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不怕,寂寞(1)

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有最適合自己的位置,或許他旁邊的位置不適合我,又或許,最適合我的位置,是我自己的身旁,我們都有想要有人陪伴,但總是到最後才知道,最適合陪伴自己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妳要哭完再講,還是先講完再哭?」我對著電話那頭的人說。

 

        如果我眼沒瞎的話,在我接起電話之前,瞄到手機螢幕上的時間是凌晨三點十一分,一個正常人現在已經睡翻的時間,但我被一通只有哭聲的電話吵醒,然後我還不能生氣,因為對方正在傷心。

 

        可是,哭聲還是沒有停止。

 

        我二話不說掛掉電話,嘆了一口氣,努力的站起身,然後到浴室洗了把臉,再幫自己倒了杯水,我知道一個陷入自己小劇場的女人,通常不會放過身旁的朋友,當然,包括我自己,這種事也做了不少,我完完全全能夠理解。

 

        屁股才剛坐到床上,手機鈴聲又響了,看吧。

 

        「哭完了?」我直接問。

 

        「嗯……」我的助理小月總算肯出聲了。

 

聲音聽起來是冷靜了一點,但總覺得她還是下一秒就會再放聲大哭,對,遇到愛情問題的女人,情緒變化之迅速,簡直是翻臉比翻書還要快,但現在應該是翻臉比滑手機還快,畢竟現在願意翻書的人,實在不多。

 

        小月開始跟我抱怨,男友今天又不回家睡覺,說要跟朋友去唱歌,她叫男友早點回家,兩個人就大吵了起來,小月男友覺得小月管的太多,小月覺得男友讓她很沒有安全感。

 

        我嘆了一口氣,一個想要自由,一個想要安全感,最好的方式,就只有分手,因為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最自由,而當你心裡沒有人的時候,才最有安全感。

 

        就像我現在這樣,自由與和平,內心永遠love and peace。

 

        我的第三任男友阿發,就是個極度熱愛自由的人,熱愛到他常常會忘了自己還有一個女朋友,我只能不斷的在等他的電話,等他的聯絡,等他的施捨,等他記得轉頭,發現我的存在,好給我一點點溫暖,好讓我自己有繼續愛下去的勇氣。

 

        那段愛情裡,我像個無助的乞丐。

 

        我就這樣每天等著、哭著、埋怨著過日子,整整兩年,現在想想,如果我把對他的耐心,拿到工作上來,我現在就不會只是個小小的行銷部組長,搞不好可以把我的上司吉娜幹掉,省的她每天拿點小事就對我開刀。

 

        但女人的潛力,通常只會在愛情上發揮的淋漓盡致而已。

 

從阿發身上,我很清楚的知道,不要跟「自由」搶男友,因為熱愛自由的人,其實都比較愛他自己,而我,只是他熱愛自由後,短暫的依靠和休息,分手後我下定決心,再也不要讓自己變成一間汽車旅館。

 

        但我當然沒有辦法這樣告訴小月,妳想繼續當一間汽車旅館嗎?

 

        因為被愛折磨的女人,耳朵都是關住的,只有聽她們想聽的話時,才會打開,我常會問老天,為什麼要對女人下這樣魔咒。

 

        「妳就先去睡覺吧,就算他再怎麼玩,都是會回家的啊。不是嗎?」女人最愛聽這種話,男人再怎麼在外拈花惹草,終究是會回到妳的身邊,永遠只聽到最後一句回到妳身邊,而前面那句拈花惹草都自動代謝,比脂肪還要好對付。

 

        小月這才笑了出來,「是沒錯啦,但妳覺得他等等回來,我應該繼續跟他吵嗎?還是要放過他?」

 

        「想分手就繼續吵。」我說。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子晨姊,謝謝妳喔,每次跟妳說完我的心情都會好多,我知道我該怎麼做了,快四點了,那我先去睡囉!子晨姊晚安。」小月說完就馬上掛掉電話。

 

        我有一種被當保險套的心情,用完就丟。

 

        我嘆了好大一口氣,用力的躺回床上,想著小月剛剛的哭訴,然後慶幸自己走過了那條路,而現在,我正走在單身的路上,步伐輕盈、心情輕鬆,還能邊哼著周杰倫的星晴。

 

