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常踩線的,總有一天會跌出去

說到畫界線,沒人比女生更擅長這件事了。

 

男生,年輕的尤其,追女生通常都是all in(全下)之舉。如果他決定要追這個女生,他就會用盡力氣、毫無保留。年輕的男孩們隨時on call等待召喚。自然,這種心力不見得可以換得美人心,但失戀之後,氣力放盡,也可以很快重整旗鼓,重回戰場。

 

不過女孩子呢,戀愛不就是拿著粉筆在地上畫界線嗎?被追求的時候,妳想做點姿態就得畫線,妳不想讓他覺得妳太隨,聊天可以聊到幾點,什麼樣的邀約可以答應。就算對他有點好感,妳還是試著畫線衡量心情。妳怕自己給得太多,又不確定他是不是真的喜歡妳,妳不想在他開口說要在一起之前先投降,他丟過來的球妳猶豫半天不知道要不要搭腔。

 

在沒有太多身體經驗的情況下,交往後妳更是用力畫線、固守城堡,交往多久以後可以做愛,做愛是不是一定要關燈,不能在對方面前裸體。不過心理上,妳把妳跟他畫在一起了,這個小圈圈裡說著獨有的語言和規矩,玩扮家家酒也要認真,有看不見的牆壁,必須拿鑰匙開門才可以進去。

 

偷吃這件事,從女生看男生偷吃,是破壞了圈圈的安心感,把沙堡搗毀,任由鱷魚爬上護城河吃掉公主;從女生看女生自己偷吃,是拿著粉筆去跟別人玩了。

 

當公司新來的男同事對A表達好感的時候,她拿出粉筆畫了一條線。她沒說自己有男友,把這條線畫在,「我不主動提起我有男友,但我不隱瞞」的分界。對A來說,這樣,她還可以享受一點別人的殷勤,但對得起天地良心。

 

男生知道她有男友之後,也沒有退卻,依然上下班跟她聊天,偶爾拋出一兩句讚美之詞。從談話內容可以看出兩個人頗有交情,儘管沒有曖昧,也只是還沒有而已。她把這條線畫在,「說說無妨,我們沒有真的出去約會。」

 

一次出差,讓她畫斷了粉筆。部門移地開會,大家來到風光明媚的度假勝地,穿得太休閒了,看著對方都不像同事。她不想承認,她其實非常期待。這是公事不是邀約,所以她心安理得,收行李的時候花了比平常更久的時間,多包了兩雙鞋兩件洋裝。

 

第一天晚上吃晚餐時,大家開心多開了兩瓶紅酒。「妳也太正了吧,」男生走到她旁邊小聲說,「是想勾引誰?」她漲紅了臉,只把持住還能對他笑一下。吃完飯散了酒席,說可以到海灘上去看煙火,他說他想到樓頂上,問她要不要一起去,她答應了。

 

「樓上風大,妳要不要回房間拿件外套?」

「嗯,也好」

兩個人進了房,1小時後男生才出來。

 

該怎麼畫這條線,才能合理化她自己的所做所為?她想不到。她明白這是個錯誤,若不要再犯,只能承認自己跨了出去。回去後她跟男同事說,除了公事以外他們不該再聯絡了。男生笑笑說,沒問題,妳說好就好。她明白原來男生心中沒有界線,也沒想跟她交往,打破規矩的是她。

 

如果你總在畫線,踩在上面玩,總有一天會跨出去。

 

 

大魔王的戀愛人類學筆記

大魔王的粉絲頁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到什麼程度才算偷吃?

大魔王
喜歡寫字,不寫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