天晚上,丈母娘幫忙帶Jeff上樓睡覺,把客廳留給程遠夫妻。

分針走了一圈又一圈,思耘的面無表情,讓程遠不知如何開口。一小時過去了,思耘從桌上的紙袋中抽出文件:「我們離婚吧!」

錯愕讓程遠反應不過來:「沒有商量餘地了嗎?不可以再說、再說嗎?」

「你看著我!」思耘努力壓抑著情緒:「我快樂嗎?」

程遠搖頭。

「我幸福嗎?」

程遠低下了頭。

「知道我現在的憔悴不堪,是你多久折磨出來的嗎?」

程遠的頭低到不能再低。

「既然彼此都不愛了,就各自放手吧!」

「不要,妳知道,我一直都愛妳、愛我們的孩子、愛我們的家、愛—」

「愛什麼?」思耘淒楚冷笑:「你最愛的是自己!你的父母從小把你捧上了天,你的心裡唯己獨尊,只能你被照顧周全,至於身邊的妻兒,任其自生自滅,與你何干?」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程遠在心中吶喊,卻面對思耘說不出口,終究思耘是把自己看透徹了……經驗法則告訴程遠:「千萬別在思耘氣頭上卯起來和她對著幹。」面對這張離婚證書,程遠暗自盤算著:憑我現今的地位、條件和本事,要重新再把思耘追回來,有什麼困難?就姑且讓她發洩一下積怨好了。

 

「妳的條件呢?」反正打定主意欲擒故縱了,程遠態度便遊戲起來:「總不會無條件離婚吧?」

「只要Jeff。」程遠無所謂的態度,讓思耘痛徹心扉,卻仍想最後一搏,Jeff,不也是他父母摯愛的金孫嗎?程遠真的對妻兒這麼了無情義了嗎?

「好!」匆匆看過思耘請律師擬過條件的離婚證書,程遠自以為瀟灑的簽上姓名。

思耘渾身冰冷、一臉灰敗,原來,程遠真的棄她母子如敝屣,是因為Jeff是有病的孩子嗎?是程遠媽成功灌輸這個極其污辱人的觀念給程遠嗎?在確診Jeff病情後,程遠媽曾故意當著思耘面跟程遠爸說:「我們家世代健康、聰明、傑出,程遠要結婚,親家遠在天邊,我們連個想打聽都沒能夠,這下好了,遺傳病出來了。」

 

程遠離開洛杉磯前,丈母娘偷偷一再交代:「想他們母子,就跟我說一聲吧!」偏偏程遠故意冷了半年不和丈母娘聯絡,全心拚自己的事業版圖。

 

四月,Jeff的生日到來,程遠精心為兒子挑了禮物,興沖沖的飛美,一路上猜想著:大了一歲的Jeff該會喊Daddy了吧?療傷過後,思耘應該風采依舊,或者綽約更勝當年?出其不意的探訪,夫妻間,該會是充滿小別勝新婚的驚喜與甜蜜吧?至今,在程遠心中,思耘的輕顰淺笑,仍是沒有任何女人可取代或動搖的。

 

帶著99朵綴著滿天星的嬌嫩粉玫瑰和Jeff的生日禮物,程遠壓抑著興奮雀躍的情緒,滿懷歡欣敲丈母娘家門,聽到開門聲,忍不住先深呼吸,按捺不住的相思滿溢,門開了,卻是一個陌生的老外……

 

 

 

臺灣傳統的已婚男性,他們只有賺錢養家一項功能嗎?其實已婚中的男性逐漸會發展出「先生」與「父親」的角色,才能說成熟。而越依靠母親代勞婚後家庭事務的男性,角色就侷限在兒子,當太太變成母親,沒有進化的先生,終究會被發現沒有成長。

 

婚姻的滿意度,是建立在夫妻彼此能夠傳遞與表達正向情感。婚姻學家發現,充滿愛意、敬重與支持的關係對婚姻溝通品質有正面的效果,這個概念就好像到婚姻銀行存錢,從日常生活中儲蓄情感的習慣,像是支持、尊重、浪漫、貼心的舉動,都屬於正向的存入舉動。負面的互動,像是消極面對衝突、吵架、鄙視、抱怨等就是支出的概念。一個婚姻是否存亡,可以看這對夫妻的婚姻銀行裡面,正面互動的存入是不是遠大於負面提領,還是已經超支了還不知道?

 

婚姻是會變動的,它會長大,以前是兩個人的愛情關係,一旦進化成婚姻關係,夫妻發展與適應不同身分角色,跟一開始時不同。不再是個人的角色而已,後來會有母親父親的角色。隨著不同情境、角色與任務也許也會越來越重,夫妻若不能協調同心,無法適應變動,婚姻銀行勢必不停的被提領。

 

在孩子出生前是人生勝利組的程遠,婚後把家庭職責切割出來,一直沒有融入父親的角色,而只當賺錢的兩地飛人,以個人事業的成就為重心,小孩全交由太太思耘跟媽媽全權照顧與負責。

 

一般而言,婚姻滿意度會隨著孩子出世而下降,夫妻在育兒階段的相處過程,會發生各種意見不一的衝突與拉扯,如果夫妻可以彼此鼓勵、讚美與接納,同心支持更能增加夫妻間養育子女的成就感與恩情,緩衝了育兒階段帶來的負向衝擊。

 

當孩子有特殊狀況時,母親的壓力特別大,加上太太思耘跟婆婆對早期療育觀念不同時,婆婆指責的壓力,不但不能同理媳婦的緊張、焦慮與挫折,太太一再求助時,又屢屢遭挫,連離婚協議書,先生都願意簽。

 

男性多半把工作賺錢當成對家庭的唯一責任,但若能同時以不同方式的關懷與投入,也許或多或少的存入婚姻銀行總能積沙成塔。程遠忽略了孩子出世所帶來的各種挑戰與衝擊,他的抱怨與指責,引發思耘的憂鬱、無力、憤怒,因而採取積極攻擊或消極疏離,一來一往共構了破壞關係的惡性循環。如此一來,兩人婚姻存摺最終破產了,即便程遠心中仍有滿滿對妻兒的愛,卻輸掉了婚姻,甚為可惜。

 

 

本文出自《男人的情字這條路》大塊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