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想要你用沒有網路的方式愛我

「在以前的年代,如果男人想要追求一個女人,他們會用筆親自寫情書,一封信經常寫了好幾千字。他們甚至會辛辛苦苦的練習寫字,就為了打動那個女孩..。」

正在台下吃零食、玩手機的幾名學生突然爆出轟然大笑,打斷通識老師的發言,老師面露慍色,但畢竟這是個少子化時代,能謀到一席教職就很不易,校長曾再三叮嚀:「教師是服務業、學生是客戶,要記得以客為尊。」於是她還是面露笑容的問:「怎麼笑得那麼開心?」

 

男學生甲一邊往嘴裡塞著薯條,一邊說:「以前的人太沒效率了吧!把一個要寫那麼多字,把十個手不就斷了?還好現在有line,打條訊息群發就可以搞定所有妹。」乙接話跟著說:「還要打字太遜了吧!用貼圖就好啊,我這組貼圖超好用。」幾個附近的學生過去圍觀。

 

她把握這個機會教育的時機告訴學生:「就是因為以前沒有行動電話,也沒有社群網路,約女孩出門並沒有那麼簡單,而且為了表示衿持,女孩大概到第三次才會赴約,相對來說對男生而言也是一種考驗,如果你沒那麼喜歡對方,就不會願意花那麼多力氣追求,對女生來說也是篩選追求者誠意的一種好方法。」

 

女同學A插嘴:「老師,現在男生只要被拒絕過二次就不可能再約第三次了啦!他們會說女生公主病、自以為是,寧可待在家裡打電動。」乙不服氣的說:「本來就是,被拒絕很沒面子耶,妳們女生不是很愛說平等,怎麼不是妳們來約我們?」

 

「當時娛樂場所不多,交通工具也沒那麼方便,所以約會地點通常都在堤防或公園,約會的方式則以談心為主。老師還記得以前學生時代約會,每次見面他都會送我一張他親自畫的小卡片,我們約會就是邊騎摩托車邊聊天,有一次老師趴在他背後睡著了,他為了怕吵到我,就繼續騎了四個小時,直到摩托車拋錨才叫醒我…。」她憶起那時純純的愛,心中還是湧上一陣甜蜜。

 

丙癡癡的笑:「老師,那他沒有趁機把妳帶去Motel休息喔?搞不好他是性無能。」B則露出有點嫌惡的神情:「送卡片好爛唷!男人要是沒有在女人身上花錢,就不是真正愛妳。」男同學反駁:「屁啦,那是妳自己拜金好不好?」「反正男人都一樣不負責,還不如拿錢實在!」B反唇相譏。

 

她清清喉嚨:「老師覺得愛情中的精神交流比肉體關係更重要,並且願意陪對方一起同甘共苦,愛情才能穩定長久。」

 

「可是老師,性也是兩性關係中很重要的一環啊!如果只想找個談得來的對象,那跟好朋友聊天就好了,兩個人有話聊,但性生活不合也不行啊!」

「還不是很多男人飛黃騰達後就拿錢養小三,把當初同甘共苦的老婆當成家裡的女傭…」學生們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

 

下課後她拿起手機,打上:「能不能不要只是貼圖,給我打通電話好嗎?」

 

但她畢竟忍住,怕男友覺得就是這就是女人想找麻煩的前咒,於是,她又一個一個字的刪除了,突然,她恨起網路的發明。

 

凌茜粉絲團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老派約會之必要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