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偷吃被發現,才叫偷吃

誰都希望自己的愛人對自己忠貞不二,然而事實證明,兩個人在一起就算再相愛,要對方對身旁的花花草草不存一絲慾念,幾乎是不可能。如果愛情裡的忠誠如此容易,也不會有人珍惜與歌頌了。

長久以來,我們討論著出軌,肉體上的出軌、精神上的出軌,你能接受哪一種?事實上,只要我們對對方有愛,不管哪種出軌,我們都不能接受。我們都知道,真正的愛情必須給對方自由,但我們也清楚,愛情的本質就是一種佔有。當我們愛著一個人,就算只是單戀,我們都希望自己能獨佔他的身心靈,誰想跟我分享都不行。

我們把出軌形容成「偷吃」,正是因為不想讓對方知道,我們已經偷偷地把自己不管哪個部分,與其他人分享。就算那種情況只是肉體上的發洩,那也是得先有慾望,才能發生肉體上的關係。當妳知道自己所愛的對方,跟其他人有了肉體上的關係,而妳依然可以用「他說他對她沒有愛啦!」這種理由來說服自己,也是強迫自己接受,內心深處,妳依然是憤怒的,妳選擇壓抑怒氣,只是因為妳想擁有他的慾望太過於強大,強大到妳願意把這份不甘塞到最陰暗、最看不清的角落。只是,就算妳把這些怨念壓抑得再小,它依然無比巨大,或許已經大到妳看不到怨念的界線,因此妳才以為自己早已不怨了。

如果對方出軌──不管精神上或是肉體上──妳可以不怨,那也幾乎可以說,妳其實不愛他了。

偷吃到什麼樣的程度才算偷吃?說穿了,偷吃要到妳發現的時候,才能算偷吃。不然他在外頭吃再大,妳依然可以繼續輕鬆愉快地過著充滿愛情的日子,只要他繼續對妳表現愛。而事實上也是如此,有的人不偷吃反而覺得生活苦悶,抑鬱的情緒反而讓對方覺得跟愛人距離越來越遠,而一旦他在外頭開了葷,回到家看到正宮,或許罪惡感做了祟,倒是讓他心甘情願把所有的愛奉獻給她。

而必須得說,有的人或許從小就鍛鍊必須忍辱負重,或者只是單純的不想失去對方,就算發現對方偷吃,也繼續裝作沒看到,秉持著溫情聖母的精神,放任自己的愛人去外頭廣納百川。這種人會快樂嗎?我不相信有人能發現對方偷吃,自己可以完全接受,頂多就只是麻木了,或者維繫著他們倆關係的,早已不是愛情,而是其他的因素──孩子、經濟能力、或是太多剪不斷裡還亂的人生。

出軌也只有到被發現的時候,才能造成痛楚。那相愛時,是否就應該犯傻,才能擁有愛情的甜美呢?的確,有時候笨蛋活得比聰明人開心,看不清楚真相,傻傻活著似乎挺好的,只是當出軌變成了情變,被拋棄得不明不白所受的傷,絕對不是「犯傻」就能撐過的。

另一個問題:出軌到什麼程度,妳才需要給對方放生呢?

答案其實很簡單:妳受不了的時候,就應該要放生對方,不管對方是偷吃一次、十次、一百次。愛情是兩個人的事,但妳自己的感受卻只有妳最清楚。他偷吃、他出軌,當然只是為了他自己的快樂;而妳也有決定自己怎麼樣才能幸福快樂。別人可以給妳成打的建議,對妳可能一個都派不上用場,而妳的人生也只有妳能決定,如果連這種事情都得聽從他人,那談愛情,追快樂,對妳來說或許本身就是種奢侈。

劉凱西新書 「幸福的起點:一個人,不寂寞」上市中

【更多新書訊息請上博客來】

粉絲團凱西想太多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到什麼程度才算偷吃?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