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下架)情婦的臉孔

口述者:梁祕書,42

 

洪小姐從韓國回來了,邱總要求我一定要親自接機。

 

洪小姐就是邱總夫人,但她嫌被叫夫人太貴氣,叫邱太太又老氣,或許還留戀她以前青春玉女的頭銜吧,堅持所有人叫她洪小姐。

 

洪小姐在歌壇如日中天時,會突然宣布退出,毅然下嫁邱總,「海內外同胞」無不感到驚訝萬分。因為以洪小姐講感性、唱民歌的「文青」形象,似乎不太可能嫁給銅臭味十足的商人,如果真是豪門就罷了,邱總頂多是土豪;如果真是帥哥也就罷了,邱總卻是又矮又不上相;如果是個才子也說得過去,問題是邱總只有五專機電科畢業,談吐粗俗,除了會賺錢,看不出有什麼才華。

 

反正就是辦了一個轟動一時的世紀婚禮,能怎麼貴就怎麼貴,能多盛大就多盛大,大家議論一番之後,想想男婚女嫁畢竟是你情我願,那些酸溜溜的風涼話講多了也沒意思,而且洪小姐死心踏地,連媒體採訪也不再接受,一副洗盡鉛華、準備洗手作羹湯的賢淑模樣。

 

邱總在豪宅裡安排了四個佣人侍候她,洪小姐也沒什麼機會表現她的賢慧,只有偶爾陪邱總出席什麼大場面時,小鳥依人的跟在他身邊,總是用無限柔情與崇拜的眼光看著老公,讓大家覺得還真是一對恩愛夫妻,「看來真愛是沒有任何隔閡的」,一位兩性專家在電視上這樣評論,也有名嘴說邱總以前風流成性,如今娶得如花美眷,可能就此「收山」,也可說是美人招手、浪子回頭了。

 

言猶在耳,邱總就被水果週刊爆出,帶了一位年輕女藝人去烏來洗溫泉,兩人狀甚親密,一洗三個小時,又共進燭光晚餐,還親吻送別──果然是改不了吃屎(這樣說自己老闆真不好意思,但的確如此)。雖然兩邊事後都辯解只是普通朋友,晚餐是說公事,溫泉也是各洗各的大眾池,但只要十歲以上的小孩都不會相信吧;媒體沸沸揚揚,名嘴幸災樂禍,有些算命占卜的放馬後炮說早就看出來了……

 

這些都不重要,做為邱總多年的隨身祕書,我只擔心洪小姐的反應:痛哭?憤怒?要求離婚?可能這回邱總又要「破財消災」了──他上一次離婚也是如此,自己說好像被前妻割掉了一條大腿肉。

 

不料洪小姐異常平靜,不吵不鬧,只跟我要了一張邱總緋聞對象那女藝人的照片,還裝框放在床頭,整天怔怔的看著那巧笑倩兮的美女(老實說她的確比洪小姐年輕漂亮,這也是邱總一貫作風),我心想她會不會是想下什麼符咒,或是拿針刺對方照片……這些報復行為,但都沒有,只說想去韓國一趟。

 

邱總當然喜出望外,新婚妻子沒有因他亂搞而吵鬧已是萬幸,想出國散散心更是理所當然,當下叫我買了頭等艙機票,送上一張無限卡的副卡,親自送洪小姐上了往首爾的飛機。

 

倒是那個緋聞女藝人,藉此機會還上了不少節目,比以前稍微紅了一些,不過可能是經紀公司警告,就沒看到她再跟邱總連絡、出雙入對了。反正邱總身邊不愁沒有自動送上門的女生,酒店、舞廳裡也多得是等著叫「邱把拔」的小姐。洪小姐不在,邱總更是如魚得水,大概是因為他已對洪小姐發誓痛改前非,所以要趁她回國之前玩個夠,好好的「匪類」一番。

 

洪小姐在韓國待了整整兩個月才回來,邱總決定盛大歡迎,包了一家飯店的頂樓餐廳,插了999朵玫瑰,還請了現場樂隊,準備好「香檳王」,等我去機場接洪小姐回來。

 

洪小姐戴著帽子、墨鏡和口罩,要不是她的衣服眼熟,我還差點認不出來。我說邱總等著歡迎她,她點點頭,不發一語,上了邱總的賓利轎車,直奔飯店,我坐在司機旁邊不敢多話,但總覺得空氣怪怪的,不知道哪裡不對。

 

把洪小姐送到滿臉笑容的邱總面前,我正如釋重負的轉身離開,忽然聽見一聲慘叫──是邱總,他面對著拿下帽子、墨鏡和口罩的洪小姐,赫然驚見她把自己整形成那個緋聞女藝人的樣子,幾乎是一模一樣,若不是身材高矮有差,連我都以為接來的是那個女藝人而不是洪小姐。

 

只聽見她幽幽的對邱總說:「你不是喜歡這種樣子嗎?我就變成這個樣子給你看,滿意嗎?」   

  

 

本文出自《請勿對號入座》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