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成為人生勝利組,還有什麼好挑剔

女友突然約他看展,他有一點訝異,因為女友對藝文沒什麼興趣,雖然會在臉書附庸風雅的按按讚,但約會時她想去的地方只有那種很公主的下午茶店或者百貨公司,這次的披頭四展他本來就打算自己去看,沒想到女友居然會感興趣。

 

她喜歡屬於這城市所有一切繁華絢麗的活動,喜歡指甲彩繪以及刷的很濃的假睫毛貼片,從不看時尚雜誌以外的刊物。

 

他喜歡閱讀、搖滾、咖啡、哈士奇,他們興趣從不相投,話題也並不投機,不過她的確是個讓男人很有面子的女朋友,高挑漂亮腿長,年齡剛到三十,月薪已上看七萬,標準的績優爆發股,爸媽也很滿意這個能幹的準媳婦。

 

到了展場還來不及欣賞,女友已經把相機塞給他:「幫我拍」,然後一個箭步跳到入口展板前擠開民眾喬姿勢,其它正準備照相的人皺著眉走開,女友嘟起性感紅潤雙唇,對著約翰藍儂大頭照拋出飛吻;咖擦一聲再換個姿勢,舉起拳頭放在下巴做無辜小狗狀。

 

幫女友拍完獨照,正想開始看展,女友從包包拿出自拍棒拉他入鏡,一路上指揮若定,臉貼臉是CAVERN CLUB,啾咪啾咪是I want hold your hand,女友從這個點跳到下一個點,一路上把披頭四展當作拍照背板,把他當成免費攝影師兼美術道具,每張照片經女友QC後就立即發LINE。

 

趁女友忙著上傳,他總算可以靜下來逛展,才逛不到十分鐘,女友馬上怒氣沖沖的出現質問:「欸你把我自己丟在那邊是什麼意思?」「我只不過是走過來看一下。」「那你有跟我説嗎?你走掉誰幫我拍照?」女友音量大了起來,引起旁邊看展的文青側目,他摟著女友肩膀安撫,女友還是不爽,甩掉他的手跑到一旁玩手機。

 

他摸摸鼻子打算繼續好言好語,卻發現女友邊玩手機、邊滿臉不爽的走向出口,他往前趕上,兩人僵持沈默地步出展場,此時手機響起,他發現原來女友正在臉書TAG他,還不忘加上幾句:「@披頭四,我的最愛。」「@今天跟哈泥看展,好Happy!」底下滿是親友羨慕的留言與祝福,還有人說:「妳是個有氣質又漂亮又懂得經營的好女生,真羨慕你男朋友!」

 

望著女友的背影,他發現女友始終愛的只有她自己,他、感到非常、非常寂寞,突然瞬間想起A。

 

A是辦公室的同事,聰明知性,兩人極談得來,他不是不知道A喜歡他很久了,也不是沒有考慮過和A在一起,不過A年紀偏大,外表差女友一大截,薪水也落後女友許多。

 

跟A在一起或許比較快樂幸福,只可惜他不能不在意現實、親友間的比較、更重要的是他不能不承認:自己的確也是個世俗而看重條件的男人、活在別人的評價當中,寧願在正妹身邊忍受公主病,也不願陪普妹看場文藝電影。

 

他想通了,他會娶女友,然後和A搞曖昧,這樣的人生雖然虛偽造假了點,但既然成為人生勝利組,那還有什麼好挑剔呢?

 

凌茜粉絲團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幸福的外在假象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