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不怕,寂寞(2)

不怕,寂寞(1)

 

每次吉娜因為安婷找我麻煩,我就會去對安婷發脾氣,然後安婷就會一臉無辜,再撥著她的風騷長捲髮對我說:「干我屁事啊。」對,她就是這麼令女人想握緊拳頭,但令男人血脈賁張的白目。

 

        「被叛逆之王稱讚叛逆,感覺還不賴。」我回答安婷。

 

        她對我嫵媚的笑了笑,「不用客氣,妳也知道我平常最愛做善事了,扶老太太過馬路啊,撿街上的垃圾啊……」

 

        「搶別人男友啊……」我接著說。

 

        安婷用她的大眼睛瞪了我一下,用氣音但非常大聲的說:「莫子晨,妳不要污辱我喔。我謝安婷從來沒有搶過別人的男人,是那些男人自己靠過來的,那些女人要感謝我,我讓她們認清自己男人的樣子好嗎?」

 

        我著急的頂了頂她的手肘,「好啦,小聲一點。」偷瞄了一下,總經理和吉娜正看著我和安婷,看到吉娜一臉便祕的表情,我知道我等等又要被唸了。

 

        「安婷有什麼問題嗎?」總經理看著安婷說。

 

        「沒有,我只是覺得每次開會很沒有效率,只說要開會,也沒有說這次開會的目的是什麼,總經理要不要直接宣布重要事項,讓大家知道重點之後,各自解散去工作,還有一堆工作等著我聯處理。」

 

        是的,這就是謝安婷,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總經理雖然對安婷有些不滿,但安婷的公關能力非常的強,上次天母店的客訴都上了電視新聞,但她用她的手腕和人脈,化危機為轉機,沒讓天母店的業績掉下來,還增加了百分之二十。

 

        我們公司是代理國外珠寶品牌,安婷是公關部主任,吉娜是行銷部主任,我是行銷部組長,原本公關部有缺人,我想請調到公關部,但謝安婷非常不客氣的拒絕收留我,因為她覺得我自尊心太高,又不會說好聽話,不適合在公關部,於是我只好繼續留在行銷部,接受吉娜的摧殘。

 

        總經理的表情看起來有點不爽,但還是假笑的把一些重要事項宣布完後,讓我們散會,雖然那些重要事項,我聽起來一點都不重要,不過要不是安婷的敢言,這個會可能要又漫無目的一直開到下午,然後什麼事都沒有做。

 

        散會後,我提醒著安婷,「妳講話真的不要那麼直接好嗎?總經理臉超臭。」

 

        她一副無所謂的態度,用著超級名模生死鬥的模特兒站姿,慵懶的對我說:「本來就是啊,總經理只是想看人家怕他的樣子,每次開會都在浪費時間,我很忙欸,不然總經理來做我的工作,我去坐在他的位置玩接龍?」

 

        我就是笨蛋才會跟謝安婷說這件事,她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我是在幫她擔心什麼,我應該先擔心我自己,是的,下一秒,小月跑到我面前,對我說:「子晨姊,吉娜姊請妳去她辦公室一趟。」

 

        安婷聽到小月的話後,皺了皺她的眉毛,對著小月說:「胡小月,妳絕對不可以叫我安婷姊,妳可以叫我婷,或Anna,但加個姊,我可是不會接受的,亂叫的話我一定會去搶妳男友。」

 

        小月嚇的倒抽一口冷氣。

 

        「欺負小孩很好玩?」我說。

 

小月才二十一歲,夜間部大學都還沒有畢業,正是分不清什麼是真話還是假話的年紀,如果她把這句話當真,我晚上又都不用睡了。

 

        安婷笑了笑,摸了摸小月的頭,對著我說:「滿好玩的。」我都還來不及再嗆她,她就踩著她的高跟鞋,吵死人的離開了。

 

        準備要被吉娜唸的時候,小月拉住了我,給了我一顆巧克力,然後對我說:「子晨姊,我們和好了,沒事了,謝謝妳昨天聽我說,然後,我要去努力工作報答妳了,」

 

        我看著小月的背影,覺得這麼可愛的女孩,應該值得被更好的對待,和好之後,就真的沒事了嗎?在我過去的經驗來看,「好像沒事」都是自己安慰自己最好的理由,好讓自己繼續在這段感情裡沉浮。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現在的我,都快自顧不睱了,居然還有心情去擔心別人的愛情。