        然後我閉上眼,用一種「好加在」的心情入睡。

 

但這個晚上,我卻又夢到了阿發的背影,老天爺總是不斷的潑我冷水,想告訴我,有些事,表面上是過去的,但其實傷痕在每個人的心中,或許從未過去。

 

        託小月的福,隔天早上睡過頭的我,趕在十點開會前十秒,閃進了會議室,大家都已經坐定,總經理抬頭看著我的一臉驚魂未定,不是很高興的撇了撇嘴,而我的上司吉娜瞪了我一眼,連我的助理小月還用著一臉「我上司真是不懂事」的表情,不著痕跡的指責著我,也不想想看是誰害我睡過頭的。

 

        我快速的入座,會議在下一秒開始,但從來不管會議是不是開始的謝安婷,靠了過來,偷偷在我耳旁說:「妳居然敢在這個時間點遲到,我發現妳比我還叛逆。」

 

        我看了她一眼,說到叛逆,這世界有誰贏的過她?

 

        謝安婷是我看過最不在乎別人想法的女人,她在自己的世界,活的非常自在,她最常對我說的一句話就是,「妳管別人那麼多幹麼?」她就是永遠都不管那麼多,才會跟吉娜變成死對頭,搞的我常夾在她們中間難做人。

 

        關於女人的友情,我覺得大學裡應該要立一門課來特別討論它,甚至應該要是每個女人必修的學分,對女人來說,什麼事都可以吵,什麼理由都可以決裂,可以上一秒說對方不要臉,但也可以下一秒就馬上和好,不要覺得不可能,女人的友情就是可以把全世界的不可能化成可能。

 

        而最能夠讓女人反目成仇的排行榜第一名,除了男人以外,就還是男人。

 

        吉娜的前男友是空降到業務部當經理的敳文,吉娜用最快的速度把到了凱文,談起了轟轟烈烈的辦公室戀情,凱文是個非常穩重又幽默的男人,穿著有品味行為舉止非常紳士,我非常有自知之明,像這麼優秀的男人,只適合用來欣賞,如果要交往,要嘛我的神經要比我的小腿還粗,要嘛就是我的心臟要比我的臉還要大顆,但都沒有,所以這樣的男人不適合我。

 

        題外話,女人心裡都知道自己適合怎樣的人,但通常都會愛上最不適合自己的人,然後談一段轟轟烈烈又無疾而終的戀愛,再覺得自己情路不順,一整個鬼打牆。

 

        而這樣的男人,如果有一個很愛吃醋的女友,就最好離這種男人再更遠一點,差不多三千五百公尺,不然就是會倒大楣,感謝我爸媽的各自再婚,讓我學會了怎麼去看臉色,吉娜幾乎把全公司女同事的醋都吃完了,除了我以外,而最讓吉娜火大的就是安婷了。

 

        安婷非常做她自己,當全公司女同事都知道要保護自己遠凱文時,安婷依然和凱文有說有笑,搞的吉娜每次一看到,就把氣出到我們身上,對安婷來說,她根本沒有想那麼多,她覺得同事之間聊天很正常,更何況大家工作上都有往來,但對吉娜來說,她覺得安婷就是個想勾引凱文的婊子。

 

        女人最大的幻覺,就是覺得自己男人棒的不得了,然後身旁的異性都好像對自己男人有企圖。

 

        雖然凱文看起來滿可口的,但吉娜真的是太多慮了。

 

        因為安婷的關係,吉娜常和凱文吵架,然後倒楣的都是我,最後凱文受不了和吉娜分手,然後請調到中部分公司,從此之後,吉娜就常說安婷的壞話,然後找我的麻煩,就只是因為我和安婷感情比較好。

 

        一個三十八歲,事業有成,月收入高,有房有車又獨立的女強人,在感情上就是這麼幼稚,我真的很想告訴每一位男士,請他們拿筆抄下來,每天好好的讀個十八次,女人不管到了幾歲,不管她看起來是有多堅強,她的內心永遠住著一個十五歲的少女

 

 

 

(待續)

 

本文出自《不怕,寂寞》商周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