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男人的情字這條路(下)

男人的情字這條路(上)

 

不,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該有一個讓他無後顧之憂的賢妻,這是思耘該負責面對的事!

可是思耘如果能面對,就不會這麼慌張的要找老公!

 

程遠內心不斷掙扎,不行,如果回臺,要面對的不只思耘,還有兒子的病、爸媽的情緒,甚至,程遠心裡有個聲音如鬼魅般激盪:你是多麼優秀傑出的人才,你的面子呢?人家會怎麼看你程遠,原來光鮮亮麗之下,你也有不堪的一面?

心一橫,程遠克制激動,冷冷的回思耘一句:「再說、等我回臺再說。」

 

回到大連,不出所料,程遠媽的來電,成了每天的疲勞轟炸,倒是思耘安靜下來了。程遠媽對思耘的指控,程遠反而覺得老人家不識大體,應該尊重思耘的判斷,不管如何,Jeff是思耘的心頭肉,站在親生媽媽的立場,思耘一定會顧全兒子的將來周到。

 

既然思耘不吵不鬧了,程遠樂得裝聾作啞,應付一個女人,總比應付婆媳兩個強,程遠覺得自己果然天縱英明,反正要擺平老媽又不難。

一個多月過去,程遠全心放在工作上,思耘不主動找他,他也不想自找麻煩。直到一天傍晚,程遠媽打電話來嚎啕大哭:「思耘偷偷帶著Jeff走了。」

「走了?什麼時候走的?去哪了?回美國了嗎?」

程遠媽哭到語焉不詳。

 

「都沒說。」程遠爸接過電話,語氣好沮喪:「我們三天沒看到孫子,上樓又找不到人,去問警衛,警衛說昨天下午,看思耘帶著行李牽著Jeff出門,警衛跟她打招呼,問她是要去大陸找先生嗎?思耘還笑著跟他點點頭。」

 

掛掉父母的電話,一通電話撥到美國丈母娘家,電話一直響,就是沒人接;一通一通的打,最後回應的都是請他留言。

 

匆匆交代秘書家中有事,有多少假,就請多少天,連行李都沒收,就直奔機場飛美。一路上,認識思耘以來的樁樁件件往事揪心,Jeff純真的笑靨,多令人有子萬事足,一個宛如天使般的孩子,怎麼會心智有問題?

 

有多久了,怎麼會越來越習慣漠視思耘的感受?是從那次冷戰之後嗎?是發現Jeff有問題後,自己的逃避嗎?還是媽對思耘不滿的推波助瀾?還是自己也仗勢著有丈母娘的偏袒,更無所謂了?

 

在思耘洛杉磯的娘家,丈母娘搖頭嘆氣外還是搖頭嘆氣,思耘忙著帶Jeff求醫,完全把天天來訪的程遠當空氣。

 

一星期後,丈母娘偷偷的告訴女婿:「思耘這兩天心情平復多了,她應該會找你談,就多體貼讓讓吧。」

這天晚上,丈母娘幫忙帶Jeff上樓睡覺,把客廳留給程遠夫妻。

分針走了一圈又一圈,思耘的面無表情,讓程遠不知如何開口。一小時過去了,思耘從桌上的紙袋中抽出文件:「我們離婚吧!」

錯愕讓程遠反應不過來:「沒有商量餘地了嗎?不可以再說、再說嗎?」

「你看著我!」思耘努力壓抑著情緒:「我快樂嗎?」

程遠搖頭。

「我幸福嗎?」

程遠低下了頭。

「知道我現在的憔悴不堪,是你多久折磨出來的嗎?」

程遠的頭低到不能再低。

「既然彼此都不愛了,就各自放手吧!」

「不要,妳知道,我一直都愛妳、愛我們的孩子、愛我們的家、愛—」

「愛什麼?」思耘淒楚冷笑:「你最愛的是自己!你的父母從小把你捧上了天,你的心裡唯己獨尊,只能你被照顧周全,至於身邊的妻兒,任其自生自滅,與你何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