 

        我搖了搖頭,回過神,準備去挨罵。

 

一打開吉娜的辦公室,門都還沒有關上,她就開始連珠砲的轟我,先是唸今天遲到的事,再翻出我三年前的第一次遲到,來公司六年也不過就遲到兩次,被她唸的好像我讓公司損失了上億一樣,我當然不是笨蛋,她就是想找我麻煩,所以不管我再講的再多,都沒有用,所以我通常都是呈現放空,左耳進右耳出的狀態。

 

        「我不是說今天我一定要看到情人節的行銷企畫嗎?還有男性精品市場的數據分析,昨天就應該要給了我,妳到底在幹麼?」吉娜很生氣的對著我吼。

 

        每次她一這樣亂失控,我就會覺得凱文跟她分手,絕對是他上輩子燒了好香。

 

        我指了指桌上的那份被一堆雜誌壓在最下面,高達一百五十頁的分析報告,昨天晚上就放到她桌上了,我忍不住羡慕當上主管的好處,就是把所有的事都丟給下屬做,她就只要看雜誌就好。

 

        吉娜從一堆雜誌裡,找出那份分析報告,口都還沒有張開,我就先下手為強,「情人節企畫,昨天晚上我加班到一點多,已經mail到您信箱了,可能您早上還沒有開電腦收mail,所以沒看到。」

 

        「出去。」吉娜冷冷的說。

 

        「是,經理。」我微笑的對著她的臭臉,然後轉身離開。

 

        雖然吉娜常公私不分,但因為太了解她的個性,所以我不會生她的氣,甚至有時,我還滿感謝她的,從我還是菜鳥時,帶著我熟悉所有公司事務,工作多再加上她的情緒化,讓我覺得只要我能做好這份工作,那我不管去哪間公司,都可以做的很好。

 

        屁股都還沒有坐到位置上,我就接到了媽媽打來公司的電話,「怎麼不接手機呢?」媽媽問。

 

        「剛在忙,沒有聽到。」我邊回答邊從包包裡撈出手機,隨手一滑,有十通未接來電,還有一堆訊息。

 

        「怎麼忙成這樣,有沒有好好吃飯啊?」媽媽依然是媽媽,就像十幾年前,還沒有和爸爸離婚的媽媽一樣溫柔,但當她選擇離開我,選擇和另一個男結婚,還生了小孩的時候,我身上雖然還是流著她的血,但我和她的距離,卻已經變的好遙遠。

 

        「有,媽,沒事的話,我要先忙囉!」我說。

 

        「晚上要不要過來吃飯?昨天妳叔叔去釣魚,還買了一堆海鮮回來,妳不是最喜歡吃螃蟹,媽晚上想煮海鮮大餐,幫妳補補。」其實媽媽再婚的許叔叔,對我很好,但坐在那張餐桌上吃飯,我越努力的想要融入那天倫之樂,我就越像個局外人。

 

        「不了,我今天晚上可能還要加班。媽妳多吃點就好。」我真心覺得謝安婷根本錯看我,我超級會講話的好嗎?

 

        媽媽在電話那頭嘆了口氣,「媽都快兩個月沒有看到妳了,妳忙吧,有空來吃飯,或是媽去你們公司找妳吃飯也可以啊!」

 

        「好,知道了,我會再找時間,媽,我先忙囉!」說完後,我掛掉電話時,發現謝安婷正風情萬種的靠在我的辦公桌旁,雙手抱胸正看著我。

 

        「我對妳沒意思,收起妳的電,不用對我放。」我邊打開電腦邊說,打算繼續完整上半年的行銷業務成果分析報告。

 

        安婷笑了笑,「女人就是要隨時隨地充滿電力,因為妳根本不知道,妳下一秒會遇到誰。」說完後,她突然用力的拍了我的背好大一下,連其他同事都看了過來,我痛的瞪著安婷。

 

        「講過幾百次了,叫妳不要駝背,胸部都那麼小了,還下垂的話,莫子晨,妳人生就結束了!」謝安婷沒有去當教官實在太可惜了,她永遠都在糾正我走路的姿勢、穿衣服的配色、包包的種類,頭髮的造型,只要我一個鬆懈就會被她嫌個半死,她隨便一句話,就可以讓正常的人得憂鬱症。

 

 

 

(待續)

 

 

本文出自《不怕,寂寞》商周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