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別Line了,寫封情書給我吧!

科技總改變著人的種種習慣,當然也包括了戀人的溝通方式,改變的同時,當然也創造出其他問題。

 

現在的年輕人,大概很難想像,約莫才不過十年前,手機一點也不智慧,網路通訊全靠MSN,臉書才剛萌芽;而再更早個十年,別說手機了,網路根本還在撥接,人人家中未必有電腦,你說戀人之間怎麼聯絡?打電話到對方家裡,那時候公共電話還很多,為了打給心愛的另一半,常常得排隊等電話。不講電話呢?就只能靠寫信了。

 

寫信,能長能短。能打上照面的,就傳個字條互訴情衷,把嘴巴說不出口的情話,化成文字,寫在紙上,精心折疊,然後交到心愛的人手裡;打不上照面的,就只能靠郵寄了。既然見面不常,一次要講的話通常不是三言兩語,一下子兩三頁信紙也很常見,人一筆一畫寫下思念,寫出自己想讓對方知悉的近況,文字描述或深或淡,寫信時所懷抱的,肯定是巨大的愛意,盼對方藉由筆墨,甚至藉由字跡筆觸的深淺,去解出背後蘊藏的強烈情感。

 

情書是很浪漫的。不只是書寫時的想像,當書信寄出,等候往返的心情,也是一種想像。我們想像對方接到情書時的表情,是雀躍,是欣喜;我們期待著對方回覆,既緊張,又興奮。書信往返需要時間,也需要路程。從寄出到抵達,一段看似平凡的路,卻也可能有狀況發生:天災人禍耽擱了,居中傳遞遺失了,颳風下雨泡水了……。現在人傳Line,對方已讀不回就會氣急攻心;過去人們寫信時,久候未覆是常事,畢竟寫一封信可不能「嗯嗯,喔喔」就結束,要騰出一段時間,靜下心來,才能專心提筆寫字,對於生活忙碌的人,實屬困難。不過,就算對方收到信,馬上找時間回覆,最快最快也得等上個四五天。這四五天之中,我們對回信充滿期待與想像──他最近如何?做了什麼、去了哪裡?是否跟我一樣思念著?期待之下的回覆,總是特別讓人珍惜,不像通訊軟體,三言兩語輕易交代。語文輕易了,人們也就不在意了。情話沒有往日深刻,信裡的甜言蜜語就算是抄,也得花力氣抄寫,不能簡單的複製貼上。書寫的情書,比起手機上沒有溫度的情話,總多了一份誠意。

 

透過筆墨書寫,還可以看出情人更多的面相。字,是很神奇的。一個人寫的字,可以透露出他的性格:他是否草率,是否急躁,草率急躁的人通常寫不了好字,想要迅速完成的欲望,讓他忘了要專心在每個筆畫上,而又有哪個在乎情人的人,會願意讓情人見到自己潦草的字跡呢?字體就算如孩童般幼稚,至少是專心寫下,即使無法寫上一手好字,也能讓人感受到對方的心意。而能夠寫上一手好字的人,更能夠抓緊對方的心。寫好字也是個才,就像有人會畫畫、會彈琴、會歌唱,寫好字的人,更應該寫情書,因為那是才華展現的平台,抓住情人的妙法。

 

而寫信,無論如何,至少都是一個有形有體的物件。哪天,不管兩人終成眷屬,或是分道揚鑣,這些書信至少都是回憶的證據,如果你願意,當我們年老,還可以掀開過往,細細翻閱、回味。

 

寫信,的確老派,但老派得浪漫,老派得美好,甚至老派得特別,這種復古懷舊反而扣人心弦。這陣子突然流行起鋼筆習字,許多年輕人靠著一手好字,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寫字,的確好處多。「現在還用鋼筆寫字的人,肯定是很浪漫的吧!」前陣子在網路上看到的習字發表,上頭寫著這句,說得好極了!

 

所以,別傳Line了,給我寫封情書吧!這個年代的情書,肯定能在回憶裡,待很久很久……。

 

【更多新書訊息請上博客來】

 

粉絲團凱西想太多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老派約會之必要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