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放下刑罰,從工具人解脫

妳喜歡他。

 

妳對他總是有很多的順便,有一部好看的電影,想問他有沒有「順便」想去,他想走走,妳「順便」也想散心,他想吃什麼,妳「順便」也想買,他提出的要求,妳都順便的不得了;比如說他說他要做論文,找資料好花時間,妳就自告奮勇的幫他查,他需要有人協助他處理作品,妳就說交給妳沒問題,他深夜心情不好,妳花四五個小時陪他談心。

 

他肚子餓了手機壞了天氣冷了股票跌了、被上司刁難了被客戶惡搞…,妳當他軍師為他分憂解勞,幫他跑腿為他找機會,妳付出了那麼多,不過是卑微的想要換一點動心。

 

他呢?似乎也不是全然無感,似乎對妳也有些情愫,有很多曖昧加溫的小動作讓妳心跳加。 例如有意無意的幫妳取去嘴角餅乾殘渣(然後還放到嘴裡吃掉),跟妳共用一根吸管,摸摸妳的頭髮…但無論如何他總是點到為止,就在空氣中的粉紅色濃到不能再濃的時候,他卻突然想讓妳發瘋似的,大談特談最近認識了哪個很正的妹,或是叫妳趕快去找個男朋友…。

 

妳覺得他心中有妳,只是還沒辦法下決定,不然他怎麼會做這麼多友誼以上戀人以下的舉動,他說他受過感情重傷,怕了再失去怕了再深愛,妳堅信妳溫暖的愛總能融化堅冰。

 

有時候,妳也會對這漫長無期的曖昧等待絕望,於是妳曾說服自己死心放棄,但每次多見他一次,妳就越陷越深,妳也曾鼓起勇氣暗示他、試探他對妳的感覺,他的反應總是不置可否、欲拒還迎,你們的關係總在:妳不斷付出→妳心死累了想放棄→他突然關心甜蜜→妳又死灰復燃中循環。

 

如果妳現在也正在「他到底有沒有一些愛我」這樣的無間道中徘徊,那讓我誠實的一棒打死妳:「沒有」。

 

雖然妳用好兄弟、好朋友之名包裝妳的心意,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很清楚友情跟愛情之間的差別。他不是傻子、也不是瞎子,怎麼會不清楚妳的心意,誰沒事三餐噓寒問暖,誰又吃飽太閒為對方一直做東做西,妳都給了那麼多機會,他如果想早就告白,他們只是不想拆穿妳,正如同,妳也不願赤裸裸地拆穿自己根本不被愛。

 

他當然不討厭妳,但那是因為妳是一個有利可圖的資源,誰會討厭為自己奉獻時間、智慧、精力又不要酬勞的人? 而且老實說,他連把妳真心當成個朋友也沒有,否則他一定會告訴妳,別再無謂的對他付出。

 

 

妳當然會傷心失落難過,但其實,妳應當慶幸,我一定要再次的說:失去一個不愛妳的人從來都不可惜,就算不講愛情,失去一個只想利用妳的朋友,對妳又有什麼損失?其實妳根本不需要他,因為他從來沒有為你做什麼,妳就像唐吉訶德,徒勞的消耗精力,成全他的人生。

 

妳無法改變他不愛妳的事實,但妳可以放下自己給的刑罰,從工具人的身份解脫,這是妳可以為自己做的事。

                                                                                  

 

凌茜粉絲團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不夠喜歡我,就不要利用我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